真的猴王,不屑上春晚

2016-02-04 3036 0

春晚近期正式进入宣传季,策划出来的新闻一波又一波,这几天成为网络大热点的是六小龄童节目被毙,进而带动了一起声势浩大的网络请愿,其中一句流传极广,“零点敲钟时,六小龄童喊一句‘俺老孙来也’我就能泪奔。”目前已经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是一场策划出来的公关闹剧:始作俑者新浪娱乐发的一条暧昧模糊的小消息,成了最早的消息源头。


真的猴王,不屑上春晚

    

“喊大圣上春晚”这个网络事件发端于某种炒作应该不假,但其中也不乏搭车营销者。针对“六小龄童、郭富城两代美猴王上春晚”以及随后节目被毙,郭富城方面否认捆绑六小龄童炒作新电影。但娱乐圈的事情真假难辨,否认炒作的声明仍然是一种后续炒作。而所谓“六审被毙”更是错到没谱,六小龄童自己都回应“没收到邀请”。但这轮炒作还是很成功,六小龄童的卷入,不仅拨动了属猴人士的感情,也吸引了广大《西游记》的粉丝。

    

春晚年年办,年年遭人骂。作为一个文艺形式,它是失败的;作为一台主旋律的盛宴和春节营销的主战场,它是成功的。炒作者呼吁六小龄童这个演员上春晚,意图消费一种童年怀旧主义,想借助孙悟空的感召力为走下坡路的春晚重新回聚人气,这种期待是可以理解的,但孙悟空的精神与春晚其实格格不入。

    

《西游记》这部老电视剧每年翻来覆去在各种电视台来回播,年轻人还是爱看,是因为小说原作的故事太精彩了。孙悟空的通天本领令人惊叹,但真正感人的还是那打倒权威、追求自由的精神。这部小说精心创作的唐僧九九八十一难,植入了佛性,使得这部小说具有一种宗教感召力。

    

这样的故事当然是史上大爆款,见过激动人心的故事,我们就会连带怀念那看故事的时光。这在心理学上叫“关联记忆”。很多六小龄童的自来熟甘当“大圣”的“孩儿”,就是因为启动了关联记忆。

    

喊大圣上春晚一方面是粉丝在表达对孙悟空和六小龄童的喜爱,另一方面也可以视为网民借机向春晚吐口水——因为赶上猴年,还挟了大圣这个“大V”。六小龄童作为“大圣”的肉身,顺水推舟说“只要春晚需要我随叫随到”,真是颇具荒诞色彩的一幕,这哪里还有什么齐天大圣的派头,我想,真的猴王一定不屑于上春晚,他会说:“俺老孙不去!玉帝老儿来请,俺老孙也不去!”不要说当演员表演节目供人取乐了,便是参加蟠桃大会,他也必须坐个首席——与玉帝老儿同列,偶尔还能将就,与别人同列那是万万不肯的。

    

悲哀是,大圣只活在神话小说里。演猴王的人,永远只是演员。遗憾在于,演猴王的人,演的一般都是局部的猴王和表面的猴王。六小龄童版孙悟空充其量就是洁版孙悟空。86版《西游记》摒弃了原著血腥黄暴的一面,这个“孙悟空”本领高强、忠心耿耿、洁身自好,看起来像是一个基层好干部。他是一只没有性欲的英雄主义猴王,就像我们在其他主旋律影视剧中所看到的主人公一样。

    

《西游记》原作中的孙悟空可不是这样,他是“很黄很暴力”的,孙悟空不仅爱看美女洗澡,甚至还会吃人。后来我们在各种新拍版本里看到,唐僧太啰嗦能把人折磨死,悟空也是谈恋爱的,其中当然有过度演绎的部分,但经典的价值是历久弥新的,戏说无法超越原著,却带来了新口味,对喜爱它们的人来说不无小补,更何况新的时代需要新经典。

    

六小龄童及其所属的团队只是诠释《西游记》的一种版本,然而借助央视的影响力,六小龄童渐渐透露出一种“孙悟空”商标垄断者的气势,说其他演绎者“篡改世界名著,辱没中华文化”,这就不太可爱了。六小龄童确实演得不错,但他居然忘了自己也是在“篡改”世界名著。去年贾玲向“中国木兰文化研究中心”道歉,六小龄童公开表态称是个“好开头”,还追问“恶搞玄奘大师及世界名著《西游记》的影视剧网络小说的诸位怎么办?”如果说为了让观众高兴,愿意“随叫随到”上春晚是一种良好的艺品,那么这样一个妄图执掌文化霸权的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他的精神与孙悟空也是格格不入的。

    

网民喊大圣上春晚,并不是真的在乎央视春晚播什么,他们在表达对春晚霸权的抗议。


(陶舜  作者系人文观察者)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打开麦当劳叔叔的魔法盒

    下一篇:一位北汽电动车主的烦恼:电池频故障、维权无依据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