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花椒、映客等被通报批评 17年行业洗牌或有三成企业关门

2017-01-10 171 0

12月31日中国网信网发布正式通知,网络直播前期缺乏有效监管导致低俗、色情、暴力内容泛滥,拜金风气盛行,虚假广告危及网民财产安全,侵权现象时有发生。其中,YY、映客、花椒等热门直播平台被通报批评。


随着互联网直播的监管政策终于落地,直播行业的野蛮生长时期刚一结束,映客就于2017年1月1日上调了5%的手续费。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各大平台中映客的变现压力最大,其上调手续费是为了提高盈利能力。唐欣预计,随着监管的升级,2017年将是直播行业的洗牌年,或有三成直播平台退出市场。


YY、花椒、映客等被通报批评 17年行业洗牌或有三成企业关门


网络直播政策监管升级


为解决网络直播乱象,国家网信办、文化部和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分别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文化部关于加强网络表演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等政策规定。并且由国家网信办、文化部、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于近日组成联合检查组,对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专项检查。以上述政策规定为依据,目的是指导和帮助企业完善内部管理制度,规范直播内容审核发布流程,彻底治理网络直播乱象。


针对检查组开出的“处方”,YY、花椒、映客、斗鱼等主要网络直播平台连日来封禁违规主播账号3万多个,关闭直播间将近9万间,删除有害评论弹幕近5000万条。多家网络直播平台负责人向《中国经营报》表示,当前网络直播乱象频出,只有依法依规加强监管才能推动网络直播行业不断走向规范,这不仅切合社会各界的共同愿望,也符合企业发展的长远利益,决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


此次联合检查前,国家网信办分别对映客、YY、斗鱼、KK等网络直播平台进行了检查,对于发现的问题责令网站整改,督促企业加强自律。


变现压力大映客提高手续费


过去两年高歌猛进,却问题频现的直播行业,从2016年11月开始进入全新的治理阶段。但行业的野蛮生长时代刚一结束,映客就低调地提高了主播的手续费。


映客日前宣布了一项关于主播微信红包提现的新政策:主播每月提现总计小于等于2万元免费,每月超过2万元部分收取5%手续费。假设一个主播一个月在映客的微信红包有10万元,新规执行后,平台对将对主播额外收取4000元手续费。


值得人注意的是,2016年12月30日,花椒直播官方宣布,2017年1月27日(大年三十),主播当天收入全部不分成;2017年1月28日-2017年2月2日六天的收入主播可得到90%。在此期间,花椒直播还将发放价值1亿人民币的红包回馈所有用户。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映客的相关负责人,截至到截稿时间,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公开资料显示,映客直播建立于2015年3月,是全国第一家移动直播社交平台,仅用1年时间成为行业第一。截至2016年5月映客直播用户量超1.3亿,日活跃量达到1500万,多次成为App Store免费榜和社交榜双榜冠军。


根据极光数据研究院的数据分析,映客12月份市场渗透率达到2.9%,占据直播行业第三名。第一名是陌陌,市场渗透率超过6%,第二名是YY,市场渗透率为3.18%。


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映客今年突然提高手续费,可能是变现压力过大导致。从成立至今,映客从默默无闻的直播平台到市场渗透率前三的位置,在市场营销、推广、技术等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成本居高不下,有变现压力较为正常。


互联网分析师刘伟对记者表示,目前映客直播的主播仅能得到32%的分成收入,已经是各大直播平台中分成比例最低的一个,而如今又增加了5%额外的手续费。“短期来说,此次提高手续费的确能提高映客的盈利能力,但长远来看,容易引起主播IP(知识产权)资源的流失。”


17年或成直播平台的洗牌年  


女主播薪资待遇的降低、监管趋严等现象的背后,易观智库分析师王传珍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是由于2016年直播的火爆,让很多直播平台,尤其是创业公司为首的中小平台飞速发展。但这些公司鱼龙混杂,公司管理规章制度不完善,受到政策监管行业的冲击,又会立刻频临倒闭。唐欣预计,未来直播行业如或有三成平台面临出局的危机。


2016年11月4日,国家网信办发布酝酿许久的《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下称《规定》)出台,网络直播行业迎来一次“史上最严监管政策”。《规定》首次对平台和主播提出了“双资质”要求,即平台需要牌照,主播需要实名。同时,明确了“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的运营管理要求。


而针对新闻信息直播服务的“总编辑”制度意味着,一些中小直播平台以及非专业新闻机构将不再具备进行新闻直播的资质,直播平台将集中和规范化,不少没有资质的中小型直播平台也将逐渐退出舞台。


对此,唐欣认为,之前直播行业太火,资本催生了大量泡沫。很多长尾直播平台在商业上很难获得足够的营收,依然依靠投资维持运营。现在行业趋冷,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拨动行业敏感神经。“这一轮行业洗牌的根本原因,是市场无法容纳如此之多的直播公司。”


不过,唐欣表示,虽然个别直播平台出现问题,但外界还是看好直播市场未来的机会。


据艾瑞咨询预计,到2020年直播行业市场将有望突破1000亿元。未来在直播市场,很可能将会诞生千亿元市值的大公司。某大型直播公司前员工、互联网分析师李玮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BAT正在通过资本实力影响直播行业的洗牌,期间,平台可能会发生频繁的兼并整合,也会有新的平台出现。但是,对于希望自立自强的平台来说,需要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实现盈利,否则便难逃被收购的命运。


(郭梦仪 中国经营报记者)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VR关键技术有望突破 产业迎来春天

    下一篇:800万粉丝的咪蒙和500多年前的马丁·路德——我如何思考内容创业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