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2022-06-12 277 0

文:闫佳佳 石丹

ID:BMR2004

 

元宇宙、区块链带火了NFT,NFT藏品、NFT游戏风靡全球,创业者找准时机纷纷入场。2021年底,澳大利亚华人Yawn Rong和Jerry Huang将NFT与运动结合推出StepN跑鞋,倡导用户穿虚拟鞋跑步赚钱。

 

但近日,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投资者的“跑步赚钱”梦碎了?

 

 

 

谁是StepN

 

 

 

2021年8月,在澳大利亚的Yawn Rong和其邻居Jerry Huang一起讨论当时风靡全球的链游——Axie Infinity,这让他们深受启发。于是,拥有10年游戏经验制作的Jerry Huang与拥有5年加密货币投资经验的Yawn Rong,将链游中的代币经济学和游戏与运动相结合,受玩游戏赚钱启发成立了StepN,倡导跑步赚钱。于是,在2021年12月,StepN上线公测版,玩家可以使用自己的运动数据作为游戏化输入,然后获得代币和NFT奖励。 

 

2022年1月20日,StepN完成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印度红杉资本和Folius Ventures共同领投;4月6日,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宣布战略投资StepN。

 

StepN官网信息显示,刚成立半年, StepN在全球就拥有超过300万月活跃用户。StepN月收入超7亿元,每日交易费用净利润达3342万元。其中,在5月21日StepN官方举办的项目问答活动上,StepN称跨链到BSC(币安智能链,可描述为与币安链平行的区块链),会带来更多用户量,次日其协议收入就超过了5000万元,官方的协议是在用户购买跑鞋赚取GST代币的这个过程中,官方按照6%的市场交易额收手续费。

 

有报道称,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具有影响力的投资人朱啸虎花费2700美元(约合人民币18000元)买入虚拟跑鞋,并在朋友圈称“第一天跑步赚了30美元,买鞋费用3个月才能回本。”然而刚“穿上”不到一周便迎来账户被清退的消息,回本也变得遥遥无期。《商学院》记者就此事向朱啸虎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元宇宙理念、区块链技术本来是中性的,但因为币圈的存在使实际落地项目变成了各种代币项目,StepN就是众多项目之一。”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研究所研究员陈佳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他还提到朱啸虎投资此项目并不意外,StepN项目的投资技术含量并没有大家想象得高,而且这种初创项目具有较大不确定性,投资人一般采取广撒网式投资理念。需要明确的是,其代表性不在项目本身,而在项目所在的行业,职业投资人一般不会因为名人投资就盲目跟进,尤其是某行业涉及到法律风险时。

 

就项目本身而言,StepN只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小游戏,但双币机制(即GST——游戏内代币;GMT——StepN应用中的原生治理代币)的引入让它一跃成为一个投资品。中国一直严格管控加密货币,StepN也因此面临合法化挑战。近日StepN为响应监管退出中国大陆,记者就其失去部分市场对经营有何影响、当前存在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合法化带来的挑战等问题致函StepN,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NFT+跑鞋

 

 

 

5月21日朱啸虎称,“买入了一双虚拟跑鞋,有点类似去健身房,买鞋子的钱相当于健身房的会员费,跑得多的人,健身房是亏损的。但大部分运动不足的会员,健身房是可以赚钱的。”他也提到StepN这种模式在国内有被监管风险。

 

StepN是基于Solana区块链构建的Web3.0跑步运动APP,带有社交和游戏元素,玩家可以通过在户外散步、慢跑或者跑步赚取收入(游戏内代币GST),可用于升级和铸造新的运动鞋。StepN经济模式逻辑导图为购买鞋子——积累能量——走路/跑步消耗能量——获得GST奖励——使用GST修复受损的鞋子——使用GST升级鞋子——分配鞋子属性——剩余GST为收益——继续积累能量。

 

前有“边玩边赚”(play to earn)模式的Axie Infinity游戏,通过购买宠物(NFT)并培养、比赛获得收入。后有“边跑边赚”(Move to earn)的StepN。陈佳表示,“StepN跑鞋与此前大火的趣步有些类似,原则上来讲,他们都是基于区块链的一个体育类项目,而且都存在加密货币的应用,将代币作为游戏内的激励机制。代币项目一开始会进行大规模宣传,称其会成为增值资产,呼吁大家购买,但是最后往往因为加密资产没办法让投资者长期持有,项目方会在短期内将泡沫做大,让后来者承担成本,然后崩盘。”2019年10月,趣步APP因涉嫌传销、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行为被市场监管部门立案,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人民日报》、《法制日报》等主流媒体也评论其“‘玩着就把钱赚了’,不过是美丽的谎言”,提醒消费者注意这类“能赚钱”APP背后的猫腻。 


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趣步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后,类似模式再次出现。2021年12月20日,StepN正式开启了公测,2022年1月,StepN宣布完成5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仅推出两个多月的时间里,StepN就已拥有超过来自180多个国家的用户,并且日留存率达到80%。有观点认为,StepN的爆火可以归结为两点,一是先发优势,二是价格暴涨。StepN小众赛道的选择、用户需求的满足、团队快速开发落地、模型与玩法上的思考、大量行业领袖的“自来水”是其兴起的助力。此外,加密货币暴涨,人们看好此类项目,纷纷涌入其中。

 

StepN是一款融合了GameFi(游戏)和 SocialFi(社交) 元素的应用(StepN借助 Game-Fi,推动人们走向更健康的生活方式,应对气候变化并将公众连接到Web3.0,同时依靠其Social-Fi方面构建一个持久的平台,培养用户生成的Web 3.0内容。),通过 move-to-earn 模式吸引了众多加密圈外的用户。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也对此向《商学院》记者表示,“NFT是一种工具,这种工具为数字资产提供了确权方式,并增加了稀缺属性,所以“NFT+”的模式在2021年引发了关注,再叠加2021年虚拟加密货币价格高涨,从而激发了市场炒作的热情。”

 

运作模式来看,StepN采用了双代币经济模型,其中GST为游戏内代币,主要通过运动的方式获得,代币本身没有供给量上限,其用途为APP 功能中的费用支付媒介,包含配对铸造、修复、运动鞋升级、宝石升级、解锁插槽、重置运动鞋属性等;GMT全称为Greenwich Mean Time(格林尼治平太阳时间)是StepN应用中的原生治理代币,和比特币一样,限量供应,总量60亿枚。

 

对于其双代币经济模型设计,陈佳表示,“这一设计参照了比特币(Bitcoin),比特币出现时是为了对抗美元的通胀,2008年Satoshi(中本聪)预感到美元体系爆炸,货币不断发行,美元以及美元体系下的资产出现问题,所以中本聪提出比特币概念,并于2009年发行了2100万枚(双方直接交易并为此设立信任机制而且数量有限,不存在通货膨胀)。由此来看,比特币设计的初心是好的,但是比特币衍生出各种代币类别,比如以太币(ETH)、莱特币(LTC)、狗币(Dogecoin)等,使得比特币突破了个数限制,而且比特币交易过程中可以无限细分,所以其数量限制失效,最后导致一枚比特币最高峰时价值高达6万多美元。”

 

他还提到StepN内代币GST(Green Satoshi)也出现了“Satoshi”元素,StepN采取双代币模型并对其中一种代币限量供应,由于两种代币是挂钩状态,所以限制一种代币发行数量就形成了相对稳定的机制,防止大家恶性套现,也是与趣步的不同之处。但是虽然加密货币存在不炒作基因,但最后一定会走向炒作。

 

与NFT有关的一切都离不开区块链,国外有名的区块链被称为“公链”,有以太坊、BSC、Solona等,中国大多为“联盟链”,有名的有腾讯的至信链、蚂蚁的蚂蚁链等。StepN则选择了Solona公链。

 

在智能合约方面,以太坊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顶级的加密货币。许多加密货币利用以太坊区块链,以太坊为中心应用的核心。但是,以太坊的核心问题十分突出,即可扩展性问题。许多加密货币投资者和社区当前更看好Solana等项目,Solana公链转账速度快,手续费低,比以太坊的链上体验大大提高。

 

不过,当前StepN仍处于测试阶段,很多功能未开通。在StepN的白皮书中,其列出了三种游戏模式:单人模式(Solo Mode)、马拉松模式(Marathon Mode),以及背景模式(Background Mode),单人模式是目前唯一已经开通的模式。

 

在单人模式下,用户配备 NFT 运动鞋,通过移动赚取代币(GST)。但运动时需要消耗需能源,每1能量等于5分钟的运动。就其中以慢跑鞋为例,用户买入 NFT 运动鞋后,跑步10分钟消耗2个能量,获得10个GST,每日想要获得更多的能量则需要升级鞋子或购买更多鞋子。

 

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图源:stepN官网

 

鞋子质量分为灰鞋(常见的)、绿鞋(罕见的)、蓝鞋(稀有的)、紫鞋(史诗)、橙鞋(传奇的)。2022年6月9日,“StepN助手”微信小程序提供的信息显示,单双灰鞋成本为1127元,升级成本为250元,每日净收益为8.95GST(GST实时价格降至0.55美元)相当于4.9美元(32元人民币),回本周期为41天。不过,此前鞋子价格远远高于当前水平,随着代币价格下滑,回本周期也逐渐变长。

 

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走势成迷,风险加大

 

 

 

但很快,StepN迎来高点后的转折。2022年5月27日,StepN在其官方社交媒体发布公告称:“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StepN将对APP用户进行清查,若发现中国大陆地区用户,则StepN将依据使用条款对其账户于2022年7月15日(UTC+8)24:00 停止提供GPS及IP位置服务。”当日StepN跌幅一度接近40%。

 

NFT虚拟跑鞋StepN宣布退出中国大陆,“跑步赚钱”梦碎了?

 

不少观点认为,StepN清退中国大陆用户是因为数据合规问题,StepN收集的用户数据有KYC获取的个人信息;用户GPS数据,用户实时地理位置。目前,《网络安全法》《数据安全法》和《个人信息保护法》作为数据合规领域效力级别最高的三部法律,建立起了我国数据安全法律的基本框架。市场主体对数据的采集、处理、流动等也不能为所欲为,数据跨境也涉及国家级安全问题,还要受到法律法规的限制和规范。

 

受此影响,近期代币价格也一路下跌,5月份GST价格从42美元跌到3美元,进入6月,GST价格继续下跌,价格低至0.99美元。2022年6月2日,SOL价格保持不变,40美元左右,S链GST价格当日下降17.5%,S-GST价格为0.99美元。GMT价格下降15.25%、价格为1美元。

 

GST和GMT价格波动剧烈,以朱啸虎购入的2700美元鞋子为例,当GST价格处于最高位42美元时,每天限时跑步赚10GST相当于420美元,只要跑步1周就能回本。但是当前GST价格大幅下滑,每天跑步获得的10GST相当于10美元,需要跑步9个月才能回本。如果代币价格继续下跌,那么回本将变得遥遥无期。

 

区块链技术发展为何催生了NFT项目?陈佳表示,区块链技术存在比较广义的两大落地难题。一是技术与现实的鸿沟,虽然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前景非常广泛,但真正落地于市场能实际产生资金收益只有其货币应用,然而在中国,除了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外都属于非法货币。进而催生了境内外币圈为了摆脱非法地位不断洗白自己的衍生需求——NFT项目应运而生。数字藏品理念的提出就是代币项目正式迈向合法化的第一步,但是又引发了第二个难题,NFT项目在国内落地的两难悖论。简单来说,国内可能落地的联盟链合法但不经济,但经济且高效的公链不合法。目前国内NFT圈除了模糊化之外暂且找不到第二个出口,而模糊化在绕过监管的同时也造成了监管真空地带,给投机创造了天然土壤,投机盛行造成短期繁荣的同时又加速了此行业的衰败。虽然近几天比特币价格有所恢复,但现在拿价格来引导投资者的言论大部分都有炒作嫌疑。

 

“但是StepN项目又具有特殊性,虽然有庞氏骗局的特征,也存在沦为庞氏骗局的可能性,但亦有非庞氏骗局的因素。”陈佳如此评价StepN。他还提到,“外行人不容易理解此类项目的技术特征,简单来说,这个项目本身只是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小游戏,但双币机制的引入让它一跃成为一个投资品。它区别于纯代币骗钱项目的核心在于是否能够创造真实的社会价值,对此很难界定,因为健身跑步本身存在正向社会价值,但是此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代币激励健身还是代币机制下的投资?目前来看机制设计者也很困惑。”

 

在中国监管严格管控此类项目时,StepN迅速退出了中国大陆市场,Yawn Rong也曾表示“从未提供大陆地区的下载安装服务,使用门槛高。”由此可见,合规性是其更重要的考量,同时也是所有此类项目开发者的难题。当前,代币项目游戏尚且有监管风险,做投资会涉及更多风险,也会面临更多监管压力。

 

最后陈佳提出NFT项目存在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他认为,无论是链圈还是币圈,无论是套利还是创新,近期关于NFT的各种微观创新活动依然会保持活跃,这是由全球化末期技术演进的大趋势决定的,外行看不到门道的同时,内行亦难判定具体的项目走势,其中不确定性也一直在增加。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所谓的“加密货币”并不是货币而是国外新兴资产大类,且风险度极高,普通人无法想象。作为技术圈来看,国内喊加密货币风险的声音大部分其实并非真实理解风险点在哪里。

 

投资者受盈利期望影响,缺乏技术和理性,未来还会有很多普通投资者产生投资损失。而职业投资者有自己的投资规则,风险运作机制保障他们具备一定的抗风险能力,这是普通投资者完全不具备的。

 

值得注意的是,真正的加密货币只有一个,就是主权加密货币,但目前主权国家为了避免跟币圈概念“加密货币”产生混淆,都取名为“央行数字货币”由主权央行来进行研发推广,并由商业银行进行落地衔接,同时对币圈加密资产实施严格监管,不允许其参与货币职能,防止其产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目前中国和俄罗斯都采取的这种加密货币发展模式。

 

NFT作为金融科技创新度很小,作为游戏的创新空间则很大。但币圈为了盈利不会止步于此,未来还会不断衍生监管与币圈这个猫鼠游戏。总之,此产业发展速度远超预期,立法监管等机制设计目前还没有跟上技术前沿,未来发展充满了不确定性。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真还传”终结?罗永浩深夜宣布“退网”,将再次埋头创业

    下一篇:雅戈尔“悔捐门”背后:李如成的多元化布局走向何方?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