拟定增68亿元!富滇银行部分监管指标未达标,年内能否完成IPO辅导?

2021-11-16 113 0

文:闫佳佳  石丹

ID:BMR2004


近日,证监会官网信息披露对富滇银行定增申请的审核意见,同意富滇银行发行不超过20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8亿元。同时,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关联方授信监管指标是否达标,是否存在行政处罚风险;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低于监管标准的影响。

目前,富滇银行资本充足率有所下滑。根据富滇银行2021年三季度报告,截至2021年9月末,富滇银行资本充足率13.29%,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73%,一级资本充足率9.73%,分别较去年同期下滑了0.47个百分点、0.29个百分点、0.29个百分点。

在资本面临补充的境况下,该行盈利能力出现波动,营业收入出现下滑。截至2021年9月末,富滇银行资产总额为3132.70亿元,较年初增长2.03%。实现营业收入43.43亿元,同比下滑1.27%;实现净利润5.09亿元,同比增长37.94%。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8年富滇银行便提出上市目标,该行在2020年年报中提出2021年完成上市辅导工作,然而目前该行上市仍未有相关进展。《商学院》记者就其增资扩股以及上市进展等相关问题致函富滇银行,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增资扩股遭问询




11月4日,证监会披露对富滇银行定增申请的审核意见,同意富滇银行发行不超过20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8亿元。然而,在证监会关于富滇银行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意见中,证监会要求该行说明关联方授信监管指标是否达标,是否存在行政处罚风险;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低于监管标准的影响。富滇银行也对此进行了回答。


拟定增68亿元!富滇银行部分监管指标未达标,年内能否完成IPO辅导?

图源:证监会官网


具体来看,富滇银行单一关联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指标在2020年末、2021年3月末超过了15%的监管上限。该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对此表示,公司已开始逐步压缩相关关联集团客户的授信规模,2021年6月末该指标下降至14.50%,符合监管要求。在不考虑发行费用、利润累计等因素的情况下,假设按本次发行价格为经核准和备案的评估值3.09元/股、增资扩股20亿股测算,本次增资完成后公司单一关联集团客户授信集中度指标下降至12.36%,符合监管要求。

此外,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及2021年3月末,富滇银行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15%、0.19%、0.22%,资本利润率分别为2.23%、2.73%、3.43%,低于监管标准(监管规定商业银行资产利润率不得低于0.6%,资本利润率不得低于11%。)。证监会要求富滇银行补充披露资产利润率和资本利润率不达标对申请人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是否存在被监管机构采取监管措施或者行政处罚的风险。

富滇银行在定向发行说明书中表示,该行虽存在部分监管指标未达到监管要求的情况,但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属于盈利能力指标,反映商业银行的经营效益,不属于审慎经营指标,历史经营中公司也未出现因上述监管指标不合格而被监管部门实施行政处罚的情况。

《商学院》记者发现,本次并非富滇银行首次通过增资扩股补充资本。此前,2019年10月,富滇银行以2.98元每股的价格通过国有独享资本公积出资转增股本和现金出资的方式增加注册资本15亿元,全部用于补充该行的核心一级资本。该行股份总额由47.5亿股增加到了62.5亿股。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告诉《商学院》记者:“由于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模式,每年需要有新增投放,相应地需要有资本补充。中小银行扎根地方经济,支持‘三农’和中小微企业发展,然而受制于不得跨区域经营,业务量相对较小,面临着‘规模不经济’的问题,提升规模经济效益需要补充资本金。”

联合资信表示,在疫情影响下,中小银行抵御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弱,资产端信用风险管理压力较大,亦会导致其面临一定的资本补充需求。

中小银行资本补充方式有利润转增、定向增资、引进战略投资者、上市、发行优先股、可转债、二级资本债券、永续债等多种渠道。郭田勇表示,通过增资的方式补充资本比上市简单,寻找投资者或者原有股东增加持股数量等。增资后银行资本得到一定补充,有利于扩张业务。

博通分析资深分析师王蓬博也表示:“定增的方式补充资本对银行来说负担相对较小,主要还是在不确定性增加的基础上提高风险抵御能力。”




盈利能力受困,利润转增较弱





近年来,受盈利能力下降影响,富滇银行利润留存对资本的补充作用较弱。2017年到2019年,富滇银行净利润由11.26亿元下滑至3.78亿元。其中在2018年,富滇银行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下滑90.61%。


2020年,富滇银行经营出现好转,营收净利实现双增,净利润增长至5.40亿元,同比增长43.32%。但是在今年前三季度该行营业收入再次出现下滑,截至2021年9月末,富滇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3.43亿元,同比下滑1.27%;实现净利润5.09亿元,同比增长37.94%。


该行在营业收入下滑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实现了增长,导致其净利润出现增长的是同期信用减值损失减少。截至2021年9月末,该行信用减值损失为20.90亿元,同比减少3.9亿元。


从代表银行盈利能力的各项指标看,截至2020年末,该行净利差和净利息收益率分别为1.62%、1.70%,均同比减少了0.28个百分点。此外,其成本收入比为40.73%,增加了0.09个百分点。上述数据显示,富滇银行盈利能力下滑。


联合资信对最新的评级报告数据显示,富滇银行营业收入面临一定的增长压力,且随着信贷资产质量的下行以及较大的不良资产处置,导致其资产减值损失处于较高水平,对净利润产生不利影响,盈利水平较弱。


值得注意的是,近几年该行资产减值损失较高,竟是净利润的数倍。2018年至2020年末,该行资产减值损失依次为28.71亿元、24.47亿元、23.79 亿元;净利润依次为1.06亿元、3.77亿元、5.40亿元。


王蓬博表示:“银行资产减值损失高于净利润数倍有很多原因,比如银行为吸收存款平均利率增加、设备包括技术设备折旧、坏账率上升等等。银行还是要增加信贷管控力度,同时尽快完成信息化升级,带动利润率上涨。”


富滇银行资产减值损失较高的原因还需要追溯到2018年,联合资信指出,2018年五级分类审慎调整导致富滇银行不良贷款规模明显上升,该行计提了较大规模的资产减值损失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对当期净利润形成较大的负面影响。


拟定增68亿元!富滇银行部分监管指标未达标,年内能否完成IPO辅导?

图源:富滇银行2020年年报


2018年,该行不良率提升至4.25%,拨备覆盖率却低至104.88%,甚至低于最低监管红线120%。此后,该行不良率开始出现下滑,2019年和2020年,不良率分别为3.10%、2.30%。虽然不良贷款率在近两年在下滑,但仍然处于较高水平,高于同期商业银行平均不良率。


2018年富滇银行资产质量突然大幅下降与其内部管理同样有着重要关系,该行因内控管理不到位,其党委委员、副行长孔彩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南省纪委监委官网刊发了相关专题片对孔彩梅严重违纪违法案件进行剖析,专题片内容披露了孔彩梅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涉嫌贪污、受贿、高利转贷、骗取贷款等多项违法犯罪行为,违纪违法所得共计3180余万元。


孔彩梅的行为也为富滇银行带来巨额损失,在其任职期间多次违规发放贷款,其中在2013年向昆明一家房地产公司违规发放贷款数亿元。


就在孔彩梅落马前一个月,云南省纪委监委刚公示了“富滇银行党委巡视整改情况通报”,内容显示,在云南省委巡视组巡视富滇银行党委后提出了不少问题,其中包括选人用人导向不正,“攀龙附凤”、近亲繁殖、频繁调整干部、违规提拔干部等问题突出。此外,该行信贷管理乱象丛生,风险管控不力等。


此外,富滇银行还因基金销售业务违规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2020年12月,证监会云南监管局公开信息显示,在对富滇银行的基金销售业务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该行存在产品宣传推介材料审核要点较为简略,且多为形式审核要求等5项问题,遭到云南监管局警示处罚。




冲刺IPO




富滇银行于2007年在原昆明市商业银行基础上重组成立,是云南省目前唯一的省属城市商业银行。富滇银行品牌创立于1912年,是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银行品牌。随着贷款及垫款以及投资规模的大幅增长,2020年资产规模突破3000亿元。


早在2018年年报的董事长致辞中,富滇银行便明确提出了“增资+上市”两步走的资本补充思路。2019年6月,富滇银行召开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启动H股上市相关工作的议案,上市筹备工作就此启动。


该行2020年报中提出2021年工作重点有“全力推进上市准备及增发股份工作”。富滇银行表示,全力推进《富滇银行2021-2023年资本补充方案》执行,全面启动2021-2022年新一轮增资扩股工作,募集资金不低于60亿元,补充核心一级资本,进一步夯实上市前的准备工作;同步启动2021—2023年上市IPO筹备工作,力争2021年末完成上市辅导工作,为上市奠定坚实的基础。


富滇银行正在加紧上市,然而管理层却不断变动。2018年可谓是富滇银行“多事之秋”,在经历副行长落马以及经营情况遭重创外,原董事长夏蜀被调离,作为昆明市副市长的洪维智任职富滇银行董事长。一年后,原行长杨敏被调离,原副行长代军升任行长。


今年,担任该行3年董事长的洪维智辞去董事及董事长职务,根据云南省委、省政府决定,洪维智将调离该行至其他单位工作。2021年9月初,云南省人民政府发布人事任免通知,决定代军任富滇银行董事长,免去其富滇银行行长职务。至今,该行行长一职还未公示人选,为推进上市进程,行长一职也需及时补位。


此外,2020年12月,白剑龙任富滇银行董事会秘书、审计部总经理。白剑龙曾任云南证监局公司监管处处长,云南证监局办公室主任,中国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郭田勇表示:“白剑龙的任职应该会对银行IPO有所帮助,因为董秘与公司在资本市场的活动相关,银行的上市、信息披露、证券事务等都需要董秘负责,所以董秘需要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员担任。”


不过,富滇银行正在谋求上市,第二大股东却着急退场。2021年2月,该行第二大股东中国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拟对外转让其持有的富滇银行的所有股份,共计9亿股,占总股比14.4%,委托上海联交所广泛征集意向投资人。


中国大唐集团财务有限公司曾是富滇银行并列第一大股东,但是在2019年银行增资扩股后,股权被稀释,变为第二大股东。《商学院》记者对于其持有的富滇银行9亿股股权,现在是否有投资人接手等相关问题致电大唐集团,对方表示:“关于富滇银行项目还不清楚未来进展,不接受采访。”


对于富滇银行经营状况、股东情况以及上市进展等,《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揭秘奈飞密码:如何坐收“鱿鱼之利”

    下一篇:手游《哈利波特:魔法觉醒》被指涉嫌侮辱女性玩家?官方回应来了!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