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勤陷“举报门”,证监会已进行核查,谁撕下了独立审计的“遮羞布”

2021-02-10 84 0

德勤陷“举报门”,证监会已进行核查,谁撕下了独立审计的“遮羞布”

文:刘青青 王倩

ID:BMR2004


近日,一份来自德勤内部员工的55页PPT举报文件引发关注,并迅速登上热搜。截至2021年2月8日下午3点,该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3.6亿,讨论次数2万次。


据了解,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下称“德勤”)北京分所审计一组员工将一份55页PPT文件群发公司邮件,举报了其工作4年期间一些不合规的人和事,引发了此次“举报门”风波


其中,还有3家上市企业受到波及,包括此前陷入“虐童”事件的美股上市公司红黄蓝(RYB.NYSE)、A股上市公司中国外运(601598.SH),以及港股上市公司博奇环保(02377.HK)。


值得一提的是,在举报文件列举的种种违规现象背后,多位专家表示其为审计行业的普遍现象。作为资本市场的守门人,不仅德勤被举报,而且“四大”光环暗淡,行业合规性、严肃性遭质疑。


而在审计行业乱象背后,折射出的或是审计机构公益性与市场性“难两全”,以及作为乙方去审计甲方(上市公司)的尴尬境地。


目前,“举报门”风波仍在发酵,并且引起监管重视。2月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对德勤事件进行回应,表示已经安排对举报事项进行核查。




55页PPT举报德勤违规




在德勤举报人的55页PPT文件当中,共举报了10起事件,其中7起为个人举报,3起系代离职同事举报,涉及红黄蓝等3家上市公司。


举报内容包括:德勤相关负责人鼓励下属“放飞机”;对财务凭证混乱、缺失的客户出具内控无缺陷的审计报告;底稿中的日期和金额胡编乱造,与实际凭证不一致;项目合伙人接受客户馈赠帮忙掩盖审计问题等


对于此次举报风波以及举报文件内容的真实性,德勤方面回复《商学院》记者称,“我们注意到,目前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有关德勤北京在2016年和2017年个别审计项目的若干质疑。事实上,本所先前收到一名员工通过内部渠道报告的相关事项,并且已对此开展全面调查,未发现任何证据影响我们审计工作的充分性,因此相关审计工作支持我们的审计意见。我们会对收到的任何质疑进行调查。”


值得一提的是,德勤方面回应指出,作为质量控制体系的一部分,公司鼓励员工就可能存在的问题通过保密专线发声。公司严肃对待所有投诉,并由独立的专家团队进行调查。


但据举报文件,举报人表示,其从2018年至今,已与德勤管理层、德勤声誉与综合风险管理部(RRG)进行长达2年、超过30次的沟通,要求德勤方面就审计质量举报事件作出恰当处理、就相关事件对于其绩效评分的影响重新作出公正评估。


“然而遗憾的是,截至目前,所有举报事件中的仍在职的涉事人员仍在从事A股、H股及美股的审计项目工作,并获得相应的晋升。而德勤方面却全面暂停本人职业发展、项目安排及晋升。”举报文件显示。


与此同时,举报人质疑,德勤审计一组管理层多次向德勤其他部门合伙人及审计项目组无关人员泄露本人举报事件具体细节,严重违反《德勤免遭报复政策》及正义之声举报平台相关保密政策。



红黄蓝等3家上市公司被卷入




据了解,该举报文件涉及红黄蓝、中国外运、博奇环保3家上市公司,以及1家非上市公司。


其中,红黄蓝被指违规审计。2017年6月19日至23日,在红黄蓝2016年度审计现场,举报人在抽凭过程中发现先前许多底稿中的日期或金额与实际凭证不一致,而德勤审计项目成员表示很多底稿中的抽凭工作中的日期和金额都是随便填写,且并未执行抽凭程序。


此外,红黄蓝还被举报下属北京培训学校的管理费用基本为高管和董事长孩子在海外消费的报销,如:大量管理层出国购物、奥特莱斯消费、创始人儿子在纽约高消费、学习高尔夫等费用。


德勤经理及合伙人在前一年(2016年)的审计中发现了这一问题,但是在接下来的上市审计中却将管理费用列为不需要进行细节测试的会计科目,而只是进行简单的复核。


红黄蓝项目合伙人单莉莉甚至被指收受红黄蓝价值几万元的美容卡,并在第二年(2018年)的红黄蓝项目上涨审计费,请德勤帮忙掩盖红黄蓝的一些问题,严重违背审计独立性政策。


对于被举报内容,红黄蓝相关负责人回复《商学院》记者表示,“我们已关注到网络上流传的德勤内部员工举报相关材料,有部分内容涉及我公司,我们经与德勤方面沟通,其已对员工通过内部渠道报告的相关事项开展调查,目前未发现任何证据影响审计工作的充分性,因此相关审计工作支持审计意见。”


同时,红黄蓝方面称,“经我公司初步核实,未发现举报内容中所涉及我公司的相关问题,不存在影响审计工作的行为。我们已敦促德勤方面继续开展相关调查。我公司将继续严格执行各项财务和审计工作制度,保持规范运营。”


此外,举报文件称,在中国外运2016年度审计预审现场,德勤项目负责人和审计项目成员教唆、鼓励下属“放飞机”(即:被项目负责人要求不执行抽凭审计程序);中国外运财务凭证混乱、缺失,内控问题严重,却依旧得到了德勤中外运项目审计团队出具的内控无缺陷的审计报告。


博奇环保方面,其被指相关项目在山西阳城审计监盘中发现普遍性的存货减值迹象,很多库存实际已经达到减值标准,然而德勤经理拒绝计提减值准备,并派人重新监盘,得出被审计单位存货不存在异常的报告。


《商学院》记者就举报内容分别向中国外运、博奇项目发送采访函进行求证。不过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对方回复。


另据媒体报道,中国外运的内部人士表示,公司已经注意到网上的相关报道,对此中外运不做表态,以德勤方面的官方回应为准;对于德勤PPT举报内容是否属实,博奇环保方面接电话工作人员表示不知道,而被问及公司目前是否有跟德勤联系,对方则表示,暂时还没有。




“举报门”多败俱伤?




如今,德勤“举报门”事件引发关注,审计行业的种种乱象也被展露在台前。而这次的风波或许是德勤、举报人、“四大”,乃至涉事客户的“多败俱伤”的局面。


首先,德勤作为被举报对象,直接处于舆论漩涡当中,不仅面临内部的整改、口碑的蒙损,还引起了监管的重视


其次,举报人站在风口浪尖也必然要承受相应的压力。在某审计圈资深业内人士眼里,举报人很有勇气,但实际情况是,或因此再在行业中立足有难度,“当然如果确实不在审计圈了,那么对个人的损失也不是很大。”


第三,经此一事,“四大”光环或暗淡。据了解,德勤是世界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于1845年创立于英国伦敦,同普华永道、毕马威、安永三家会计师事务所被称为财务界的“四大”


上述业内人士还表示,其实“放飞机”在审计机构会计事务所其实都是普遍存在的。而且“四大”之间员工是互相流动的,不管是薪酬水平还是管理制度其实都差不多,所以这些问题也是“四大”的普遍现象。


第四,除了审计机构,波及的上市公司所受到的影响甚至来得更猛烈。该业内人士认为,此事的影响对上市公司尤甚。而且红黄蓝是美股上市公司,有做空机制,而且这样把个人消费做到公司账上的行为,财务合规性受到挑战,要受到的监管也更加严厉。


同时,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透镜公司研究创始人况玉清也特别提到,红黄蓝被曝出公司报销高管和董事长孩子在海外的高消费,对投资者信任造成很大的影响。而且往重了说,这甚至可能涉及到职务侵占、涉及违法犯罪。


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也明确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如果有确凿证据证明其下属的培训学校的管理费用基本为高管和董事长孩子的海外消费报销,那么其高管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经手公司开支报销的职务便利,将个人消费支出开具到公司名下的发票,涉嫌构成职务侵占罪。




“放飞机”成普遍现象




目前,德勤“举报门”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2月5日,新华社发文称,德勤被指有猫腻 不能当热闹看。


同时,新华社指出,对此,相关监管部门应高度重视,不置身事外,要及时介入,锁定线索,固定证据,一查到底,不姑息、不手软,坚决维护审计的严肃性、可信度。


随后,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德勤事件进行回应,表示已关注到相关信息,地方证监局也接到了有关举报,已经安排对举报事项进行核查,也要求相关机构内部自查,后续情况将持续跟进。


但就事情的严重程度来看,多位专家告诉《商学院》记者,尽管德勤存在违规,但是类似违规现象其实是行业普遍存在的。


况玉清认为,审计机构未执行必要审计程序是未尽职,如果属实估计要引起监管重视。至于举报人提出来的问题,很多其实是属于“廉洁审计”的范围,但审计机构审计的中心是财务的真实性,所以在商业合理性上审计机构一般不会管的——这个类似政府审计和社会审计,侧重点和内容都不同。


“(德勤)看起来虽然存在问题,但并不致命,因为这主要是不规范性的问题。而多数情况下(审计机构)就没有认真地审计,有的审计连现场都不去,这是行业普遍现象。德勤估计主要是不规范、想偷懒的问题。”况玉清表示。


前述业内人士也指出,“举报门”事件的根源还是审计准则执行问题,提到的比较多的还是职业操守。执行业务过程审计准则很严谨,但在执行的过程中,执行力度由于时间成本的原因就会出现偏差。而且“放飞机”在审计机构会计事务所其实都是普遍存在的,这并不是德勤独有。


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专家丁继华更是直言,“这在‘四大’来说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被审计单位很难去考核审计单位,不管审计单位工作做得认真或不认真,流程与程序是否到位,对被审计单位来说,只要不被审计出问题就好。”




乱象折射审计机构尴尬处境




作为资本市场的看门人,为何审计机构会被认为普遍存在违规现象?为何“放飞机”现象已经见怪不怪?审计机构逐利真的是常态吗?


丁继华表示,从当前的监管趋势来看,很多公司,特别是上市公司暴露出很多财税合规问题,很多问题都不是审计揭露出来的,而是媒体或者竞争对手暴露出来的。


“像‘四大’这些公司,不仅做审计业务,还承接一些上市、管理咨询、内控建设业务,这与审计业务会存在利益冲突,所以他们为了审计之外的业务,很难认真去审计,以上的‘鸡毛蒜皮’之事就很常见了。”丁继华分析道。


前述业内人士指出,审计机构当前的状况,也与其尴尬地位相关。独立审计是比较特殊的形态,因为它毕竟是一个市场经济的产物,是自己开发业务、自己审计、自己收费。


“审计行业虽然是独立的,但它毕竟是个乙方,是上市公司自己掏钱去请审计机构审自己,那审计机构就不可避免地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它既是一个市场化财务,也具有一定的公益性;它既要确保审计质量,又要确保收到款。”该业内人士表示。


尤其是公益性方面,审计师以维护公众利益为己任,维护的是整体利益,但这个职业不像医生、教师等,他们维护公众利益有事业单位为他们买单,审计师还要自己求生存,作为一个乙方供应商去审计甲方,处境尴尬。


该业内人士表示,当然国外也是这种制度,只不过国外的所有权和经营权的分离程度比较高,公司治理比较完善。国内企业的“老板控制”的环境相对还是比较浓厚的。


“说白了,法律赋予了注册会计师‘经济警察’的职能,但是并没有考虑到注册会计师的市场环境和生存条件,有些问题难以避免。”该业内人士总结道。


对此,丁继华提出,媒体应该呼吁,审计机构的审计业务需要独立,需要鼓励和表扬德勤那位敢于较真的举报员工,促进审计行业健康发展,为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审计监督。


诚然,审计机构存在其尴尬处境,也因此滋生诸多乱象,不过从监管角度,违规行为依然需要正视。


独立经济学家王赤坤认为,举报文件提到的审计机构种种违规现象,恐怕是业内的潜规则,长期以来,这些潜规则属于“民不告官不究”的状况,业内人士甚至习以为常。如今这次揭露,如同报官,恐怕还要追究一下,向公众作个交代。


“首先,德勤官方作为‘四大’之一,历来是业绩典范,出现目前的丑闻,恐怕要内部深刻调查,一方面给公众和监管做个交代,一方面要整顿工作作风。其次,监管层面,在监管层屡屡出台政策,加强监管,要求各环节透明和规范的背景下,德勤此次被曝光,恐怕要被监管层盯上。此事甚至可能促使监管层面对过去这些‘乖孩子’另眼相看。”王赤坤表示。


“每次危机的出现,都是既有‘危’也有‘机’,相信此次的事件对行业规范有促进作用。”王赤坤总结道。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再遭反垄断举报!博泰车联网怼腾讯,纠纷背后谁主车联网?

    下一篇:雀巢“实名举报”再发酵,独家对话蒋化书:我们与嘉宝无冤无仇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