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2021-02-10 88 0

文/钱丽娜   石丹

ID:BMR2004

2021年2月6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援引新华社消息《美国调查发现几个知名品牌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高》,在其官方微信号发布通知,要求各会员单位下架雀巢旗下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此举引发雀巢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强烈谴责。


雀巢旗下嘉宝婴儿米粉重金属含量是否超标?要求下架米粉的母婴产业委员会是否有权这样做?《商学院》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到当事各方。




事件源起




2月5日新华社消息称,美国国会4日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说,美国市场上一些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高,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应当规定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上限。


美国国会众议院经济和消费者政策监督小组委员会的这份报告说,小组委员会2019年要求7家企业提供各自婴儿食品内部数据,其中4家企业予以配合。


调查发现,提供数据的4家企业允许旗下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高至“危险程度”,“经常售卖”高重金属含量食品。


这4家企业是:禧贝品牌生产商Nurture公司、爱思贝品牌生产商汉优集团、嘉宝(又译格伯)食品公司、比奇-纳特营养公司。


上述小组委员会主席拉贾·克里希纳穆尔蒂说,这些企业明知旗下婴儿食品“有毒重金属含量高”,“却向毫无疑心的家长售卖受(重金属)污染婴儿食品,并且不加警示标识”。


美国食药管理局2020年8月最终完善关于婴儿米粉砷含量指导意见,对不宜超过的最大砷含量给出了建议。然而,上述报告显示,比奇-纳特营养公司使用的一些原料砷含量最高达到那一数值的9.13倍,爱思贝有机食品所用原料砷含量最高达到3.09倍。


几家涉事企业随即表示,不认可报告内容,旗下婴儿食品安全。


报告点名的4家企业纷纷回应。禧贝说,这份报告“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选择性使用数据”,禧贝保证所有产品安全,同时欢迎食药管理局就婴儿食品出台更多规范。禧贝称,对这份报告感到“失望”,因为报告并没有说清楚许多食品里都能发现含有金属和矿物质。


汉优集团说,报告使用“过时数据”,没有反映汉优“当前做法”。汉优说,去年与食药管理局开会后,汉优采取多项措施减少成品的重金属含量,包括“不再使用糙米生产以大米为主要原料的食品,改变其他一些原料,增加装运前的成品检测”。


嘉宝食品公司一名代表说,报告所提重金属来自农作物生产的土壤和水中,嘉宝已采取多项措施把它们在食品中的含量降至最低。


比奇-纳特营养公司表态说,正在评估这份报告,可以保证的是,旗下婴儿食品安全。


报告对另外3家企业没有配合调查表达担忧。不过,沃尔玛和金宝汤都声称配合了调查,沃尔玛称,已向监督小组委员会表明态度,检测应该是供货商的事。沃尔玛称,2020年2月就向监督小组委员会提供了相关信息,但后来一直没有下文。


另外,金宝汤提到,食药管理局没有就婴儿食品重金属含量制定标准。


对此,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2月6号发文,要求下架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针对此事,《商学院》杂志记者联系到雀巢(中国)有限公司,雀巢方面向记者发来一份声明。


关于强烈谴责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出相关通知的声明

    

关于近日名为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布要求其会员下架嘉宝品牌婴幼儿米粉产品的通知,我司声明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规定,国家建立统一的食品安全信息平台,实行食品安全信息统一公布制度;食品安全风险警示等信息,由国务院食品安全监督管理部门统一公布。


所谓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做法,有违相关法律规定。该机构混淆视听,严重损毁了我公司品牌声誉。我们对该机构的举动表示严正抗议。就此情况,我们已向国家相关部门举报,并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


另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平台上面公示的信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不存在,且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我们所有的嘉宝产品都是安全的。所有美国出品的嘉宝产品符合美国联邦政府的指导方针。所有在中国生产的嘉宝产品符合中国婴幼儿辅助食品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所有嘉宝产品亦均符合我们自己严格的安全和质量标准。


我们始终承诺并致力于以最高标准保证婴幼儿食品的安全和质量。婴幼儿的健康和安全是我们的首要任务。


雀巢(中国)有限公司


2021年2月8日



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
委员会究竟冤不冤?




2月9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布声明称:2月6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对嘉宝品牌米粉下架的通知》。


该通知被误解,特此作出解释:


  • 这是一个内部通知,是母婴产业委员会发给母婴产业委员会内部会员的通知,仅限于我会会员单位内部传阅。

  • 这是出于好心下发的通知,因为我会于2月5号,看到网络上关于美国嘉宝米粉的报道,同时看到新华社的报道,出于安全因素下发该通知。


  • 下发通知首先是出于婴幼儿健康安全因素考虑,一切为了孩子的健康安全着想,同时为了避免会员单位的母婴门店销售不合格产品被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罚。


  • 该通知被网络上别有用心的人传播,违背本意。


  • 目前也只是美国出现报道,国内媒体报道而已,至于嘉宝米粉中国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并没有发出过下架通知,产品正常销售。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2月9日晚上,记者拨通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官网所留电话,接电话的是母婴产业委员会的负责人蒋化书。


蒋化书在电话中称,“微发布通知,是因为看到2月5号新华社的报道,说产品在美国有问题,只是好心提醒母婴产业委员会的会员单位,收起来先不要卖,避免万一被抓住罚款,或者万一孩子吃了有问题,门店损失会很大。委员会不是什么政府机关,也不是什么国家部门,就是一个小小的母婴圈子,没有下架产品的权利,我们也没有说嘉宝产品有什么不好。没想到闹成现在这个样子,被有心人借这事去炒作,结果网络舆论风向就变了。”


蒋化书说,有媒体的标题更厉害,直接写成“全网下架嘉宝米粉”,“我们还把新华社的原文件放在那里,就是提醒大家这个东西有争议,存在争议对不对?”


嘉宝米粉到底有没有超标,蒋化书坦陈,谁也搞不清楚。“官微发布才一天的时间,就经过有心人以讹传讹,搞得好像跟嘉宝有仇似的,我们不认识嘉宝的人,更没有瓜葛。”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从标准角度来看,这些品牌都符合美国FDA的标准,也符合中国辅助食品的标准,这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但美国在儿童辅食上没有具体的标准,所以整体来说,“我认为这件事是有人在恶意炒作。”


有自媒体称,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曾公开声明母婴产业委员会是“招摇撞骗”的违规组织时,但后来出尔反尔,没有任何公开合理的解释,就将自己公开发布的声明删除。记者就此事求证,蒋化书称,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有会长和秘书长,像一家公司的两个部门,起先秘书长同意批准成立母婴产业委员会,但会长不同意,因而在2019年发布了相关的违规组织声明,但后来申请人又去找了会长,会长同意了,把相关声明给删除了。蒋化书特别强调,“委员会是于2019年合法成立的组织,如果违法违规早就被抓了。”


另外,雀巢在声明中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全国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平台上面公示的信息,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并不存在,且中国商业经济学会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据2019年10月16日封面新闻的报道,2018年8月,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未经理事会批准,设立分支机构精准扶贫工作委员会。精准扶贫工作委员会成立后,违规再下设甘肃、湖北、山西等29个地方代表处,违反学会章程规定发展会员6万人,超标准违规收取会费600万元,并全部汇入企业账户,未依法纳入学会账户。对此,民政部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作出停止活动三个月,并处没收违法所得600万元的行政处罚,同时,自行政处罚决定生效之日起,民政部将该会列入社会组织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蒋化书称,母婴产业委员会申请加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时,学会并未被列入失信名单。成为学会二级组织的谈判始于2017年,2018年开始办理手续。“我们加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之后也是一肚子苦水,会长办公室和秘书长办公室两个领导意见有矛盾。拿到批文后又值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换届,下一届不理上一届的事,几经协调后新一届的领导才又重新认可了母婴产业委员会。”


查询中国商业经济协会母婴产业委员会官网简介,该学会受国务院国资委监管。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当记者问及如何处理雀巢谴责声明时,蒋化书称,“我们自己都蒙了,因为本来就跟雀巢没有任何瓜葛。”


目前,母婴产业委员会旗下有三百多个会员单位,蒋化书称,这不过是个普通的行业协会,不用交年费和会费。过年过节时一起吃吃饭,聊聊天,互相认识一下,在生意场上互相帮忙。活动经费都是自掏腰包,在谁那里开会就由谁请客吃饭。


关于收费事项,网易号外曾报道,加入“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需要向蒋化书缴纳一笔金额较大的会员费,“我们交了1万元会员费,是通过微信转账的,没有任何收据发票合同之类的,交5万可以成为副会长单位。一些母婴门店也可以交个几千块钱,成为授牌企业”。蒋化书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的主要收入来源是“讲课,搞培训,给母婴行业的人科普知识,教他们如何经营。”


就此事,记者询问蒋化书,他回复,以公家部门公布的为准。


当问及委员会发起人是谁时,蒋化书称是北京工商大学的老师叫尹传高。记者在百度搜索中发现的确有尹传高,担任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执行秘书长一职。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而搜索天眼查,发现尹传高与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发生股权转让纠纷,案件正在审理中。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蒋化书最后说,“一、我们不是恶意说嘉宝不好,我们跟它无冤无仇、素不相识,这是一个天大的误会;二、我们根本没有说什么全网下架米粉,这是以讹传讹,有人利用我们这个声明,所以这个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场误会;三、就母婴委员会合法性来说,如果是非法的早就被取缔了。”


针对中国商业经济学会母婴产业委员会是否合法一事,记者咨询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陈文明律师,陈律师的回复是,一级社会组织可以通过向主管的民政部门申请开设分支机构或办事处,未经批准成立的社会组织不具有独立的民事主体资格,由此产生的责任应当由起发起人承担责任。


查询中国商业经济学会官网公布的组织架构,其下的确设有二级分支机构。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采访结束后,蒋化书向记者提交了委员会的相关证明材料。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对于事件的进展,《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德勤陷“举报门”,证监会已进行核查,谁撕下了独立审计的“遮羞布”

    下一篇:王文京重出山,用友网络业务发展双降,能否破局云服务?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