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2022-06-11 281 0

文:刘青青 石丹

ID:BMR2004


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普济医院验收图,图源:宁波市海曙区政府官网


近日,一桩“悔捐”事件发生在上市公司雅戈尔(600177.SH)身上。


作为男装巨头的雅戈尔,建一家医院是大事,捐一家医院更是大事,而在宣布捐出普济医院的第6天又悔捐,实在叫人目瞪口呆。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让董事会、监事会“反悔”,让股东之间“争议”,让上市公司雅戈尔陷入舆论风波的医院,是雅戈尔告别大健康的“谢礼”,也是雅戈尔在长久的“副业超越主业”发展过程中的又一次挣扎。在其“捐赠公告”中提到捐赠普济医院的原因之一是,“若继续投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不利于公司聚焦资金和精力发展主业。”


毕竟,在雅戈尔开起医院之前,早已不再是单纯的服装公司,而是形成了“服装+房地产+投资”的商业版图。长期以来,雅戈尔服装板块带来的净利润远不如地产板块及投资板块,在此情况下,将服装视作主业,实在名不副实。


捐赠一事为何时隔5天就变卦?为何要选择捐赠而非出售等方式?服装业务还是雅戈尔主营业务吗?雅戈尔的多元化布局将如何继续?《商学院》就此向雅戈尔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价值13.6亿的“悔捐门”





雅戈尔悔捐的原因据称是听取股东意见后的结果,但是背后反映的是其作为上市公司对小股东利益的漠视甚至无视。


“悔捐门”源自雅戈尔的一场“突如其来”的捐赠事宜。


5月17日,雅戈尔发布《关于对外捐赠的公告》,向宁波市人民政府捐赠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拟捐赠资产的账面价值为10.74亿元,尚须支付的合同金额为2.86亿元,预估价值为13.6亿元(以决算为准)。


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图源:Wind金融终端


雅戈尔方面指出,近年,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加大,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纵深推进,且公司缺乏相关行业的运营团队和经验,若继续投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不利于公司聚焦资金和精力发展主业。


因此,公司决定在资源、资金、团队和管理上进一步聚焦主业,调整现有产业结构,拟将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捐赠给宁波市人民政府,具体捐赠方案提请股东大会授权公司经营管理层与宁波市人民政府商定落实。


彼时,雅戈尔召开第十届董事会第二十二次会议、第十届监事会第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对外捐赠的议案》。但在5天之后(5月23日),雅戈尔再次发起董事会会议、监事会会议,双双全票通过了关于终止对外捐赠的议案,由此,“悔捐门”一事闹得沸沸扬扬。


上述两个内容高度一致的“悔捐”会议给出了一模一样的理由——“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听取了广大股东的意见,公司决定终止本次对外捐赠事项。”


也就是说,雅戈尔宣布向宁波政府捐赠一家价值13.6亿元的医院,但是广大股东(包括中小股东)不同意。


对此,北京市知识产权库专家董新蕊指出,雅戈尔悔捐的原因据称是听取股东意见后的结果,但是背后反映的是其作为上市公司对小股东利益的漠视甚至无视,作为上市公司,无偿捐赠会对公司业绩造成较大影响,另外悔捐的不诚信行为也会对公司声誉造成不良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认为,当初投资普济医院的时候或许愿景是好的,但从实地经营角度来说,自身的能力、水平、经验、资金等局限,以及商业开发的客观环境的变化等种种原因,可能导致最终选择将医院整体出手。


“而在选择出手的时候,将对象拟定为宁波政府,将出手方式拟定为捐赠,背后肯定也有一些中小股东不了解的情况。不排除回报社会等出发点,常见的也包括资产负债情况、后期投入等,进而选择将一系列的资产及相应的纠纷、责任等移交给地方政府。”王鹏表示。




风波中的普济医院:耗时4年难落地





无论如何,耗时4年多修建的医院,不仅计提减值准备不断提升,而且被曝无法投入正常使用。


随着“悔捐门”舆论风波的发酵,此次捐赠事宜的焦点——普济医院,也浮现在大众眼前。


公告指出,2018年5月24日,雅戈尔以7509.64万元的价格竞得宁波市海曙区集士港镇CX06-05-02g 地块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土地用途为医疗卫生用地,拟筹建三级甲等标准的大型综合医院,并以此为依托发展健康产业,实现地产板块的转型探索。


2018年10月,普济医院正式动工,各方人马都满怀期待。


据介绍,普济医院是一所按三级甲等标准建设的大型综合性医院,由国际医疗中心、综合楼、配套用房和地下室等组成,总建筑面积超21万平方米,占地面积8.16公顷,毗邻规划建设的地铁6号线。


宁波市政府官网指出,普济医院总投资近20亿元,投入使用后,前期可提供床位1600张,将改变宁波城西没有大型医院的历史。


同时,宁波普济医院委托宁波市第二医院全面管理,希望依托宁波市第二医院强大的专家技术力量和先进的管理水平,结合民营医院灵活的机制,打造培养成为宁波乃至华东地区一流的大型综合性医院。


但这可以说是万众期盼的工程耗时4年才完成验收,却迟迟不能开业。


早在2018年普济医院破土动工时,宣称预计2019年春节前可完成桩基施工,2021年10月全面投入使用。后来,在2020年9月,普济医院召开2020年新员工入职仪式,宣称预计将于2021年年底前开业。但到2021年底,雅戈尔财报显示普济医院的工程进度其实仅为60.08%。


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普济医院新入职的员工团建,图源:雅戈尔集团官方微信公众号


显然,一次次的预测都没能真正实现,反而是雅戈尔关于普济医院的计提减值准备金额在不断提升,从2020年的0.24亿元上升至2021年的0.48亿元。


直到2022年4月,普济医院终于完成验收。不过,据报道,医院已经建成了,但医院附近的公共交通项目并没有及时跟上,无法投入正常使用。对于该消息,雅戈尔方面并未回应其真实性。


无论如何,耗时4年多修建的医院,不仅计提减值准备不断提升,而且被曝无法投入正常使用。


4年时间里,普济医院已经从万众期待落到了争议不断的境地,至今前景难料。




服装界的巴菲特:

打造“服装+房地产+投资”版图





尤其是雅戈尔投资中信证券、以每股约1.01元的成本参与宁波商业银行的组建一事,被视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传奇。由此,李如成也被称为“服装界的巴菲特”。


 “悔捐”事件给雅戈尔创始人李如成招来了不少骂声,这位“服装界的巴菲特”正面临“慷他人之慨”“出尔反尔”等质疑。


李如成是经历过知青下乡的那一批年轻人,是从苦难中磨砺出来的企业家。1980年,已近而立之年的李如成返城来到一家简陋的“青春服装厂”——那是雅戈尔集团的前身(创建于1979年)。


加入青春服装厂后,李如成既当设计师又当调度员,还跑去联系合作伙伴、找市场,不久就带动厂子利润猛增,并成为了青春服装厂的厂长。


在经过横向联营、创立第一个品牌“北仑港”之后,1990年8月,在李如成的精心运作下,一个全新的中外合资企业雅戈尔制衣有限公司宣告成立。


YOUNGOR(雅戈尔)是“青春”两个字的英文名称,李如成认为“雅戈尔”既有着“青春”厂的历史延续,又寄托着对未来的期待,且无论是英文还是中文,均书写流畅,音节朗朗上口,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创意。


这时候,李如成的“野心”已经慢慢显露出来。他选派大批员工到国外留学取经,按照国际顶尖产品的标准来制订企业的工艺、技术流程和质量检验体系。这种“创国际品牌”的信念让雅戈尔迅速壮大,订单如雪片般飞来,李如成形容当时的情形为“挡都挡不住”。


1991年,“雅戈尔”品牌获“中国驰名商标”称号,为当时中国服装行业仅有的两家之一。直到现在,雅戈尔依然是全国纺织服装行业的龙头企业,男衬衫品类连续25年获得全国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男西服品类连续22年获得全国市场综合占有率第一。


同时,主品牌“雅戈尔”多年来持续保持国内男装领域主导品牌地位,以此为基础,形成了MAYOR、Hart Schaffner Marx、HANP为延伸的立体化品牌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传奇服装公司还有着其他“传奇”:它在1992年涉足地产开发领域、1993年涉足资本投资领域,1998年挂牌上交所,挂牌当日收盘价比招股价高出138%……


雅戈尔官网显示,公司是中国最早进入房地产市场开发领域的民营企业之一,从1992年起步至今,始终坚持“品质地产先行者”的品牌理念。据了解,其在浙江宁波、江苏苏州不断购置土地,一度成为长三角地区高价收地的“地王”。


而且,雅戈尔同样是中国较早进入专业化金融投资领域的民营企业之一。其1993年开始介入股权投资领域,随后进一步涉足了证券、银行等金融领域,先后投资了广博集团、宜科科技、中信证券、宁波银行、海通证券等多家企业。


尤其是雅戈尔投资中信证券、以每股约1.01元的成本参与宁波商业银行的组建一事,被视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传奇。由此,李如成也被称为“服装界的巴菲特”。


雅戈尔官网表示,公司下设时尚、房地产、投资、国贸四大产业,但在市场眼里,雅戈尔“服装+房地产+投资”的商业版图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不务正业”的男装巨头:

服装板块净利润占比仅18%





以2021年的财务数据来看,雅戈尔营收136.1亿元,同比增长18.57%。其中,服装板块带来的净利润为9.4亿元,占总净利润的18.3%,反而是地产板块净利润占比达44.6%。


在王鹏看来,雅戈尔布局健康产业实际上还是在讲地产行业的故事。毕竟,连普济医院和雅戈尔的故事,也是从一块医疗用地开始的。


2021年雅戈尔又以3.24亿元拿下海曙区集士港镇的另一个地块,地块用途为其他商服用地(养老机构用地),与普济医院地块相邻——在医院周边再拿地建设养老项目,实现医疗、养老产业互补的心思昭然若揭。


可以看到,“服装+房地产+投资”的“三驾马车”已经带领雅戈尔走了很远了。


长期以来,雅戈尔的品牌服装业务、地产开发业务、投资业务都是雅戈尔财报中的主要营收板块,但实际上雅戈尔几乎已经变成了“一家穿着时尚板块外衣,吃着地产和金融投资饭的公司”。


财报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雅戈尔每年的服装板块的净利润在6亿至10亿之间徘徊,但地产板块和投资板块带来的净利润均远超服装板块。


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图源:《商学院》根据雅戈尔财报数据整理


计算可知,2015年至2021年,雅戈尔的服装业务带来净利润57.2亿元(按每年净利润的约数相加),而这7年以来,地产板块净利润已经达到102.3亿元;投资板块带来的净利润更是达到128.8亿元。


以2021年的财务数据来看,雅戈尔营收136.1亿元,同比增长18.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1.3亿元,同比亏损29.15%。其中,服装板块带来的净利润为9.4亿元,占总净利润的18.3%,反而是地产板块净利润占比达44.6%。


王鹏指出,雅戈尔作为中国老一代的服装品牌,在中国经济市场发展早期,尤其是“洋品牌”没有入华之前,雅戈尔的品牌知名度、市场占有率、盈利能力都是非常值得称赞的。


“到现在,一方面,国内的服装、服饰领域涌现了大量的休闲快消品牌,比如海澜之家、七匹狼、美特斯邦威等,包括李宁、安踏等运动品牌也开始进军休闲服装和商务休闲领域,竞争日趋激烈。另一方面,大量的洋品牌入华也在不断蚕食雅戈尔的品牌知名度、市场占有率等。”王鹏表示。


“而当雅戈尔本身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时候,获得了一定的资产之后,随着业绩增长放缓,盈利能力受到侵蚀,自然会进行进一步的扩展和转型。”王鹏表示,雅戈尔在转型过程中正好赶上了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段——尽管房地产的转型和它原有的产业链没什么关系,但是从这盈利能力角度来说,确确实实给公司贡献了非常多的盈利。


而接下来,投资也是类似的故事在雅戈尔身上延续——看似毫不相干,但是收益丰厚。“雅戈尔的‘三驾马车’就是在这样内外因共同的影响下形成的,是公司求升求变的结果。”王鹏总结道。




告别大健康:多元化走向何方?





作为一家有梦想的企业,务必要从自身的能力、禀赋、团队和资源角度出发去进行产业布局,否则不利于企业长期的发展,也不利于企业形象。


“三驾马车”带来的收益实在叫人难以拒绝,李如成也曾坦承,做地产、投资,赚钱比卖服装来得快。


而且,在形成三大业务板块之后,雅戈尔又开始进军大健康,包括成立雅戈尔健康产业基金、建设医院、建养老基地等。


不过,在服装界的巴菲特的身上,改变早就悄悄发生了。早在2016年,李如成高调宣布用5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雅戈尔的“回归”就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到2019年,公司对发展战略作出重大调整——未来将进一步聚焦服装主业的发展,除战略性投资和继续履行投资承诺外,公司将不再开展非主业领域的财务性股权投资,并择机处置既有财务性股权投资项目,以进一步聚焦纺织服装主业的发展,减少资本市场波动对公司的不确定性影响。


这意味着,雅戈尔将逐渐剥离投资业务。尽管在市场眼里,如日中天的投资业务的剥离是十分缓慢的。


2020年,李如成在《致股东信》中就提及,“如何将现有的多元化产业实行有效的整合与取舍,我们将面临的痛苦的抉择。”


2021年,李如成愈发深思谨慎:多元化经营,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是对还是错?多产业经营雅戈尔能维持多久?新踏入的很多新兴产业雅戈尔能否成功?公司也将重新探索,有所取舍。


同时,2021年公司发展战略直言“优化产业布局,退出健康产业”。而在2022年5月,在捐赠事宜当中,雅戈尔也重申:“为进一步聚焦时尚产业建设,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公司拟退出健康产业。”


总之,雅戈尔正在告别大健康,并且愈发频繁地提及服装主业,企望能从多元化发展的格局当中调转船头。


对此,王鹏指出,中国的民族品牌、老牌企业要如何走下去,如何进一步做大做强,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我认为,要不要持续聚焦主业、要不要搞二次创业、搞产业创新等问题的答案,归根结底其实是要‘小步快跑’,不要在其他行业过分追求利益,而是要跟主营业务相结合,搞好主营业务,在主营业务的上下游产业链进行布局,可能会更加稳健。”王鹏表示。


王鹏提到,在企业经营的路上,对于一些好的方向有商业敏感度是可以的,但不能完全去跟风。尤其是作为一家有梦想的企业,务必要从自身的能力、禀赋、团队和资源角度出发去进行产业布局,否则不利于企业长期的发展,也不利于企业形象。


向来低调的李如成在2021年《致股东信》中写满了问号,但是也依旧谦逊至极。他说,公司是在中国社会转型时期发展壮大起来的,如今已发展40余年。随着社会竞争越来越国际化,在企业发展中短板也越来越暴露无遗,文化建设、制度建设、团队建设都摆在公司发展的议程上。


如今,老牌服装企业雅戈尔,现在已进入二次创业创新的发展阶段。而接下来要拉动盘子的,到底是誓要剥离但又财源滚滚的投资业务,还是受政策影响极大的地产业务,抑或者是李如成心心念念的服装主业,一切都要拭目以待。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下一篇:屡陷 “裁员争议”背后,“最懂年轻人”的B站怎么讲好商业故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