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在寅,如何让韩国外交“复位”

CBC2017年期刊VOL18 2017-05-19 2020 0
文在寅当选了,先后与美国和中国领导人通电话,已经沉默了的韩国外交又活络了起来。

文在寅,如何让韩国外交“复位”


不能不说,这一次韩国提前举行的大选获得了非同寻常的关注。这是韩国外交调整的机会,当然,也是巨大的挑战,保守派在青瓦台将近十年,已经让韩国外交面临“死机”的危机。朝核逼近临界点,萨德入韩,军事的准备取得了越来越多的资源和关注,由此而沉淀下来韩国的外交与安保的政策结构。

   

文在寅,在韩国内外交困的时候成为韩国的总统,改变时势,还是被时势改变呢?至少韩国人对文在寅是寄予厚望,韩国的政治周期也在发生转换,保守和进步的轮替,文在寅的上台也是顺应了韩国的政治气候的变化,朴槿惠在任期的后半段把韩保守派的外交与安保政策也用到了极致,或者说韩国几乎放弃了外交政策,而将韩国的安全与美韩同盟绑定在一起,躲在美韩东盟的营垒之中,韩国的外交政策的灵活性和空间丧失殆尽。虽然萨德的核心部件已经运到了韩国,但是特朗普总统提出部署费用应该由韩国来承担时候,已经能够看到,韩国如果放弃外交的努力,就只能花高价来购买安全。

   

从政治符号来说,“无趣”的文在寅倒是有可能按下韩国外交的“复位键”,通过灵活的外交恢复韩国在目前紧张局势之下的地位和价值。就历史经验和韩国自身的实践来看,韩国最佳的外交战略莫过于成为半岛乃至东北亚和平的“掮客”。文在寅在竞选的时候说,韩国必须在解决半岛问题时起主导作用,韩国的盟友和邻国应该支持韩国扮演这一角色。这样的愿望当然是美好的,但是以韩国目前的状态难以担当这样的“主导角色”。萨德入韩就是典型的例子,部署在韩国,但是这套系统并不是韩国的,韩国不过提供土地而已。

   

韩国是朝核,以及半岛和平的当事方,但是韩国又没有足够的能力去独立解决这一问题。韩国应该采取李德尔·哈特所说的“间接路线”的战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文在寅通电话的时候也说到了,半岛问题非常复杂。这是基本的前提和事实,朴槿惠政府在应对朝核、半岛统一等问题的时候,采取的是“直接路线”,那就是以统一来彻底解决韩国面对的安全威胁,因此,从2015年年末以来,韩国对朝鲜就是高度对抗的政策,南北关系也到了一个临界点。南北之间的联系几乎全部中断,开城工业园也关闭了。因为部署萨德,中韩关系急转而下,韩国军方倒是加快了美日韩之间的军事合作,即便在朴槿惠被弹劾的时候,部署萨德的事情也没有停止,相反,在大选之前,军方制造了一种既成事实,那就是萨德不仅已经部署了,还初步具备了实战能力。萨德入韩已经变成事实,这也是一种质变。

   

文在寅要恢复韩国的外交弹性,首要的是在中美之间保持大致的平衡,而不是躲在美韩,甚至美日韩同盟的堡垒中。文在寅在萨德的问题上,态度一直比较暧昧,也有人说这叫战略模糊,他既要尊重韩国人对朝核威胁的恐惧感,因此需要有一种杀手锏来给韩国人带来一点儿安慰,同时他也要着眼于缓和中韩关系的需要。因此,文在寅的政策就是萨德应该由下届政府来决定,至于说决定部署还是撤销,那是另外一回事。因特朗普“大嘴”要求韩国自带装备为美国看大门,韩国人被激怒了,虽然美国政府收回了特朗普的“威胁”,但是也让韩国的民意有了比较大的转变,超过半数的韩国人反对萨德。

   

在与中国领导人通话的时候,文在寅也回应说,我充分理解中方有重大关切,韩国新政府将就此同中方积极沟通,努力寻求妥善解决办法。无论中韩之间会以何种方式来处理“重大关切”的问题,至少文在寅的态度与前任已经大不相同,部署萨德是不是关系到中国的核心利益和关切呢?当然是。只要文在寅在这个问题上做出修正,中方也愿意与韩方共温建交的“初心”。当然,寄希望文在寅上台之后就要撤掉或者冻结萨德系统是不现实的。他就任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军方通电话,了解涉朝的相关事宜。文在寅要在萨德问题上做出调整,面临的第一个障碍就是韩国军方,军方当然也是个利益集团,朝核危机的发酵,大大提高了韩国军方在对外政策中的地位和作用,当然也会获得资源的支持以及政策的影响力。因此,文在寅上台之后,面对萨德,可能更多的是理念上的表述,而难以采取实际的行动,无论如何,这也是中韩关系改善的一个很好的起点,更是韩国外交恢复弹性的关键一步。

   

对于朝鲜,文在寅释放出的信号也是令人玩味,作为卢武铉的影子,文在寅在内心深处可能是要回到“阳光政策”,以接触来替代当下的对抗,文在寅甚至说可以去见金正恩,当然,见面是有前提的,跟特朗普的要求差不多,那就是朝鲜在核导互动方面做出比较大的让步,才能见面去谈。南北关系已经与卢武铉的时候有了很大的差别,朝鲜在拥核的道路上只是差临门一脚。无核化的内涵也从卢武铉时期的朝鲜不要进行核试验活动,变成了朝鲜需要放弃目前已有的核武能力。无核化是中美韩三方共同的利益诉求,而且美韩在相当程度上接受了中国和平去核的建议。当然,和平去核并非易事,是一个系统性的工程,不仅仅要保持可信持久的威慑力,为谈判创造条件,同时也要着眼于构建一个可信的和平框架。如果没有后者,拿什么去交换朝鲜的核武器呢?要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韩国躲在美韩同盟的庇护下是做不到的。

   

韩国不仅面临不断升级的朝核威胁,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外交形势的挑战,从直接路线到间接路线的转换,不仅需要谋略,更需要耐心,好在文在寅刚刚上台,有相对充足的时间。作为一个“掮客”,需要建立以韩国为核心的灵活外交体系,韩国人自认为是“双重边缘”的地位,在世界格局中是边缘角色,在东北亚甚至朝鲜半岛也是这样的角色,无形之中就有了悲情感。但是换个角度看看,以朝鲜半岛这一欧亚大陆和太平洋相交接的战略节点为中心,会有不同的地缘视野和外交路径。文在寅刚上台,没有那么多的包袱,可以按下复位键,以外交来盘活朝鲜半岛和东北亚,拓展韩国外交空间的同时,让这一地区的紧张气氛能够降降温。


(孙兴杰 中国经营报)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2年前被解职的刘军回归,杨元庆和联想需要怎样的胜利?

    下一篇:那个卖了房子去大理的姑娘 4个月以后又回来了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