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CBC2018年期刊VOL72 2019-11-30 38 0

日前,有多家媒体报道,麦子金服上海办公地被警方查封,封条显示“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封”字样,查封时间显示为11月24日。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文:刘青青  石丹

ID:BMR2004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网传麦子金服上海办公地被封现场)

《商学院》记者了解到,11月25日下午,麦子金服公关负责人发朋友圈称自己于24日得知职场被查封,“收到通知目前在家办公随时待命”。

上述麦子金服公关负责人还表示:“目前我知道的情况是:一、目前平台APP的运营及回款、提现等业务正常进行,大家不要太恐慌;二、客服不回消息是因为办公职场暂时进不去,拿不到办公手机,请大家谅解;三、平台正在接受侦查阶段,我们不要胡乱猜疑,一切以官方消息为准。”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有出借人告诉记者,其在麦子金服上出借了约50万元,并且对麦子金服出具的3种兑付方案都不满意,因此“没有选兑付方案”。该出借人向记者出示的录音还显示,浦东经侦确认已对麦子金服进行立案侦查。另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麦子金服相关人员已经被刑拘。

对于立案侦查的原因,有消息称系出借人不满兑付方案选择报警。记者就此向上述麦子金服相关负责人发去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麦子金服方面未作出回应。

待还余额24.38亿元

据麦子金服官网显示,其运营主体为上海诺诺镑客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系上海麦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也称“麦子金服”)100%控股子公司,成立于2009年6月,注册资本1.08亿元,法定代表人为麦子金服联合创始人兼CEO黄大容。

麦子金服平台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麦子金服累计注册用户数量超1200万,累计撮合成交额达到710.98亿元,借贷余额24.38亿元,借贷余额总笔数21.94万笔,当前出借人数量约3万。也就是说,攒下710.98亿元成交额的麦子金服,还欠3万出借人24.38亿元。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公开资料显示,麦子金服旗下有六款品牌产品,包括P2P网贷信息中介平台诺诺镑客、移动财富管理平台财神爷爷、名校贷、房产抵押融资信息平台大房东、针对北美留学生的现金贷信息平台UniFi以及提供消费分期的移动保理平台麦芽分期。

记者注意到,麦子金服频繁出现高管离职,如麦芽分期CEO陈展、诺诺镑客和财神爷爷CEO何健、原动天CEO殷斌于、麦子金服CFO徐吉、诺诺镑客品牌负责人郭凯、麦子金服COO杨恒等,上述高管均已离职。记者就此事向麦子金服求证,但未得到回应称。

另据企查查,麦子金服曾有3名董事陆续离职。其中陈健于2018年12月卸任董事,曾庆辉、陈利华宇2019年6月卸任董事。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此外,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7年5月,麦子金服曾因违反本法第二十五条第(一)项规定发布招商等有投资回报预期的商品或者服务广告,被上海市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18万元。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完成兑付要等3年

记者在出借人处了解到,大量出借人不满麦子金服的兑付方案而选择报警。而麦子金服的停标、兑付等事件始于今年10月。

据了解,10月16日晚,麦子金服创始人兼CEO黄大容在用户直播会上宣布,为了积极响应和配合监管“三降”要求,麦子金服暂停发布新标,出借人按照原借款协议正常回收对应债权。

11月7日,麦子金服官方微信公号公布3种兑付方案。其中,A方案(充值本金保障方案)、B方案(在投本金保障方案)均表示可以基本覆盖本金,属于风险稳健型方案。C方案则属于高收益高风险方案,出借人可委托第三方追讨债权,该债权的回款收益去掉催收费用后再按比例分配给出借人。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3种兑付方案兑付时间均为3年。其中,A方案按季度支付回款,第二年每季支付15%,第一年和第三年每季支付5%;B方案3年后一次性拿到全部回款;C方案按季度还款,每季度具体支付金额有出借人委员会决定。

对于兑付时间,麦子金服在官网社区公告表示,一方面目前和借款人签订的《借款协议》最长时间是3年,正常的回款要按照3年才能逐月回收回来;另一方面,逾期的客户要通过法院诉讼才能还款,还要考虑法院的诉讼期和执行期,所以通常需要3到5年才能完全诉讼回收。

不过,有出借人对兑付方案并不买账。一位出借人告诉记者,自己“对3种兑付方案极不信任”,并拒绝接受麦子金服给出的兑付方案。在与麦子金服兑付话题相关的评论区、社区,有网友表示质疑,称“兑付方案没有任何监管,不可靠”,同时对3年的兑付时间表示不信任和难以接受。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业内资深人士毕研广指出,麦子金服的兑付方案中,要么按季度回款要么等3年一次性回款,其回款周期相对较长。“而且一般情况下,网贷平台的前3期(月)的回款比例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覆盖的出借本金的比例过低,出借人就很难接受。再加上出借人本身对平台还款能力、执行能力的担忧,要保持对平台的信任、接受平台的兑付方案是很难的事情。”

据麦子金服官网社区公告,截至2019年11月20日,已选方案客户共计10864人。其中:方案A 3955人选择A方案, 6672人选择B方案, 237人选择C方案。这意味着,截至2019年11月20日,还有约2万人没有接受麦子金服出具的兑付方案。

频陷“资本风波”

记者注意到,在停标、兑付风波之前,麦子金服曾多次出现融资疑云。

2015年9月,麦子金服宣布获得A轮8.7亿元融资,投资方系海通证券。不过,随后海通证券发布澄清公告称,总部集团层面并无媒体所报道的投资计划,但不排除公司旗下PE子公司管理的基金作常规项目投资,该类财务投资一般涉及金额较小,不存在媒体所报道的“金额在亿元级别”的情况,且对集团整体经营及战略并无重大影响。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据企查查,2015年成为麦子金服投资方的实际上是上海海通创新赋泽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下称“海通创新赋泽”)。

企查查股权穿透图显示,海通证券100%控股海通开元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海通开元”),海通开元对海通创新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海通创新资本”)持股51%。而海通创新赋泽为海通创新资本等6家机构合伙投资成立的有限合伙投资基金,其中海通创新资本仅对其持股10.53%。也就是说,海通证券实际上是通过海通开元、海通创新资本,间接对海通创新赋泽持股5.37%。

值得注意的是,海通创新赋泽还有过历时1年的“撤退”记录。据企查查,2017年7月,海通创新赋泽从麦子金服的投资名单中退出,直至2018年8月又重新出现在麦子金服的股东名单上。对于海通创新赋泽是否出现过撤资行为,麦子金服方面表示,除了A轮融资出现乌龙,麦子金服的B轮融资也不顺遂。2017年,黄大容在发布会上宣布获得招商银行系B轮融资。不过,招行银行出具声明对麦子金服获得招商银行投资一事进行澄清,声明称:“我行关注到有媒体发布关于招商银行参与麦子金服B轮融资的消息。经核实,招商银行及附属公司从未参与麦子金服融资,招商银行对以我行名义做不实宣传的行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此外,记者了解到,除了陷入A轮、B轮融资造假风波外,麦子金服对上市公司鲈乡小贷(NASDAQ:CCCR)的反向收购计划也在一番曲折后宣告破产,二者甚至还上演了一出“互撕”大戏。

据了解,2017年8月,鲈乡小贷发布的预收购事项公告,在收购完成后,麦子金服将持有鲈乡小贷约88%的股份,剩余12%的股份由鲈乡小贷现有股东持有。

不过,在4个月后,双方的合作计划出现问题。鲈乡小贷公告称,2017年12月29日收到麦子金服的通知,要求终止双方合作。终止合作的原因是2017年12月27日鲈乡小贷发布的公告违反了《股权交换协议》,包括“未尽力及完全配合交易各方完成协议”、“未及时保持与证券监管机构沟通”等。

而麦子金服方面当日发公告称,其未违反换股协议中的条款。接着,2018年1月2日,麦子金服发布关于主动终止与鲈乡小贷股权互换交易的公告,称鲈乡小贷违反双方股权互换协议条款的事实,及该公司未按规定向美国证监会、麦子金服及公众披露多处重要信息的事实,麦子金服已于2017年12月29日致函鲈乡小贷,终止了与鲈乡小贷的股权互换协议。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麦子金服遭警方查封!待还余额24.38亿元 曾频陷“资本风波”


从历年来的“资本风波”,到2019年10月中旬宣布停标,再到2019年11月出具兑付方案、被立案侦查,麦子金服的处境难以言好。毕研广直言,“目前麦子金服已经被公检法部门查处,可以说这个企业已经‘凉了’。”

“另外,转型基本已经是P2P唯一的出路了。从行业角度来看,现在能够转型必须要具备三个要素:一是能够出具清晰、准确、贴合实际的兑付方案,并且该方案得到监管、投资者的认可。二是具备能够转型小贷公司的实力,注册资本、股东背景、以及技术优势必须符合监管的规定。三是之前网贷平台借贷余额持续下降,才能不给未来转型增加负担。而从监管的角度来看,麦子金服已经出现了暴露了风险,没有办法再进行进一步的转型。因此,麦子金服可以说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毕研广补充道。

对麦子金服被查封及后续发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来源:《商学院》杂志)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一年内34次回购股票、6次重大人事调整!小米"退烧" 瓶颈已现?

    下一篇:靠拉人头进行社交裂变 小米有品有鱼或涉嫌传销?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