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并购、结盟 第三方支付震荡洗牌

2017-01-10 322 0

2016年,对于第三方支付行业,无论在资本市场还是业务市场上都是极为热络的一年。监管风暴之下,作为互联网金融业态中的“水电煤”,支付产业同样遭受剧烈冲击。在一系列政策改革和市场震荡中,行业不同梯队的企业筹谋着不同的应对之法。


在线上,如何在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大巨头占据的市场中找到一条符合自我定位的生存之道?在线下,费改浪潮下薄利的业务特性也正在让传统收单机构思考如何通过转型合作开辟新空间。而在不同的故事中,如何“更好地活着”始终是企业领军者思考的首要问题。


上市遇阻?再上市!


2016年上半年,对于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拉卡拉的掌门人孙陶然来讲并不那么美好。运作了数月的“借壳”西藏旅游曲线上市计划最终折戟。此后,是这家企业接近4个月的缄默。


2016年5月,随着监管对涉及互联网金融等概念的跨界重组政策收紧,包括拉卡拉在内的多家谋求上市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纷纷铩羽而回。


“我们在券商建议下设计了一个把拉卡拉注入西藏旅游的方案,这个方案符合当时监管部门所有的监管规则。但受股灾影响,此后监管对于跨界重组有了新的方向,原有的方案不再符合监管规则,所以我们中止了。”2016年11月,孙陶然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对此进行了回应。彼时,按IPO的实质标准,必须达到3年盈利。“因为盈利不足3年,我们想绕开借壳。但到2018年,我们就可以达到盈利三年,这个问题就不存在了。”


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年底,拉卡拉拥有1亿线下个人用户,270万商户,收单交易额1.6万亿元。线下收单业务的市占率排名第三。在移动支付领域,它的排名也仅次于支付宝和财付通。


但即使是这样的行业领先机构,生存也并不容易。据孙陶然透露,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真正盈利的企业可能只有个位数。拉卡拉成立于2005年,在前9年漫长的网点铺设、设备升级投入后,2015年7月终于开始正式盈利,并进入快速增长通道。


作为一家成长了10年的企业,不管对孙陶然还是一众股东,上市仍是最理想的方案。在孙陶然看来,上市之后会有更强的融资手段,才能进一步去兼并对手壮大自己,“不上市,你就是一倍的PE,但上市之后你可以变成30倍PE。”


而在业内看来,面对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巨大冲击,如果不能通过上市让自己拥有更大实力,在“下半场”竞技中处境将更加不利。


拉卡拉选择的突围方式从资本到业务双管齐下。借壳遇阻几个月后,拉卡拉在2016年10月升级为控股集团,并将业务拆分为支付和金服两大板块。包括支付、征信、证券、以及未来计划的民营银行在内的成熟业务被归入支付板块。孙陶然承认,这种拆分很大程度上是为支付板块的独立上市扫清障碍,而据其彼时透露,拉卡拉支付已经进入了上市辅导期。


苟活?变卖!


与拉卡拉不同,作为近260家第三方支付中“小而美”的角色,钱袋宝进入大众视野是在变卖给美团-大众点评(以下简称“新美大”)之后。


互联网业态的发展让支付作为“流量入口”的意识觉醒,也间接掀动了牌照争夺的风潮。2016年9月底,新美大宣布完成对第三方支付机构钱袋宝的全资收购,间接获得支付牌照。而在此之前,小米、恒大、美的、唯品会等多家巨头均已通过收购方式完成“买牌”。据业内人士透露,在央行发放的260余张第三方支付牌照中,进行过股权变更的机构已经超过80%,有些牌照的归属方甚至已多次变更。


据钱袋宝创始人孙江涛透露,钱袋宝在2014年盈利已有4000万元。但即使如此,在现有监管框架下,这样体量和业务类型的企业在创业板上市仍存在较大难度。与此同时,市场环境也在极速恶化。一方面,200多家支付机构分食已经让市场过度饱和,并走向拼费率的恶性循环。另一方面,在几乎没有准备之时,支付宝和微信已经通过抢红包等方式完成海量C端用户聚集,并依靠扫码付顺利完成从线上到线下的入侵。


钱袋宝的遭遇可以说是大量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典型缩影。在曾经牌照“宽进”政策导致的市场饱和以及技术驱动降维竞争的双重打击下,模式单一靠量取胜的支付机构盈利举步维艰。因此,没有背景、没有用户量的公司短期内很难找到放量上行的空间,与艰难苟活相比,“卖身”几乎成了最好选择。


“并购大规模出现是各个主流行业走过初创期、发展期进入成熟期时的典型现象。”孙江涛告诉记者,“被并购虽然是创始人理想的破灭,但是对于投资人、股东、员工来说,不失为不错的财务选择。”


洗牌仍未停


如果不能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要么被并购,要么去结盟,要么关门。


2016年的最后一个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出公告,同意注销北京润京搜索投资有限公司的第三方支付牌照。这成为继广东益民、浙江易士、上海畅购后,第四家被注销了支付牌照的企业。但与前述三家不同,润京并不是由于违规失去牌照,而是主动提出注销。


官方通告显示,北京润京注销牌照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一位排名前五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内部人员告诉记者,单一的预付卡牌照,目前已如鸡肋。2014年以来,随着央行加大对挪用预付卡沉淀资金的整肃,曾经作为一些机构主要利润来源的灰色收入被掐断。业内人认为,在央行真正发挥牌照价值的监管思路下,这种洗牌、并购、退出的趋势显然仍会继续。


在孙江涛看来,第三方支付行业的竞技已经进入“下半场”,如果仍沿用过去的模式,老玩家格局已定,新玩家更没机会。“支付的竞争实质已在支付之外。”


这种“支付之外”的竞争,指向的是技术驱动的、不在同一维度上的,甚至无法预测的突袭。


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在竞技的下半场中,跨越支付领域和跨越线上线下,甚至跨越传统金融与新金融的“结盟”可能成为未来为数不多将会影响支付格局的“黑天鹅”。


开年伊始,第三方支付市场就已酝酿变局,随着中国银联与京东金融宣布“结盟”,银联在移动支付领域的“反扑”找到了抓手,而京东的第三方支付工具网银在线则被纳入银联收单体系。而作为卡组织和收单机构,银联与京东金融的合作目的绝不仅仅是在支付领域“搞点名堂”,而是以支付为入口去渗透、强化与各类金融机构间的黏性。按照双方的计划,将在移动支付产品创新、联名卡、大数据应用、农村金融、国际业务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


上市、并购、结盟 第三方支付震荡洗牌


在京东金融看来,其一直强调的核心点是金融科技能力的“输出”。“我们与传统金融并不是竞争的关系,而是抱着合作、赋能的心态,希望通过互联网技术手段帮助传统金融提效。”京东金融方面表示。


而除了上述合作为战局带来的不确定性,2017年的第三方支付市场显然仍值得期待,毕竟汇付、易宝、银盛还没有卖,携程、乐视、360还没有买,更多的故事还会发生。


(李晖 中国经营报记者)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阿里巴巴启动银泰私有化 交易金额约177亿元

    下一篇:2017闻鸡起舞:资本脱虚向实 投资机构跑“马拉松”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