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2019-10-18 55 0

“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文:吕笑颜 石丹

ID:BMR2004

在获共计近12亿的天价罚单后,震惊业内的广发银行“侨兴债”违规担保和浦发成都分行违规放贷旧案,如今又获监管部门升级处罚。

10月12日,据银保监会官网显示,针对浦发银行、广发银行在此前重大案件中暴露出来的突出问题,近期银保监会依法对时任董事长及高级管理人员进行处罚问责。时任浦发银行董事长吉晓辉、行长朱玉辰、副行长穆矢,时任广发银行董事长董建岳、行长利明献被罚。

“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银保监会表示,在多个因素综合影响下,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爆发了违法违规担保案,影响恶劣。广发银行时任行长利明献在管理中存在失职行为,时任董事长董建岳未及时纠偏并监督高管层有效履职,均被处以警告。对此,中央财经大学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教授认为,此次是继对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处罚后,对广发银行总行的后续行政处罚。

银保监会所言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爆发的违法违规担保案即此前轰动一时的侨兴债违约一案。“侨兴债”案件毋庸置疑是广发行历史中重要的一笔。2017年12月,广发银行因侨兴债“真假保函”案被罚7.22亿引起广泛关注,曾有人称这一次事件为史诗级的信任坍塌。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显露出广发银行内控不足的弊端暴露。在此之后,广发银行接连收到处罚,成为银行界“罚单大户”。

而立之年的广发银行已经在上市这条路上坚持长跑已达8年,几经辗转仍在路上。由于花旗时代国资与外资之争引来管理之困,导致上市的积极助推者广发银行前董事长董建岳抱憾离任,正当“国寿时代”被业界普遍看好之时,“侨兴债“打破了所有的“蓄势待发”,受到了整个金融行业的关注,将广发银行内控不足、管理混乱等一系列弊病暴露无遗。

“侨兴债”事件给广发银行IPO之路蒙上了巨大的阴影。或许因为IPO之路受阻,包括中海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海投资”)、申华控股(600653.SH)在内的部分广发银行股东开始甩卖公司股权。

随着新管理层的到来,广发银行将如何演绎“国寿时代”下半场,无疑也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纵览广发银行发展历史,迟迟未能上市有外因,更有内因。首要问题是如何加强自身的风控管理,倘若进展顺利,IPO之梦实现方能可期。

针对“侨兴债”事件的影响、对违法违规的处理情况、内控和风险管理改善措施、上市融资计划、为完成“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采取的具体策略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广发银行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复。

“侨兴债”旧案总行相关责任人被罚,银保监会或规范行政处罚程序

银保监会方面表示,广发银行2012年至2016年期间合规经营类与风险管理类指标设置不合规,同时在员工行为管理、轮岗制度、案防制度建设与执行等方面存在诸多问题。在多个因素综合影响下,广发银行惠州分行爆发了违法违规担保案,影响恶劣。广发银行时任行长利明献在管理中存在失职行为,时任董事长董建岳未及时纠偏并监督高管层有效履职,均被处以警告。

“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此次是继对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处罚后,对广发银行总行的后续行政处罚。早在2017年底监管部门就表示,对广发银行总行负有管理责任的高级管理人员也将依法处罚,责成广发银行总行按照党规党纪、政纪和内部规章,对总行相关高管及责任人员严肃处理。

2017年12月,广发银行因“侨兴债”违规担保收到银监会7.22亿元的罚单,刷新了银行业单家处罚的最高纪录,震动金融行业。而相关人员的行政处罚同样严格:其中,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原行长、2名副行长和2名原纪委书记分别给予取消五年高管任职资格、警告和经济处罚;6名涉案员工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并被依法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对于两次处罚的联系,郭田勇教授表示:“上一次处罚,主要是针对业务层面,比如对“侨兴债”假保函事件具体的经办人、责任人进行了处罚。而此次处罚可能是监管机构认为,业务上出现了重大问题,能够反映银行高管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一些问题。因为风控存在隐患,可能是银行在董事会层面、包括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所以监管机构在这个层面对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罚。”

值得注意的是,此事件意义不止于一张天价罚单,其背后传递出的监管信号更值得关注。

事情缘起2016年底的“侨兴债”事件。据悉,2016年12月20日,广东惠州侨兴集团下属的2家公司在“招财宝”平台发行的10亿元私募债到期无法兑付,该私募债由浙商财险公司提供保证保险,但该公司称广发银行惠州分行为其出具了兜底保函。之后10多家金融机构拿着兜底保函等协议,先后向广发银行询问并主张债权。

银监会调查发现,侨兴案暴露出广发银行惠州分行员工与侨兴集团人员内外勾结、私刻公章、违规担保案件,涉案金额约120亿元,其中银行业金融机构约100亿元,主要用于掩盖该行的巨额不良资产和经营损失。

在广发银行之后,“侨兴债”违约事件中的其他金融机构也受到重罚。

“侨兴案”是前些年同业市场野蛮发展的典型恶果。原银监会曾将此事定性为“一起银行内部员工与外部不法分子相互勾结、跨机构跨行业跨市场的重大案件,涉案金额巨大,牵涉机构众多,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为近几年罕见”。监管层以这样的大案要案切入,具有足够的代表性,其处罚之严厉也足以震慑市场,以儆效尤。

中国不良资产行业联盟研究员谭浩俊表示:“一家金融机构存在如此多的违法违规行为,尤其是违规担保,不仅暴露了该行对国家法律法规的无视以及对金融监管部门的要求置若罔闻,做出诸如兜底保函这样的严重违规行为,而且暴露了该行内控机制严重失缺失,导致银行内部人员能够与外部不法分子串通一气、内外沟通,从事违法违规行为。所以,对这样的金融机构及其暴露出来的问题,采取严厉处罚措施,是必须的,也是没有任何可以商量余地的。”

在他看来,此次银监会对广发银行违规担保问题的处罚,可以看作是金融监管加强的一个信号,也可以认为是金融监管真的也开始步入从严轨道了。

此外,他认为银监会对广发银行采取如此严厉的处罚措施,决不仅仅只是针对此起案件,而是要杀一儆百、警示其他金融机构。

他说:“近年来,金融机构违法违规问题并不少见,如萝卜章等,更多情况下都与金融机构放松内部管控、过度用业绩掩盖问题和风险有关。如果注重风险管控、内控机制健全,很多问题是不可能发生的。关键就在于,相当一部分金融机构为了追求短期利益、眼前利益、局部利益,把风险防控放到一边。至少,没有放到突出位置。所以,也就直接导致问题不断、风险叠加。广发银行的违法担保问题,就是风险管控不力的典型案例。”

近年来,银保监会以强化金融监管为重点,以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为底线,始终保持整治金融市场乱象的高压态势,持续加大行政处罚力度,从严打击重点领域违法违规行为,综合运用多种措施保障行政处罚执行到位,确保行政处罚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切实发挥了行政处罚警示、教育及惩戒作用。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一季度,银保监会系统严厉查处违法违规行为,有效规范市场秩序,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共作出行政处罚决定11735份,罚没总计59.41亿元,罚没金额超过了之前10年的总和。银保监会方面近期指出,将进一步加大执行力度,切实完善行政处罚执行机制,压紧压实机构主体责任,着力强化联合惩戒力度,有效保证行政处罚决定的贯彻执行,维护执法权威和法律尊严。

对于此次处罚,银保监会表示,浦发银行与广发银行两案反映出部分银行保险机构的董事会、高级管理层履职有效性不足,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仍需持续强化。下一步,银保监会将继续推动银行保险机构持续健全公司治理,强化内部控制机制建设,督促银行保险机构董事会、高级管理层有效、规范履职,全力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

在披露对上述两家银行的处罚外,12日,银保监会还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行政处罚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办法》)。业内人士认为,《办法》的出台对金融市场未来的规范稳健发展,以及对金融机构高管的违法行为和道德风险都起到了很好的约束作用,同时,对控制金融风险,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都起到了前瞻作用。

“侨兴案”未完又续 广发银行上市梦何以实现?

广发银行“侨兴案”的天价罚单不仅传递出强监管、严监管信号,也给银行机构敲响警钟——银行必须加强自身内控,有利于构建防范风险的长效机制。如“侨兴案”中就暴露出广发银行“经营理念偏差,考核激励不审慎,过分注重业绩和排名,对员工行为疏于管理”的问题。

7.22亿天价处罚足以让广发银行“肉疼”,但对于其百亿利润来说,并不会使其伤筋动骨、影响其正常经营。其违法犯罪事实是此前的粗放经营、内控不严埋下的“雷”。在中国人寿入主后,其主要经营指标符合监管要求,主要经营数据、利润等情况均稳中有升。如今,广发银行已经进入“国寿时代”下半场,期待新的管理层的后续表现。

八年IPO之路未果,前路何在

2018年以来,众多银行纷纷上市,就连成立时间不足广发银行的“晚辈”——城商行、农商行们,也有相当数量的佼佼者,前后脚的迈入IPO大门之内,然而已过而立之年的全国股份制银行——广发银行依旧“待字闺中”,也因此位列仅有的3家未上市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之一。

实际上,早在2011年5月,广发银行就已向证监局备案,正式启动IPO,方案是“A+H”同步上市。然而“起了大早,连晚集也没能赶上”。期间还尝试从A股辗转港股,但仍未能如常所愿。如今历经8年长跑,广发仍在路上。知名度还不错的广发银行为何还没上市?IPO之路到底还有多远?

如今的广发银行甚至不及八年前刚刚筹备起上市之时的风光,在错过了数次上市的时点,深陷“侨兴债”以外,更沦为“罚单大户”。近年来该行受监管罚单不断,而股权结构、高管变动频繁导致公司治理混乱,都成为阻碍其上市的因素。“国寿时代”下半场,新的管理层能够给广发行带来怎样的改变?广发银行能否迎来新一轮上市契机?

其实,广发银行零售业务在发展初期还是可圈可点的。据悉,广发银行是国内首个发卡量突破100万张且盈利的银行,在中国信用卡的历史上留下过浓墨重彩的一笔,而第一张堪称真正意义上的visa信用卡也源自于广发行。

然而在精于信用卡业务的花旗银行进入后,广发银行发展势头反而渐缓。

2005年前,由于股权分散、总行控制力较弱、不良资产处于高位、广东省内亏损严重等问题,广发银行的财务状况愈发堪忧。加之广东省政府需要支付巨额的资金用以剥离和核销广发银行的不良资产。因此,2006年广东省政府开始对广发银行进行重组改制,最终形成了花旗集团、中国人寿、国家电网、中信信托这前四大股东都各占股权20%的局面,其余6大股东股权的持有数量则比较分散。只是没想到的是,这次改革重组竟成为广发走向没落的开始。

2006年重组后,花旗集团获得广发银行的管理权,但广发银行的行长(由花旗集团派出的外籍行长辛迈豪担任)与董事长(由广发银行重组前的董事长李若虹继续担任)。不同股东方的高层代表着不同的管理方式,人事改革与基层机构改革一度进展缓慢,让广发错失了发展黄金时间。中外股东间的矛盾开始不断加剧,直至2009年6月中国银行的北京分行行长董建岳任广发银行董事长才有所缓解,但中国银行系的加入与广发银行原核心人才的离职对广发银行本身造成了比较大的损耗。期间,上市进展并不顺利,或也与中外合资有关。

董建岳是广发银行上市的积极助推者,在其空降广发担任董事长后,广发行的进程明显快了起来。2010年开始,董建岳着力推动的广发银行上市进程持续了近6年,不过,直至2016年8月董建岳递交辞呈都未能实现。在董建岳离任时仍对广发银行未能达成的IPO显得耿耿于怀,对上市的努力贯穿了董建岳的任期,在告别信中他特别提道:“由于客观条件的限制、中外方文化的差异以及更主要的我个人能力所限,有一些工作的成效尚未达到我预期的目标,有些工作存在疏漏,还有很多工作在推进的过程中,特别是IPO,几经努力,使出洪荒之力,也未达成。每每想到这些,我都感到深深的不安和愧疚”。失意之情溢于言表,语言虽然含蓄,但还是可以看出IPO不及预期的最重要的原因便是其股权结构的分散问题,同时也没有很好地利用其股东横跨银行、保险、信托与实业的优势。对于一家银行而言,股权结构的处理是一个长期的工程,这也是广发银行给后续的其它未上市银行的一个警示。

今年7月29日,广发银行公告称,中国人寿集团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尹兆君兼任广发银行党委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负责全面工作;免去刘家德广发银行党委书记、副董事长、行长职务,另有安排。而在2018年年底,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王滨当选为广发银行董事长。

2016年9月底,中国人寿入主广发银行,中国人寿集团通过接手花旗集团和IBM所持广发银行股权,使其在广发银行持股比例达到43.686%,中国人寿在历经近10年后终于成为广发银行第一最大股东。同时,公司高管全部更换为中国人寿人马。原广发银行原董事长、行长辞呈,接任的杨明生、刘家德均出自中国人寿。至此,广发银行正式步入“国寿时代”。

中国人寿国的入主伴随着一轮广发银行内部结构的调整,结构更加扁平化,广发行经营思路也随之而改变,对公业务从过去的小企业为主转而增加流量对大公司业务的重视程度,在部门上小企业金融部和公司银行部合并,并划出了战略客户部,专为大公司客户而生。

彼时,业界普遍看好广发银行与中国人寿能实现客户覆盖、交叉销售等优势互补。尤其是,期望在进入“国寿时代”后,大股东能帮助广发银行拓宽融资途径,突破长期制约广发银行发展的资本不足瓶颈。

其中,刘家德出任行长,虽然此前没有银行从业经历,但在多位内部人士看来,刘家德在近几年来在推动银保协同取得了经营业绩的增长,大力疏通了总分行双向流动机制、对员工的提薪上赢得了口碑。

大股东易主、高层变动不仅对上市推进有较大影响,在持续稳健经营方面亦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在中国人寿入主广发银行不久就遭遇“侨兴债”风波。2017年,广发银行更是因为“侨兴债”真假保函案遭受银监会破记录的7.22亿元天价罚单,受到了整个金融行业的关注,曾有人称这一次事件为史诗级的信任坍塌。

侨兴债违约事件的爆发,显露出广发银行内控不足的弊端暴露。其中,在阜兴系的衍生“雷潮”里,广发银行也现身其中。

实际上,在“侨兴债”事件之后,广发银行接连收到处罚,成为银行界“罚单大户”。据不完全统计,广发银行2018年所收罚单涉及金额就超过千万元。

截至2018年年末,广发银行资产总额23,608.50亿元。全年年实现营业收入593.20亿元,实现净利润107.00亿元。

过去三十年,广发银行从15亿资产起步到2万亿规模,也从珠江之畔走向了全国。却也从率先发力信用卡,到错失零售大时代。从花旗领衔的重组,到中国人寿的控股,几度历经人事更迭,始终未能成就一个“上市梦”。而走过银行的黄金年代,如今金融科技的赛道已是竞争激烈。

随着新任董事长王滨的就任,新任行长尹兆君也于9月16日正式获批。此次换帅,对于新管理团队而言,如何在有效风控下实现弯道超车?7月23日,广发银行召开了2019年上半年工作会议,国寿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滨表示广发银行要主动承接集团战略部署,明晰优化自身发展定位,围绕“三至五年内实现公开上市”的目标进一步推进战略深化。

多年上市梦未了,极大的限制了广发银行规模的进一步扩张,如今中国人寿集团提出了“重振国寿”的口号,广发银行如何在中国人寿创"保险、投资、银行"的综合化板块中实现与国寿的差异化补位、成为集团差异化“发展极”,成为了他们的新课题。

《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麦德龙中国终卖身 外资商超迎来大败局?

    下一篇:博郡一汽夏利“联姻”敲定 合作能否逃过市场劫?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