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骤退”:近400亿元市值4年蒸发98% 员工数量仅剩年初时的1.5%

CBC2018年期刊VOL73 2019-12-13 861 0

在大约4年前市值一度达到近400亿元的暴风集团,当下正上演一出“树倒猢狲散”的悲情戏码。

暴风“骤退”:近400亿元市值4年蒸发98% 员工数量仅剩年初时的1.5%

12月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经营状况发生重大不利变化,人员持续大量流失,除CEO冯鑫外的高级管理人员已全部辞职,协助信息披露事务的证券事务代表也已经辞职,暴风集团目前仅剩10余人。

流失的不只是员工。《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早在今年7月,暴风集团将暴风TV剥离后,暴风影音成为仅剩的主要业务。然而,在11月27日,暴风集团披露称,因公司拖欠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这也意味着仅剩的暴风影音也处于停摆状态。

暴风集团还称,公司的主要业务近期已陷入停顿状态,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面临无业务收入来源的风险。

据暴风集团三季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约1000万元,同比减少95.87%,净利润为-3.86亿元,同比减少215.76%。此外,截至今年9月30日,暴风集团的净资产减少至-6.33亿元。根据相关规定,暴风集团若全年净资产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妖股”跌下神坛

暴风集团连续拿下29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从7.14元/股的发行价一路飙升至327.01元/股,被冠以“妖股”的称号。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截至12月5日收盘,暴风集团股价为3.2元/股,市值仅为10.54亿元。

但在2015年时,初登创业板的暴风集团却是风光无两的状态。上市之初,暴风集团恰逢A股牛市爆发,借此东风,暴风集团连续拿下29个一字涨停板,股价从7.14元/股的发行价一路飙升至327.01元/股,被冠以“妖股”的称号。

冯鑫在2015年4月面对媒体时也曾豪言:“A股的追捧是暴风发展的一大有力杠杆,未来暴风将会成为100亿美元(市值)公司中的一员。”

热捧之余,暴风集团开始扩张自己的商业版图。以暴风影音为基础,冯鑫曾希望暴风集团发展成一个包含虚拟现实(暴风魔镜)、智能家庭娱乐硬件(暴风TV)、在线互动直播(暴风秀场)、影视文化(暴风影业)、体育(暴风体育)等新业务的大生态圈。

有暴风智能(暴风TV运营主体)高管向记者这样表达了对暴风集团上市后扩张的看法:“冯鑫讲的暴风集团发展的大商业逻辑是正确的,里面的错误通俗一点讲是‘步子太大了’。”

上市4年来,暴风集团几乎每年都有着新的战略,从“DT大娱乐”到“N421战略”,再到“AI+2块屏”以及最后的“All inTV”。但暴风集团的生态圈却越圈越小,从最初那个包含虚拟现实、智能家庭娱乐硬件、在线互动直播、影视文化、体育等新业务的大生态圈,到最后只剩了TV等个别业务。

移动互联网时代,冯鑫曾把方向定在了娱乐的两个入口——VR和电视上。2016年,暴风集团准备以10.8亿元购买吴奇隆、刘诗诗控制的稻草熊影业60%的股份,另外还谋划游戏和体育。但因为并购监管收严,暴风集团收购影视和体育的项目被证监会否决而流产。暴风VR在2015年、2016年曾受到资本的热捧,但热潮很快退却,冯鑫选择冷藏VR业务,转向互联网电视。而在今年7月,暴风集团却因放弃股份的优先认购权等因素,丧失了对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而不再纳入暴风集团合并报表范围。

2018年7月,暴风集团微信公众号发布近万字长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当时冯鑫在文中反思到暴风集团3年来的3个问题,上市3年来,上市公司没有完成一笔融资和并购,直接导致了暴风集团上市后,最有价值的能力完全没有被释放;对不同属性的钱没有清晰的判断和使用方法;以及在业务布局上也有贪婪。

在上述暴风智能高管看来,冯鑫的这一篇长文,和当年贾跃亭在乐视发布的内部信《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很相似,自揭伤疤后多米诺骨牌效应影响到暴风集团旗下的其他业务。“冯鑫如果不发布上述文章,不能说没有事,但延后的宝贵时间可能会改变一些事情。”上述暴风智能高管对记者表示,其实冯鑫一直很积极地去解决问题,毕竟相比暴风智能,冯鑫的题更难解一些。

核心业务“逃离”

暴风TV销售不佳、资金流紧张也影响到了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

暴风影音停摆后,暴风TV成为了当前仅剩不多的还带有暴风集团印记且仍在持续经营的业务之一。

但记者了解到,早在2017年时,因为暴风TV对融资的一些需求,暴风集团就已经有让暴风TV退出上市公司并表的打算。

“敲定融资之后准备复牌,同时准备把暴风TV剔除合并报表。但是在实际操作中因为财务人员操作时序的失误,导致暴风TV没能出去,如果再想出去就得递延很长时间。”上述暴风智能高管表示。

即使没有这一场“人祸”,暴风智能的融资情况也不容乐观。因为乐视衰退,暴风智能的融资进度已经被拖延。2017年底的B轮融资由东山精密和如东鑫濠投资,东山精密为暴风TV的上游生产制造商。“东山精密投资了4亿元,另外4亿元为南通如东政府产业基金,其中政府出资1亿元,然后通过经营渠道配资3亿元。”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对记者说道,“东山精密和南通如东政府出资的1亿元早已经到位,但2018年4月‘资管新规’突然落地,银行、券商这些通道的钱不能做股权投资。”也就是说公告显示的8亿元融资额,最后实际到位的资金仅5亿元。对于此事,南通如东政府方面一直未对本报记者作出回应。

东山精密相关负责人则告诉记者:“公司当时只是有合作意向,并未实际投资。向外宣布此意向,也是为了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目前东山精密与暴风之间仅为债权关系,并不占有暴风任何股份。”

“B轮只走了一半,这不仅打乱了暴风智能整体的融资节奏,战略也受到了影响。”上述暴风智能高层人员不无惋惜地说道。

暴风TV销售情况不佳在2018年年中已经初见端倪,本报记者曾在2018年年中走访调查暴风TV在河北、天津等地的线下实体店了解到,暴风TV线下销售情况并不好,线下商家流露出退出意愿,以及暴风TV官网公布的体验中心门店信息和财报公布数据差距较大,并且存在关停、多家店铺指向一家等情况。

从暴风集团的财报也能一窥暴风TV的销售情况。暴风集团2018年财报显示,2018年互联网智能硬件销售量69.54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17.53%;生产量44.64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48.12%;库存量3.97万台,较上年同期下降86.24%。对于暴风TV销售下降的情况,暴风集团方面称:“公司互联网电视业务因目前尚处于市场扩张期,成本费用率较高。受互联网行业的整体冲击、融资渠道受限等影响,公司资金压力较大,影响公司业务的发展。”

暴风TV销售不佳、资金流紧张也影响到了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东山精密在其回复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公告中披露,东山精密因投资暴风TV造成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5000万元。同时,作为上游供应商,东山精密还对暴风TV及其子公司计提应收账款2亿元。增资入股仅两年时间,暴风TV及其子公司因向东山精密采购而形成的应收账款(相对东山精密而言)余额合计达到5.72亿元。

记者了解到,东山精密子公司东莞东山精密为暴风TV的生产制造工厂。今年5月,记者走访东莞东山精密时发现工厂工人已经被解散。

距离东莞东山精密5公里左右的一个厂区,曾经为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工厂,负责最后的组装和成品库存。记者于5月7日抵达时,在保安室一面颁发给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保安分队的2017年度“先进护卫点”锦旗悬挂在墙上,但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暴风已经搬走几个月了,现在工厂里面是一家做新风系统的公司,设备都已经搬进去了。”

“最初在2016年的时候,我们只是给暴风提供背光模板,后来通过商谈发展到整机组装。”东山精密方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2018年初,东山精密便与暴风终止了合作,并停止了供货,为其提供产品的东莞工厂在2018年初租金到期。”

    

压倒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亦是一次资本运作。

在上市后的业务扩张过程中,暴风集团利用“上市公司+PE”模式,设立产业并购基金,撬动资金杠杆。但这些资金最终反噬了暴风集团和冯鑫本人。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12月,暴风集团以控股子公司暴风创投作为GP(普通合伙人),与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歌斐”)、平禄电子成立了总投资额5亿元的暴风云帆基金。其中,上海歌斐作为LP(有限合伙人)出资4亿元。

暴风云帆基金成立有条款约定,当上海歌斐累计分配金额低于其投资本金及固定收益之和时,由暴风集团回购上海歌斐出资对应的基金份额,冯鑫则需要为该回购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2019年5月底,因暴风集团未按合同约定支付转让价款、违约金及其他费用,上海歌斐提起仲裁。今年11月,北京仲裁委员会仲裁庭裁决暴风集团向上海歌斐支付转让价款4.62亿元,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压倒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亦是一次资本运作。

2016年2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联合光大浸辉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光大浸辉”),发起设立了一只规模为52.03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光大浸辉是光大资本下属的子公司,而后者是光大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主要从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业务。

上海浸鑫的主要目标是收购MPS公司(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65%股权。MPS彼时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主要从事媒体转播权管理,拥有意甲、英超、美洲杯、NFL等著名体育赛事在全球或部分地区的转播权。

但在上海浸鑫以高达47亿元的价格入主后,MPS公司在版权市场上接连失守,被竞争对手击败。此外,作为MPS创始人的Andrea Radrizzani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Eleven Sports,从事赛事转播,构成了与MPS的竞争。2018年10月17日,由于无力支付版权费,英国高等法院裁决MPS破产清算。

这一项目的失败,使光大证券和招商银行为此承受了数十亿元的损失。光大证券将亏损矛头直指暴风集团及冯鑫本人,并在今年5月将暴风集团及冯鑫告上法庭,索赔7.5亿元。

据《第一财经》报道,知情人士透露,冯鑫在该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冯鑫因此在今年7月被批捕。同时,该报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与冯鑫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的还有8名人员,既包括暴风集团内部工作人员及前工作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工作的外部人员。

对于冯鑫被捕的原因,7月29日,暴风集团方面曾对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积极配合相关部门调查,有消息第一时间公布。

而就在冯鑫被捕后不久,暴风集团便从原来的办公地——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51号的首享科技大厦搬出,除冯鑫外的其他高管也在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先后全部辞职。

踪影难寻

暴风集团在12月2日晚发布的公告称,目前仅剩员工十几人。

令人唏嘘的是,在冯鑫被捕后不到半年时间里,暴风集团呈现出垮塌之势。

暴风集团三季报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共有流动资产7372万元,流动负债却高达5.33亿元。这意味着,暴风集团的日常运营已十分困难。

据暴风集团2018年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共有员工651人。然而,暴风集团在12月2日晚发布的公告称,目前仅剩员工十几人。

此外,暴风集团方面还称,截至目前,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业务收入急剧下滑,应收账款回收困难,难以维持公司正常运转;公司债务负担重,公司面临流动资金短缺导致无法及时偿债的情况;公司的办公场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届时如果无法及时缴纳租金,将面临无办公场地的风险;公司对员工的薪酬支付困难,同时存在拖欠部分员工工资的情形。

11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暴风集团半年报披露的办公地址,即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院路51号的首享科技大厦,大厦1层的大屏幕上企业名单中已没有暴风集团。大厦13层是暴风集团曾经的办公室,室外已无法找到暴风集团相关标识,其玻璃门紧闭,室内的办公用品和家具几乎都被清理干净。

物业人员表示,暴风集团早已搬走了,新入驻的公司装修也已接近完成。“今年6、7月份有员工过来讨薪后,房子到期他们就联系物业退租了。”

随后,记者通过暴风集团在拉勾网上的招聘信息来到位于朝阳区的北京金辉大厦305室,305室大门紧闭,门锁上却悬挂着“修复中”的提示牌。

据负责该层的物业人员介绍,305这间办公室原先是暴风集团的小魔投在租用,一个月前搬走了。房子并非正常到期,是因为交不起房租就搬走了。

此外,暴风集团的注册地石景山区实兴大街30号院3号楼的物业人员对记者表示,暴风集团只在该处注册而不办公,暴风集团还欠着几年的注册地址费用。法院的人也曾来过,商标局、法院寄给暴风集团的信件都还存放在这里,都不知道暴风集团去了哪。

12月5日下午,记者来到暴风集团于9月4日披露的最新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北太平庄路2号21号楼5层,发现“北太平庄路2号”分为A座、B座,其中A座1~5层均为中国平安的办公场所。且A座、B座的指示牌上都没有看到暴风集团及其子公司的名称。记者走访B座5层的所有公司,并未发现任何挂有暴风集团相关字样或Logo的指示牌,该层的所有受访者均表示自己从业的公司并非暴风集团及其子公司。

记者就暴风集团披露的上述地址向该楼的保安人员及一层商店的店主询问,对方表示从未听说该公司。

同时,记者多次拨打暴风集团最新披露的联系电话,接通后却只传来阵阵刺耳的杂音。被资本运作反噬被资本运作反噬压倒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亦是一次资本运作。压倒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亦是一次资本运作。

(中国经营报 张靖超 李静)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透视“高以翔事件”:资本出逃后的综艺窘境

    下一篇:传吉及鲜融资失败欲裁员关仓 生鲜电商再迎大败局?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