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视“高以翔事件”:资本出逃后的综艺窘境

CBC2018年期刊VOL73 2019-12-13 272 0

  

11月末,明星高以翔的逝世引发了舆论关注,对于综艺背后的资本问题也因人注意。

透视“高以翔事件”:资本出逃后的综艺窘境

《中国经营报》经过多方采访了解到,《追我吧》在美国原版综艺中本是素人运动员,但在国内制作时却换成了明星。因为明星的流量更大,更能吸引现在挑剔的广告主。

前几年,如真人秀、观察类、选秀等综艺节目在中国遍地开花。但近年来随着文娱影视行业显出低迷态势,商业在广告上的投入影响着综艺节目的制作。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广告营收最好的湖南卫视在今年下滑得较大,很多综艺因为没有资金支持,即便签了艺人也只能作罢。包括北京文化(000802.SZ)和华录百纳(300291.SZ)等靠综艺收益颇丰的上市公司,也在2018年开始抽身。

记者了解到,目前依旧是艺人团队把持着综艺制作一半以上的成本,这个综艺产业链上包括舞美、剪辑、摄像、艺人服务、营销、视觉等各类玩家,只能瓜分剩下不到五成的利润。

《追我吧》的疯狂

据接近浙江卫视的行业人士透露,《追我吧》节目模式是从美国引进的,改动不大。随着《奔跑吧》声量渐低,浙江卫视对于该节目十分重视,导演组是原《奔跑吧》的人马。不过,美国的原版节目参加的是素人运动员,而到了中国为了吸引观众才改为明星,因此对于明星来说挑战很大。“这次出事,《追我吧》的广告商vivo立刻撤资了,有可能节目组还要赔钱,但具体也要看合同的情况。”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对此,记者采访了vivo相关负责人,其不作回应。

与前几年资本追着综艺跑不同,今年,综艺节目制作则较为被动。

据统计,2019年上半年共计有95档综艺在播,其中网综有49档,台综46档。而在2017年,共有197部网络综艺在互联网平台播放,播放量总计552亿次,台综数量则只有149档。

“今年是综艺寒冬,很多时候项目(综艺节目)筹备一年多都起不来。大家其实都卡在找资金。我知道今年很多项目艺人都签合同了,但是找不来资金,就直接黄了。”鲲鹏金翅文化传媒公司(以下简称“鲲鹏金翅”)负责人徐鹏表示。

鲲鹏金翅是一家专注于娱乐营销推广的专业创意服务型公司,徐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综艺制作周期分两种,一种是边录边播,比如《偶像练习生》,自己作为营销宣传进项目的话提前一两个月即可。还有一种是集中录制,比如《热血街舞》和《奇葩说》等节目。这是为了节约资金,舞台搭建完后开始录制到结束。

但在这之前,拉赞助是核心。一位不愿具名的接近电视台业内人士表示,一些文娱板块的大公司一般会在前期录样片和筹备时就对项目进行投资,而这批公司的前期投资情况也是后期赞助商考虑是否参与的核心因素。不过,因为经济下行,投资的减少,包括湖南卫视在内的电视台广告收益下滑明显,“湖南卫视是卫视台中广告经营较好的了,但今年的广告收益与前几年相比下降很明显。”该人士表示,本身卫视台的广告创收就主要靠综艺节目和活动,因此今年卫视台的晚会筹备较多,也是希望拉回一些广告收入。而综艺方面,除非十分看好的综艺节目或者收视长红的“综N代”,比如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浙江卫视的《王牌对王牌》等,否则项目很难拉到投资。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而之前投资综艺节目的上市公司也纷纷将自己的综艺业务进行出售或者缩减。

公开资料显示,华录百纳孙公司广东蓝火主要从事电视栏目、电影、电视剧等影视节目的投资、制作、发行以及品牌内容整合营销服务,曾经制作过《旋风孝子》《跨界歌王》等知名综艺节目,在2014~2016年期间对华录百纳贡献较大。

然而到去年第三季度,综艺情况急转直下。华录百纳的2018年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华录百纳净亏损2.99亿元,并预计全年将出现亏损。华录百纳当时解释称,主要原因系报告期内综艺招商不及预期,内容营销规模减少,部分影视项目未到收入确认时点。2018年12月,华录百纳公告表示出售公司主要的综艺业务资产——孙公司喀什蓝火和北京蓝火,分别作价400万元以及10万元。

而作为参与制作《奔跑吧第二季》《王牌对王牌第三季》等浙江卫视明星综艺的北京文化也在减少在综艺节目方面的投入。2019年上半年,北京文化将综艺收入与电视剧、新媒体等收入合并计算,却仅有105.75万元。而在2017年时,北京文化还能将综艺收入作为单独业务进行计算,收入达到7037.59万元。

优质内容决定综艺节目影响力

虽然去年,国家对艺人参与综艺节目的薪酬设立了天花板,即每季综艺的常驻嘉宾片酬不得超过1000万元。不过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表示,艺人的经纪公司或者工作室还可以通过入股的方式进行支持,以规避上述的“限薪令”。

除了艺人以外,因为卫视台编制人员较少,“承制”综艺节目,即将所需模块“外包”给制作团队已经成为制作综艺节目的常态。上述不具名人士表示,以《追我吧》真人秀节目举例,因为是从美国买过来的版权,有可能会有模式公司介入,做整个项目的推演流程、执行方案;导演组负责统筹节目制作;编剧组负责对综艺节目期间的故事进行剧本编撰;舞美公司设计道具;专门服务艺人的公司,负责找艺人以及艺人在工作期间的衣食住行和行程安排;视觉公司设计主视觉海报和艺人统一服装;摄影摄像公司,负责真人秀艺人的跟拍事宜;剪辑公司,负责拍摄素材的剪辑和制作;营销公司,负责综艺的宣传。此外,还有道具公司、服装公司、化妆公司等。

而在选秀节目上,还会有相应的海选团队,比如《中国好声音》今年办20场线下海选,除了当地舞台搭建,还要联系当地媒体,开通报名渠道,组织当地的高校、歌唱组织合作,还有当地电视台的合作,将消息传播出去;其间在选秀时,还会有服装老师帮忙搭配舞台妆,形体老师以及秀导对整个舞台呈现负责。

但是聘请这一系列公司的花费,只占综艺节目制作费用的一半以下。除了艺人以外,卫视台会预估节目制作费用。比如这个案子制作费至少6000万元,招商必须找1亿元以上才有利润空间,而这6000万元制作费用中,包含艺人支出约4000万元、舞美1000万元、宣传400万元等。前不久,多位艺人在某综艺上透露自己无戏可拍,这也反映出大多数影视从业者的生存现状。

目前,国内综艺播放的平台大概分为电视台以及互联视频平台两类。中信证券在10月的一份研报中指出,目前,电视端的综艺节目主要集中于中央频道以及湖南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江苏卫视、北京卫视,其中湖南卫视在五大卫视中具备显著优势,在2019年上半年节目收视率TOP10榜单中占据5席。网络综艺则主要集中在爱奇艺、腾讯、优酷和芒果TV四大互联网平台,有效播放量方面,2019年1~8月,爱奇艺以112亿的有效播放量领先。

中信证券认为,从长期来看,优质内容是决定综艺节目影响力的根源,而互联网视频平台聚集了更年轻的用户,拥有更强的资本开支能力,能够吸引更优质的行业人才,因此拥有更大的概率能够持续推出优质综艺内容,未来在综艺行业更有提升的空间。

(中国经营报 张靖超 郭梦仪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内容同质化挡道 喜马拉雅如何持续音频生意

    下一篇:暴风“骤退”:近400亿元市值4年蒸发98% 员工数量仅剩年初时的1.5%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