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强再喊话:贾跃亭应该学任正非

CBC2017年期刊VOL2 2017-01-11 1702 0
一度在资本端上风雨飘摇的乐视正迎来重大转机。

曾强再喊话:贾跃亭应该学任正非


2016年12月20日,来自于乐视网控股子公司、乐视致新电子科技(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乐视致新”)总裁梁军的消息称,乐视致新的融资正在开展中,目前正陆续引入投资,并且部分资金已经到账。


据梁军透露,乐视致新的投前估值超过300亿元。非硬件大屏生态运营收入三年累计超200亿元。不过,梁军拒绝透露具体参与此次融资的投资人及融资金额,称“以乐视网公告为准”。然而,伴随着融资的转机,乐视却再度被曝出欠款问题。


乐视体育曾在2016年8月,拿下2016~2017赛季英超转播权,并与新英体育签署两期分期支付的合同。但在近日,却发生逾期支付问题。第二期到期账款金额达到30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08亿元。乐视危机的警报似乎仍未解除。


日前,通过《中国经营报》记者,乐视网第二大股东再度向贾跃亭喊话,“乐视缺的不是钱,而是‘1+1’的战略”,“如果能把乐视打造成中国版的Netflix2.0,那么它未来还有很大的空间。”


乐视缺的不是钱,缺的是“1+1”的战略


《中国经营报》:我在网上看到您的硅谷之行,这是否与乐视融资有关?对于乐视的未来,是否有重新的思考?


曾强:是的,乐视是鑫根资本投资并培养的希望能够挑战BAT的十个独角兽公司之一,所以我们很看重乐视的发展。同时,因为乐视已经是一个社会性的公司了,那么它的成功与失败,我觉得对于整个中国社会来讲,都应该是一个活生生的案例和教材。所以,我们希望接受中性、客观媒体的采访,也是希望能给社会留下一笔财富。


我个人比较看好三组人,一组就是王石和郁亮,另外是格力的董小姐,还有一个是老贾,他们三组人的共同特点都是99%的人认为他没戏了,但最后他们都活下来了。


对于乐视的未来战略,最近我跟贾总在硅谷也一起讨论,梳理得还是比较清楚的。而且他对未来,包括资本这块可能也都会朝这个方向去走。


《中国经营报》: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具体该怎么理解?


曾强:现在大家都说乐视缺钱,但在我们看来乐视并不缺钱,缺的是“1+1”战略。那么这个“1+1”战略指的是什么呢?第一个“1”指的是它一定要专注专注再专注,专注是第一。第二个“1”指的是应该构建一个生态2.0。它现在提到一个乐视生态1.0,我提出一个生态2.0的概念。


目前乐视所有的板块当中(它的战略、布局就不说了),很多战略是正确的,次序则是每一阶段有不同。在今天这个阶段,所有未来的发展,都离不开这个上市公司。所以它应该把所有专注放在上市公司上。


应该说,在电影、电视、电视剧原创内容方面,我觉得乐视的基因要远远地比BAT这三家的任何一家都强,比如《长城》《芈月传》《甄嬛传》《蒙面歌手》等。


同时,它有手机和电视机的强势入口,所以我认为它应该专注这一点。如果他要这么做的话,我们愿意或者我们会整合更大的资源,在资本层面上进行深度的合作。所以我说乐视缺的不是钱,缺的第一是专注,专注当中缺的就是对上市公司的专注。我觉得他应该学任正非,应该专注专注再专注。


第二个1,乐视应该打造一个生态2.0。包括什么呢?比如你能不能跟股东之间有增值的生态?股东投了你,你就应该为股东升值,包括A股的股民,投了你,就应该给人升值。


同时,应该和供应链之间建立一个互利的生态。要和友商,包括竞争对手,建立真正的友商关系。总之,你要建立一个互利的生态圈。


《中国经营报》:怎么建立这个互利的生态圈?


曾强:给钱不要太吝啬,0.5%、0.1%,像这个关键时候,财务顾问多给点儿,BP比例高一点。你跟股东之间,是不是每星期、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都有通报会?这些都是资本的生态圈。


《中国经营报》:乐视以前有这种沟通吗?


曾强:极少极少。这都是不对的,所谓生态圈不能是以自己的发展为生态,而应该是以社会的发展为生态,是一种开放的互利,而不是一种竞争的关系,或负利的关系,所以要建立跟资本市场的增值生态,跟供应商的互利生态,跟友商建立真正友好的生态,跟媒体应该有一个双向沟通的生态。政府关系的生态也很重要。现在和深圳、重庆政府的关系都是我帮他建立起来的,但其实关系处得也不是很好。


先做眼后布局


《中国经营报》:您认为凡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对吧?


曾强:对,因为你能有600倍的市盈率,你现在才100倍,所以我认为被低估了。其实在资本市场上,并不是因为不看好它,而是觉得它太不专注了。资金链不够,阵线太长。如果他要专注在Netflix2.0模式上的话,我觉得资本市场会追捧它的。


至于版权成本,因为乐视在手机上的用户和在电视上用户加起来非常多,共摊这点成本的话,平均每个人使用成本很低。我觉得乐视现在缺的并不是对外的东西,而是对内的东西,都是主观上的东西。


这就像下围棋,你得有一个眼做活,再有一个眼做活,你再往前中长发展。所以我觉得贾总如果多下下围棋的话可能会更好一点。先得做眼,最后再布局。


美国之行在于新型资本战略


《中国经营报》:那您有没有跟贾总沟通过这个先做眼、后布局的战略?他的反应是什么?


曾强:我觉得我不仅是跟他沟通,我还给他带来投资人,我还给他带来真正美国硅谷最领先的这些理念。


《中国经营报》:明白,那现在等于是说贾总目前是否已经有所动作了吗?是否有新的一些战略升级的动作?我知道供应链这块在做,供应链已经在从负利变成互利了,已经开始不再做负利定价的模式了。但其他方面的一些动作现在有没有?


曾强:向所有人宣战,这是一种很有勇气的事。你战略上跟别人宣战,但你战术上要跟所有人是友好的。这些我觉得他应该再不断地调整,一方面是自己的顿悟,另外一方面是资本方的强势要求,这可能是未来的一个情况。


《中国经营报》:像资本方您引进来的,是投它整个生态的,还只是说在乐视网上做投资的?


曾强:这我就不便多说了,但是这件事情如果他要去这么做的话,我们本身也是一个资方,我们就会把大量资金往这里放。而且这个东西呢,在美国已经有300倍的市盈率了,中国基本上互联网的市盈率要比美国要高,我觉得未来算是找到了一个专注的出口。而且这个出口、这一件事情可以带动整个乐视网全面的崛起,我觉得还是一个挺令人振奋、令贾总本身也比较信服的一个东西。


中国的创业环境亟需建立一个正能量场


《中国经营报》:你们现在沟通其实还是挺频繁的,超出了他跟其他投资人沟通极少的那种状况?


曾强:对,其实我之所以跳出来说这话,他以前不听,现在听了。还一个我觉得乐视已经变成社会的,应该为社会提供一个案例。中国社会的一个劣根性就是扼杀创新。中国社会习惯于嘲笑和讽刺创业,但是美国人似乎恰恰相反。中国的创业从场上来讲没有形成一种正能量的场,是负能量的场,是来摧毁这些创新者的。


在硅谷,会有人专门愿意投失败过的人,因为失败过的人会更加对资金流控制,成本会更加控制。包括我本人也特别同情老贾,因为我过去创业的时候也被今天的这些大佬嘲笑。今天这些人还劝我赶紧把老贾股票解套。我觉得从做人来讲不应该落井下石。此外,我认为我坚信这个模式,一旦要是更加专注的话,他一定会有更大回报。


《中国经营报》:您怎么最早接触到贾总这边,您怎么一开始就看好他的产业?


曾强:在去年也是这个时候,春节前资金链短缺的情况下,他找了很多投资人,没有人投,当时比现在更困难,银行也把他上了黑名单,几乎所有银行上黑名单。现在这类似的问题不存在了,他最大问题是他自己的问题。


(屈丽丽 中国经营报)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支付宝2016全民账单,你贡献了多少?

    下一篇:雾霾当前没有局外人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