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政经两界齐遇寒冬 “韩流”也无法力挽狂澜

2017-01-04 394 0

2016年对于许许多多的韩国民众来讲,如首尔刺骨的寒冬一般,也许是一个极其艰难的“寒冬”。


随着位于首尔市区的普信阁钟的钟声响起33次,韩国民众也终于有机会,和2016年告别,迎接新的一年。


在此,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回顾2016年的韩国政经局势,并采访韩国的学界和普通民众,描绘了他们对于2017年韩国的展望和期待。


韩国政经两界齐遇寒冬 “韩流”也无法力挽狂澜


韩国经济惨遭“滑铁卢”


对于韩国经济的两张王牌——造船业和电子制造业的从业者来讲,2016年无疑是非常难过的。


一方面,韩国的造船行业,面临了惊人的订单“滑铁卢”,截至2016年9月,韩国造船业接到的新船订单,相较去年同期下降了87%。从资本市场来看,2016年以来,韩国主要船厂股价多次跌破金融危机后的最低水平。而韩国造船之城——曾经一度灿烂的韩国庆尚南道巨济的失业率早已超过三成。


另一方面,由“Galaxy Note 7”的爆炸事件带来的三星危机,使被称为“三星共和国”的韩国经济也受到了一定的打击。


虽然三星自身正在依靠内部的股权结构改革等措施,恢复昔日的荣光,股价更是上升到历史最高值;但同时堕落的韩国制造业,却仍然看不到回升的迹象:2016年第三季度韩国制造业的生产总量也较上一季度下降1个百分点,为时隔7年6个月以来的最低值,电子、电器制造的产值相较去年同期下滑4.1%;而在韩国的出口结构中,电子产品占据韩国出口总量的两成以上,其中手机一项又占电子产品出口量的三成以上。


如果说三星手机起火、造船业订单寥寥,留下的是韩国经济的阵痛;那么由“萨德”导弹引发的中韩互信危机,则更有可能成为韩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


目前,在拉动韩国经济的“三驾马车”中,韩国在投资和内需消费方面,因为其天生的地缘因素,存在着一定的发展局限性。


由此,韩国从上个世纪70年代起提出“贸易立国”的战略,并鼓励韩国大型财阀走出国门;受此影响,至今大韩贸易振兴公社(KOTRA)、韩国贸易协会(KITA)等贸易组织在韩经济界仍占据着重要地位,而韩国的对外贸易依存度一直徘徊在90%以上。


在此基础上,中韩两国的贸易关系,与日韩、美韩之间的强烈竞争不同,具有一定的互补性和相互依赖性,两国基本形成一套成熟的中间加工贸易模式。


但与此同时,中间加工贸易模式也具有利润率较低、位于全球产业价值链中较低地位的弊端。


而《中韩自贸协定》的签订,作为中国迄今为止签署的开放范围最大的自贸协定,自2015年12月20日正式生效以来,作为能够有效改善中韩两国间贸易结构的良好契机,曾经受到中韩两国各界的期待。


不过,这一切却因为2016年“萨德”的布置而悄然发生了不稳定。


近日,韩国《亚洲经济》以“韩国怕了限韩令,各行业紧绷神经求解药”为题,介绍韩国化妆品、旅游等行业,为了应对所谓“限韩令”的影响而做出的努力。


2016年7月,美韩两国就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发表声明;对此,中国外交部表示:中方强烈敦促美韩停止“萨德”反导系统部署进程,不要采取导致地区形势复杂化的行动,不要做损害中国战略安全利益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韩国国内有关中国实施“限韩令”反制措施的新闻报道有所出现;对此中国外交部曾作出正面回应,称从未听说所谓的“限韩令”。


外交部也指出,中方对中韩之间的人文交流一直持积极态度,但两国之间的人文交流需要民意基础。中方坚决反对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这一立场众所周知。中国民众也对此表达了不满,相信有关方面应该注意到了这种情绪。


韩国政经评论家崔光熙(音译)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两国交流过程中出现过多杂音,这本身就是两国关系缺乏健康发展的表现。”


他以韩国的“韩流”产业为例表示:“韩流文化作为韩国政府扶持发展的国策之一,或多或少就会受到政经关系和民众感情的影响;近年来,随着日韩间关系交恶,韩国文化产品的主要销售地转向了尚有互补性的中国市场,现阶段韩国的海外文化产品销售额中,中国独占鲨头;但因为方向转变太快,韩国却对中国市场的了解甚少,很难快速适应市场的巨大变化。”


而韩国的一位大学教授则表示:“事实上,中韩经贸关系出现危机,并非偶然事件,现阶段的民间关系恶化只是一个导火索,而随着中国技术力量的增长与两国战略性产业的重合,两国的更多产品将在国际市场上正式开展竞争,这是很难避免的事情。”


“闺蜜干政”动摇国本


每年1月的韩国,都将面临着其最寒冷的天气,最低气温可下降至零下10度以下,但对于韩国民众,这可能是继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以后,最难过的一个冬天。


就职于韩国一家文化企业、多次参加“反朴槿惠”游行的崔敏英(音译)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韩国民众在任何困难面前都没有退缩,经济下滑的金融风暴时期,韩国民众曾经依靠“集金运动”拯救了韩国经济;在连‘原则’和‘正义’都遭到严重挑战的当今,隐忍才是最大的错误;我们要高呼:民众用选票选出的是朴槿惠,而不是崔顺实。”


正是这场由韩国总统朴槿惠和其“闺蜜”崔顺实诱发的“闺蜜干政”事件,成为了韩国民愤爆发的导火索,从去年10月至12月31日的烛火游行,累计参加者超过1000万人次,达到韩国人口的近五分之一;朴槿惠被迫多次向民众道歉,但仍然无法扭转乾坤,最终在民意的强大压力下,韩国国会通过弹劾案,朴槿惠成为韩国历史上第二位在任期内被弹劾的总统。


近期韩国的民调结果显示,韩国近七成的民众要求宪法法院判处弹劾朴槿惠;而这和第一位被弹劾的卢武铉总统的情况完全相反。


“事实上,在我周边的一些朋友中,有一些是原本对政治不是很关注的人,却也积极参加这场游行;毕竟,朴槿惠已经通过她的行动,多次辜负了民众对其守护正义的信任,韩国民众对于政治圈的不信任,在这场游行中有所体现。”崔光熙说。


与此同时,在韩国的网络上,只要是有关腐败的案件被曝光,网民们就会表示“因为崔顺实”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民众热盼新年新气象


对于2017年韩国政经状况的展望,大多数专家认为,不稳定性很有可能还将持续。


一方面,韩国的支柱产业仍然面临着不稳定性。


韩国金融研究院估计,2017年韩国GDP的增幅将仅为2.5%,低于政府此前预测的3.0%,仅高于亚洲金融风暴之际;与此同时,反映韩国制造业未来走向的韩国制造业景气实查指数(BSI)跌至71,该指数从7月起就一直没有较大变动,而这相较曾经展望的75下降了3个点。


与此同时,韩国的造船行业新订单数据也再次面临低谷,虽然背靠韩国政府的支援,2017年的订单量相较2016年有望增加,但威胁韩国造船业的需求减少、竞争带来的单价下降等问题依旧没有解决。


另一方面,在“后朴槿惠”时代,现任代总统黄教安因为自己的临时性身份,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时不得不面临着众多牵制。


崔光熙认为:虽然宪法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果尚未出炉,不过“个位数支持率”的朴槿惠总统,即便是能够回到总统岗位,也已经很难完全履行总统职位。


韩国建国大学教授崔根培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则认为:“现阶段朴槿惠推行的创造经济、经济改革三年规划等,很明显已经无法正常执行了;许多民众不会信任朴槿惠和她的政策,而企业也会更多‘看眼色行事’,无法正常决策。失去了政府有效管控的韩国经济,将会像失去了中枢的大脑一样。”


崔根培还认为:“为了能够对危机进行有效的管理,首先需要恢复对政府和经济决策者的信赖,组织一个即便政权更迭、仍能保持客观性的、民众信赖的经济决策团队,并推行多项改革措施。”


而黄教安也在新年贺词中表示,将努力维护国家经济与安保的稳定,开拓新的发展模式。他号召民众齐心协力、精诚团结、集中力量共同构筑国家发展。


不过,相比于略显灰暗的韩国政经展望,第一财经记者在韩国街头随访的韩国民众的期望,却是非常简单和实在。


在普信阁打钟现场见到的公司职工崔先娥(音译)表示:“我们在2016年,度过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但是我们也看到了民众的巨大力量;希望新的一年,我们能够生活在具有原则、有安全感的社会,让真正有能力的学生前往大学深造、真正努力的民众能够幸福。”


而在韩国高丽大学就读的大四中国留学生郑同学则表示:“希望2017年的中韩关系能够走出不稳定性,也能够为中国留学生服务两国民众福祉创造更多的机会,使两国能够共同发展,享受发展红利。”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北方治霾沧州样本:改煤用气用电需增加补贴

    下一篇:外贸起伏:2016年几乎是全球外贸最糟糕一年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