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腾讯史上投资回报最差的项目 《我是创始人》接下去该怎么办?

2016-11-17 1056 0

《我是创始人》节目是由腾讯开放平台众创空间、海南生态软件园与浙江卫视联手推出的创投真人秀节目,但它“可能是腾讯史上投资回报最差的项目”。

播到第二集,《我是创始人》的收视率依然不好看。


10月27日《我是创始人》在浙江卫视首播当日,CSM52城收视率中,《我是创始人》的排名在30名以外,第30名的收视率为0.16%。同为创投类节目,当晚在深圳卫视同档期播出的《为梦想加速》的收视率为0.504%。


《我是创始人》节目是由腾讯开放平台众创空间、海南生态软件园与浙江卫视联手推出的创投真人秀节目,每周四晚在浙江卫视和腾讯视频同步直播。腾讯开放平台作为制片方,海南生态软件园为出品方及出资方。


可能是腾讯史上投资回报最差的项目 《我是创始人》接下去该怎么办?


事实上,这是一档制播分离的节目,节目的导演组是腾讯方面雇佣的团队,而腾讯与浙江卫视签订了带收视率的对赌协议。


“我们节目一上线就拉低了浙江卫视的收视率。”腾讯开放平台众创空间负责人、节目制片人曹美英说。截至到10月27日,2016年52城收视率省级卫视排名中,浙江卫视以0.311%位居第二,第一的是湖南卫视,收视率为0.316%。


摆在这档节目制片方面前的难题,不只是收视率这一点。


一、腾讯史上投资回报最差的项目


《我是创始人》第二集差点未能如期播放出来。


11月3日下午5点,曹美英突然接到浙江卫视负责节目统筹的计导的电话,说后期公司出现了技术问题,播带无法播放。当时距离晚上9点40开播不到4个小时,节目还要经过送审的流程。计导让后期公司把片子通过网盘传过来,在台里把工程片切成三到四段,分三到四台机器同时输出再拼接,然后在台里吐带播出。


曹美英说,当时计导在机房里给她打电话,声音压得很低。曹美英以为,这个节目还没播到第二集就要“挂掉了”。


更早的时候,8月28日,嘉宾已经签约,节目组准备开机,资方突然说要撤资。“我总以为不再会发生更坏的事了,结果每次都完全超乎预期。”


“不管是对资方、浙江卫视还是对我们自身,这个项目的经济效应都是比较差的,甚至可能是腾讯史上投资回报最差的项目。”曹美英说。


二、腾讯的初衷


《我是创始人》节目的雏形是腾讯开放平台近几年每年都会举办的创业大赛。


今年是腾讯开放平台的第6年,以5年为一个里程碑,今年对于腾讯开放平台来说具有开启新阶段的意义。


腾讯开放平台的初衷是做连接器,连接创业者和消费者。6年来,腾讯开放平台上的应用数超过400万,在全国各地落成30个众创空间。


服务了大量的创业者之后,曹美英认为,“创新有一定的规律和机制,创业的坑也大抵类似。” 腾讯每年都会做大量的创业者大会、创业沙龙、创业营,将内容输出给创业者。


“这种输出都是分享式的,效果不持久。”曹美英的团队一直在探索,什么样的形式能更好地输出内容服务创业者。


做了4年分享式的内容之后,腾讯开始举办创业大赛,把开放平台上的创业者放在一起比赛6个月,看看谁的数据最好,谁的产品增长最快。


到了2015年,各大卫视陆陆续续有一些创业类节目出现,《我是独角兽》《合伙中国人》《一起投吧》等节目都获得了成功。曹美英说,这些节目都是路演式的,“这跟我们做创业大赛让投资人听创业者分享没什么区别。”


曹美英决定,今年的创业大赛不比数据了。“谁又被投资了,谁的估值又高了多少,这不再是我们接下来扶持创业的初衷。”


“不管创业者成功了还是失败了,我们想把这些起伏变成故事。”曹美英说,把创业呈现的规律和现象,一集一集地输出,为那些正处于起步阶段,或者即将重新起步的人一些真正的观察。最终,腾讯的团队将这个项目定位为带有记录性质、能真实还原创业江湖的文化性产品。


真人秀也许是适合的载体。


腾讯找来了《赢在中国》的总导演关秀任《我是创始人》的总导演。这个在2006年播出的节目,被认为是国内创业节目的鼻祖,马云、柳传志、史玉柱在内的商界大佬都在这档节目中任评委。


制片方和总导演达成的共识是,这个节目初衷是还原当下创业江湖的精神气质和真实逻辑,呈现形式以模型化的商战或教学案例为主。


节目形式定为“代际创始人PK真人秀”。格力集团董事长董明珠、STAR VC联合创始人任泉、搜狗公司CEO王小川、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张良、凯叔讲故事创始人王凯组成“前浪队”与梦时光电影创始人卢庚戌、3W咖啡及拉勾网创始人许单单等6位创业新秀组成的“后浪队”进行PK。后浪队共有15位候选创始人,均是从腾讯全国创业大赛层层选拔上来的项目。


为了让节目好看,节目还采取残酷的淘汰机制。每一集的PK过程中,后浪队如果失败,将淘汰该队的一位队员,前浪队从后浪队挑选一位创始人晋级到前浪队,但如果在下一轮比赛中前浪队失败,晋级的创始人直接被淘汰。


三、冲突:商业的真实与节目的表现力


“创始人不是一个好的主演。”关秀说。


这档节目的嘉宾几乎都是素人,尽管前浪队是公众人物,但对电视节目来说,他们依然是素人。“这个节目非常考验执行层面的工作。”计导说。


腾讯团队选来的后浪队嘉宾,关秀大部分都画了叉。“好多都是戴眼镜的工科男,性格不发育,节目很难出效果。”但最终关秀还是妥协了。


在选后浪队嘉宾的标准上,腾讯是主要的把控方。项目的实力占了60%,创始人的综合能力占了剩下的部分。“节目还没播完,创业项目就死掉了,这是我们不能接受的。”在选择平衡的过程中,节目方牺牲掉了一些节目的表现性。


《我是创始人》的节目是腾讯创业大赛落地的一个环节,5个月的周期对于创业大赛来说已经很长,但是对于节目组来说,时间非常紧张。两天拍摄一集、隔一个星期拍摄一次的节奏,对于剧组是很大的挑战。相对于一般的真人秀节目,创业真人秀对于商业的基本原则要求很高,关乎输赢,逻辑必须要踩得实。“商业是自有逻辑的,你不合理,大家就会觉得你傻。”关秀说。


要在一天的时间内做出表现力,在前期策划上,任务要浓缩创业所有要素的极端规则来激发创业者。在后期剪辑上,需要梳理剧情脉络,设计人物的角色感。这些都是这档节目的挑战所在。曹美英说,腾讯内部的VP都帮忙思考任务环节的设置。


事实上,真人秀是否能真实还原商业的表现力,也依然是一个问号。


“你的案例再真实,它依然是设计出来的案例。这是真实和虚拟之间的矛盾。”曹美英说。


作为后浪队的成员,Kneron Inc创始人刘峻诚很难不把节目组设置的任务当做游戏来看待。“真实的创业会花更多时间来做一个企划或者产品,但是节目中是用一年的时间来做公司半年做的事情。”刘峻诚说。


节目最后的复盘阶段,曹美英认为是最有干货的环节。“复盘阶段疯狂掉收视率。”曹美英说,电视观众没有耐心看下去。


“冷眼看电视”的杨智帆认为,电视的观众和网络直播的观众不匹配,节目的形式并不适合电视的环境播放,在全网播放效果可能会更好。


节目的奖励是诱人的。对于后浪队的冠军创始人,海南生态软件园提供独栋办公楼5年以上的使用权,而腾讯开放平台对于每场胜出的创始人也有近百万的创业资源包奖励。


关秀说,10年前她执导《赢在中国》时,创业者对于柳传志、马云、俞敏洪等是高山仰止的状态。“董明珠、王小川他们作出很大成就,但是前浪后浪一步之遥,如果你固步自封,在互联网时代,多大的企业都可能倒掉。今天的创业江湖是新一代往前冲,有创新能力,挑战任何权威,当然也有点狂妄。老一代压力特别大阿,不进则退,他们之间是一步之遥,不是高山仰止。”关秀说。


“给节目一个成长时间,不要太着急。”关秀说。


(文章来源:界面新闻)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WiFi运营商烧钱抢占市场 你城市的公交有WiFi了吗

    下一篇:因摩拜重新红起来的分时租车是机会也是陷阱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