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2022-07-17 203 0

文:刘青青 石丹

ID:BMR2004


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从“大院子弟”到“内娱教主”,侦察兵出身的王中军看起来走得十分顺利,仿佛是把苦难都放在了后头。


如今,困境重重的华谊兄弟已不复当初“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风光,作为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王中军和弟弟王中磊久久在债务和麻烦中间穿梭。2022年6月,兄弟俩连收两份警示函,7月8日,兄弟俩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


看起来,华谊兄弟的风险还在持续,走过了28个年头的华谊兄弟前路几何?


失守电影市场、多元化布局临考验、4年亏损超过64亿元、实际控制人股权质押比例极高……《商学院》就上述现象及未来发展战略问题向华谊兄弟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顺风顺水的开始




冯小刚成为了华谊兄弟的金字招牌,“冯氏喜剧+华谊兄弟”的组合在影视行业几乎是所向披靡。王中磊也评价说:“华谊的江山,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王中军是根正苗红的“大院子弟”,生活氛围昂扬积极,也不愁吃穿,所以他的人生轨迹总是出乎意料,想到哪里就走到哪里。


16岁时,王中军“子承父业”参军入伍;4年后被分到国家物资总局,成为体制内的人;25岁时想出来当自由职业者,于是又辞去“铁饭碗”;个体户干得有声有色的时候经历了出国潮,于是跑去美国留学……华谊兄弟的故事就是从王中军获得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硕士学位回国之后开始的。


1994年,34岁的王中军学成归国,他早就想好了要开一家广告公司。这一年,王中军和弟弟王中磊成立“华谊兄弟广告公司”,主要给企业设计LOGO。当时第一个大单子来自中国银行,要完成中国银行15000多个营业点的CI(Corporate Identity,即企业识别)标准化设计,华谊兄弟广告公司把中国银行的标志全部改成红标、黑字、白底,也因此公司一举成名,此后又先后接下国家电力、中石化、农行金穗卡、华夏银行等大单子。


靠着广告公司,王中军赚得盆满钵满“有个把亿”,在当时已经是富豪级人物了。于是各种机会自己找上门来,其中就包括电影投资。


王中军是大院出来的孩子,当然也有很多大院的朋友,比如当海军之后回来成了作家的王朔;比如写《梦开始的地方》的导演、编剧叶京;比如出演叶京导演的电视剧《梦开始的地方》的张涵予;比如姜文、冯小刚、赵宝刚、葛优……


可以想象,往往在一个朋友聚会上,就聚集了作家、编剧、导演、演员甚至投资人等各种角色。看起来很偶然的电影转型,似乎也不那么令人惊讶。


1998年,冯小刚导演的《没完没了》华谊兄弟投资几百万元,“躺赚”5000万元。这部电影基本奠定了华谊兄弟和冯小刚的商业合作模式,王中军对冯小刚说:“以后你也不要到处去找钱了,你的电影我都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想干什么都能干成”的王中军带着弟弟,和才华横溢的冯小刚组成了一个尽显峥嵘的“铁三角”,在影视行业闯出了不小的名堂。


此后由华谊兄弟制作,冯小刚执导的《大腕》《手机》《天下无贼》等贺岁电影,无一例外成为贺岁档票房冠军。另外还有《夜宴》《集结号》《非诚勿扰》《唐山大地震》等知名电影,也是华谊兄弟出钱,冯小刚出力,合作双赢。


到2000年,王中军、王中磊兄弟成立“华谊兄弟太合影视投资公司”,是中国第一家民营电影公司。


冯小刚成为了华谊兄弟的金字招牌,“冯氏喜剧+华谊兄弟”的组合在影视行业几乎是所向披靡。王中磊也评价说:“华谊的江山,有一半是冯小刚打下的。”





两大猛将脱离




王京花携大批明星从华谊出走,该事件在当时被称之为“地震”级的重大事件,对中国的演艺经纪业影响深远。


除了冯小刚,王京花是华谊兄弟早期发展过程中不得不提的重要人物,她被称为“内娱第一经纪人”,带出过无数明星大腕。


据新京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王京花在华谊兄弟的5年(2000年~2005年)时间里,除了培养出李冰冰、范冰冰等明星,还签下了胡军、夏雨、佟大为、任泉等艺人。华谊兄弟官网也指出,在艺人经纪的早期发展阶段中,用作品附加明星价值,培养出范冰冰、李冰冰、周迅、黄晓明等国内一线艺人。


另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02年港星关之琳与华谊签订合作约定,成为继刘嘉玲之后又一位加盟内地影视公司的香港影星。而这些港星的加入也是在王京花的任职期间。


通过王京花打理的明星经纪业务,华谊兄弟完全可以自己捧自己的艺人,然后冯小刚在明星的基础上打造经典电影,进一步发展艺人的名气,形成良性循环。那时,华谊兄弟是国内少有的电影和艺人经纪双重发展的公司,几乎顺利成章地成为了影视圈的老大。


不过,在电影业务上有冯小刚,在艺人经纪业务上有王京花的华谊兄弟,接下来迎来了两大猛将的脱离。


2004年,冯小刚出走华谊。王中军在访谈节目《酌见》中提到,那时候冯小刚的离开是因为有人给出了更高的价格来招揽,冯小刚来告知他们自己准备“创业”的时候,已经和对方都谈好条件了。


到2005年,艺人经纪的“当家主母”王京花与华谊兄弟5年合约期满,也离开了华谊。新京报报道指出,王京花携大批明星从华谊出走,该事件在当时被称之为“地震”级的重大事件,对中国的演艺经纪业影响深远。有专家向《商学院》记者肯定了这一观点,表示当时的“出走”事件“几乎掏空了大半个华谊兄弟”。


不过,王中军在公众场合总是一遍遍地强调“离开的艺人没有几个”,说王京花于华谊公司而言只是一个公司的经纪老总,离开的影响并不大。





深度绑定明星




对华谊兄弟本身来讲,深度捆绑明星在短期内或许会节省成本,但从长期来看,华谊兄弟付出了巨大的股权代价和巨大的商誉代价。


好在,冯小刚“出走”1年后又重归华谊兄弟,回来的冯小刚得到了热烈的欢迎,并产出经典电影《天下无贼》。


但这两人的“出走”经历给华谊兄弟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甚至直接改变了华谊兄弟与导演艺人的合作方式,让华谊兄弟在另外一条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脱离”1年,冯小刚重回华谊兄弟,不仅身价翻倍还拿到了股权,从“一个厉害的导演”变成了导演兼公司股东。


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兄弟不仅深深捆绑了冯小刚,而且用同样的方式开始深度捆绑旗下明星艺人,开启影视行业深度绑定明星的先河。



  • 2013年9月,华谊兄弟花费2.52亿元,收购张国立名下的浙江常升影视制作有限公司70%的股权,溢价接近36倍。

    此时这家公司成立才3个月。


  • 2015年10月,华谊兄弟花费7.56亿元,收购明星股东持有的东阳浩瀚70%股权,溢价高达75倍。此时东阳浩瀚成立仅1天,而这些明星股东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


  • 2015年11月,华谊兄弟豪掷10.5亿元,收购冯小刚名下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70%股权。此时东阳美拉刚成立2个月,亏损5500元,而华谊兄弟给的估值是15亿元。


  • 除此之外,华谊兄弟还以分股权的方式,将股权分给了李冰冰、黄晓明、张纪中、邓超等明星大腕。


上述收购案例无一不是豪赌,背后也确实跟随着一份份对赌协议。只不过,签下了对赌协议依然有不少业绩爽约。


比如冯小刚承诺,2016年至2020年,美拉传媒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每年增长15%。最开始的两年,冯小刚“踩线及格”,到2018年只完成6501.5万元业绩,冯小刚补偿6821万元;2020年只完成552.38万元业绩,比承诺数少1.75亿元。原本看似万无一失的对赌,冯小刚赔付了一定的现金,但华谊兄弟面临的还有商誉等资产大幅减值。


撇开对赌后续不谈,在当时的背景下,深度捆绑无疑是华谊兄弟的又一模式的创新,但也让华谊兄弟一步步走上了“玩资本游戏”的道路,甚至让整个影视行业风气都为之变化。


青年剧作家、导演向凯指出,当时华谊兄弟是不计成本、不计代价地砸知名导演、砸流量明星、砸知名IP。那时候不管是演员还是导演,流量虚高和片酬畸高的现象非常严重,看起来是锁定未来的利润有效降低片酬的支出,但实际上深度捆绑吃了很多亏,这种风气也让当时的影视行业不顾流量“虚胖”盲目追求流量明星。


第三方独立研究机构透镜公司创始人况玉清也表示,通过股权捆绑艺人的举动,可以说是华谊兄弟对整个行业生态的破坏的开始。


“因为这极大地提升了整个行业的艺人成本。当明星艺人们能够通过股权,通过资本工具去获取收益的时候,片酬就已经不再是最主要的收益了。所以导致整个行业的艺人成本水涨船高到了一种令行业难以承受的程度。”况玉清解释道。


况玉清表示,对华谊兄弟本身来讲,深度捆绑明星在短期内或许会节省成本,但从长期来看,华谊兄弟付出了巨大的股权代价和巨大的商誉代价。正是这些巨额的捆绑收购造成的商誉减值,成为了后续华谊兄弟连年亏损的主要来源。


从深度捆绑明星开始,华谊兄弟一步步加码资本手段,华谊兄弟越是体量膨大,越是被勒住脖颈。





失守电影




华谊兄弟处境极为尴尬——一边是多元化布局还未见成效,另一边就已经失守电影市场。


平心而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乃至开启豪赌的深度捆绑明星模式之后,华谊兄弟依旧是繁花似锦、烈火烹油。


2005年,“华谊兄弟传媒集团”正式成立;2009年,华谊兄弟成为内地第一家上市的影视文化企业,号称“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2013年,华谊兄弟电视剧业务实现收入5.18亿元;2014年,阿里、腾讯、平安和中信建投定增36亿元,成就华谊兄弟的超豪华股东阵容;2015年,华谊达到了市值顶点,接近900亿元……


华谊兄弟的风光不止于此。比如在多元化方面,华谊兄弟依靠外延式并购疯狂扩张,收购唱片公司、布局游戏产业,搭建起电影、音乐、游戏“三驾马车”。例如手游公司银汉科技、英雄互娱、上海刃游、自在传媒等都被华谊兄弟收入囊中或持有股权。


然而危机正在悄悄逼近。在明星经纪、音乐、游戏等多个领域强势闯入的华谊兄弟,似乎在电影市场慢慢力有不逮。


首先是“冯氏喜剧”失灵。2012年,冯小刚一改往常的喜剧风格拍摄了逃荒片《一九四二》,叫好不叫座。这部华谊兄弟投资高达2.5亿的电影票房不足4亿,电影上映之后,直接让华谊的市值在两个交易日内蒸发了13个亿。


当时业界对此的形容是:冯小刚打个喷嚏,华谊兄弟就感冒。


而与此相对的,是更多喜剧风格的崛起。比如不得不提的“喜剧之王”周星驰系列电影和成龙的功夫喜剧,比如姜文讽刺喜剧,比如宁浩的黑色幽默喜剧,比如徐峥的囧途喜剧,韩寒的文艺喜剧,以及后来居上的陈思诚探案喜剧、沈腾的开心麻花喜剧电影……


其次,是明星效应失灵。华谊兄弟捧红了那么多的一线明星,但说好的深度捆绑似乎也不长久,明星艺人陆续流失。自2010年起,李冰冰、黄晓明、杨颖、邓超等纷纷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许晴、周迅等也已经跳槽,连颇受重视的葛优也在2011年离开华谊兄弟。


王中军也曾公开表示,发掘新演员也没那么重要了,“因为艺人现在的流动性太强,演员选择的余地也不像我们创业那个时候了——只有几个公司拍戏,一年好戏不超过5部。现在的演员一待着就有50部等着他拍。”


接着是电影市场份额下降。艺恩发布的《2015年国产电影发行市场白皮书》数据显示,2013年以后,华谊兄弟的电影事业急转直下,电影发行份额呈断崖式下跌,从2012年的13.6%滑落至2015年的4.5%,被五洲发行、光线影业、博纳影业和乐视影业反超。


2013年以后,华谊兄弟失去了把持多年的国内民营电影公司票房第一的位置。在2015年,华谊兄弟票房12.2亿元,排名第七,而当时排名第一的五洲发行票房达到67.5亿元。


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图片来源:艺恩《2015年国产电影发行市场白皮书》


这个时候,华谊兄弟处境极为尴尬——一边是多元化布局还未见成效,另一边就已经失守电影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况玉清认为,华谊兄弟多元化进军实景娱乐的举动,其实从长期来看这个大赛道和趋势并没有问题,但是短期内问题却很大:一是新冠肺炎疫情下实景娱乐并不好做,二是这是一个重资产业务,需要巨额的投入,而华谊兄弟当前最缺的就是钱。





由盛转衰




2022年7月12日收盘,华谊兄弟总市值76亿元,相比于2018年近900亿元的市值高点,可以说是十不存一。曾经在影视圈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正在被抛下。


谈起华谊兄弟的颓势,有人说是从2005年王京花携艺人出走开始的;有人说是2010年以后从多位明星大腕纷纷离开开始的;有人说是从2012年底《一九四二》票房惨败,“冯氏喜剧”失灵开始的;有人说是从2013年大肆用股权绑定明星,将影视资本化开始的……但最明显的转变大概是从2018年“手机事件”开始的。


王中军回忆华谊兄弟这几年,只觉得“前些年比较顺”,直到2018年“手机事件”出现。


“手机事件”实在是说来话长。2003年底,冯小刚执导的《手机》上映,剧中有个谈话节目主持人的角色,崔永元还曾受邀参与前期创作。但崔永元没想到,该角色在剧中还有婚外情的戏份,电影播出后崔永元饱受流言蜚语,并与冯小刚等愤然决裂。


15年后,冯小刚再拍《手机2》,编剧刘震云表示不会再用“手机”这个名字,但事实证明电影并未换名字。崔永元怒而发文“手撕”《手机2》,矛头直指《手机2》的导演、编剧和主演的女明星,牵连出娱乐圈“阴阳合同”事件,被称作是“娱乐圈的原子弹”,影响之深、范围之广震惊娱乐圈,至今仍有余悸。


王中军说这是华谊兄弟真正的转折点,“也是在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状态下,受到整个社会媒体的极为负面的攻击。”


2018年对于华谊兄弟来说实在艰难。《手机2》变手雷,旗下艺人被波及,后来税务局对范冰冰开出了8亿的罚单。与此同时,娱乐圈进入寒冬。


据多家媒体报道,“手机”事件爆发后,2018年6月4日“冰冰概念股”唐德影视、华谊兄弟跌停。与6月3日股价相比,华谊兄弟开盘跌停,市值蒸发22.755亿,唐德影视蒸发6.6亿,当日有40只传媒娱乐个股下跌,影视传媒股当天市值蒸发上百亿。


2018年,华谊兄弟首次出现亏损,并且往后再也没能扭亏为盈。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华谊兄弟分别亏损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和2.46亿元,4年来累计亏损超过64亿元。到2022年第一季,华谊兄弟再度亏损1.32亿元。


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图片来源:《商学院》根据华谊兄弟财报数据整理


截至2022年7月12日收盘,华谊兄弟总市值76亿元,相比于2018年近900亿元的市值高点,可以说是十不存一。曾经在影视圈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正在被抛下。


不过,在况玉清看来,“手机事件”其实并不是华谊兄弟由盛转衰的转折点,而应该是触发其危机爆发的一个触发点。他真正的转折点还是在于多年前大手笔地溢价收购明星旗下的公司,用股权深度捆绑明星。


“从他开始动用资本工具去进行短期扩张的时候,这个危机就已经埋下了。”况玉清总结道。





困境重重




王中军兄弟股权质押即将到期,从目前公开情况来看他们应该是不具有偿还能力的。这意味着如果股权被公开拍卖的话,华谊兄弟可能会出现实际控制权的变更,面临“易主”风险。


从经营利润上看,华谊兄弟的亏损已经逐年收窄,但从创始人兄弟的种种举动来看,华谊兄弟依旧困难重重。


“影视行业是一个很残酷的行业。”王中军曾表示,从前投七八百万拍电影的时代早已经不在了,现在投资七八千万的是低制作,投资两三亿的也只是中制作。


当华谊兄弟遭受困境,票房走低、连年亏损、负债累累、市值缩水,“缺钱”变成了最大的难题。于是王中军兄弟不停地去找钱,包括大幅度地进行股权质押,借此融资回寰,包括卖画还债,也包括找朋友借钱。


华谊兄弟有难,着实也有不少人伸出援手。据了解,史玉柱、柳传志等都曾借钱给王中军。


2020年4月底,华谊兄弟非公开发行股票进行再融资,老朋友们纷纷解囊,募得资金22.9亿元。其中,非公开发行对象包括阿里影业、腾讯计算机、阳光人寿、象山大成天下、豫园股份、名赫集团、信泰人寿、三立经控、山东经达9家公司,雪中送炭。


但王中军兄弟的压力依旧不小。截至2022年7月8日,王中军质押华谊兄弟股份占其所持股份比例高达98.53%,王中磊质押华谊兄弟股份比例也达到87.14%。


华谊兄弟“遇难”记:捆绑明星的“暗雷”和多元布局的“隐线”

图片来源:华谊兄弟公告


现在,王中军兄弟俩还有对应融资余额为6.99亿元的质押股权将在半年内到期,有对应融资余额为7.29亿的质押股权将在1年内到期(含半年内到期),公告提示:其质押股份有部分合约正在协商续期中,存在一定平仓风险。


风险还在继续。从2021年起,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已经多次被法院列为被执行人。2022年7月8日,华谊兄弟更是首次传出王中军、王中磊所持部分股份被司法冻结的消息。不过,华谊兄弟表示,涉事双方已签署和解协议。


对此,况玉清指出,王中军兄弟股权质押即将到期,从目前公开情况来看他们应该是不具有偿还能力的。这意味着如果股权被公开拍卖的话,华谊兄弟可能会出现实际控制权的变更,面临“易主”风险。


而更令人忐忑的其实是创始人兄弟不断减持的举动。雪球数据显示,从2020年以来,王中军累计减持华谊兄弟股票47次,共计减持1.3亿股;王中磊累计减持52次,共计减持0.75亿股。且进入2022年之后,两人减持行为更加频繁,甚至有投资者开启了“每日竞猜”模式,嘲讽王中军、王中磊“今天减持多少?”


向凯直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实际控制人王氏兄弟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并不是自救,而是套现。无论初心是什么样的,现在他们的一系列动作都变成了面子工程,深深套牢了股民和资本。





大厦危已?




如果华谊兄弟只坚持做电影,只出品电影或者做影视长视频,那华谊可能还不至于走到今天的地步,最起码还能维持生存,扛过眼前的困难。但是华谊的多线产业似将耗尽了他的最后一滴血。


王中军的大半生似乎都不受什么限制,自由洒脱又真的能吃苦,想干什么都能干成。这也让华谊兄弟在很长一段时间总是展现出行业领袖的气质,总是成为“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比如在酒桌上对冯小刚许下“以后你的电影我都投的承诺”,电影合约制就这么出现了;比如从第一家民营电影公司走到第一家电影上市公司,完全靠作品说话;比如电影公司发展明星经纪业务,形成“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双轨道路;比如摸索出“影视公司+当红明星+大IP”的模式,被争相效仿……


除此之外,华谊兄弟最先开始提倡大制作、大投入、大产出,强调大手笔的制作和宣发,也是华谊兄弟最先开始发力海外渠道,把电影《大腕》变成中国第一部实现全球票房的影片。


华谊兄弟在影视行业掀起过无数次风潮,但是王中军“无论做什么都能成功”的气质却没能延续到最后,连带着从最开始就顺风顺水、后续发展一路走高的华谊兄弟也步入惨淡的结局。


对此,向凯表示,时至今日华谊兄弟其实是陷入了各种问题导致的“综合病发症”——其面临的不是单单某一方面的问题,而是华谊兄弟的阴阳合同、深度捆绑明星艺人、大跨步的多元化发展、电影市场的变化、监管趋严乃至疫情防控,以及老旧的管理思想等等多方面的问题,最终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轰然倒塌。


有业内人士告诉《商学院》记者,华谊兄弟当年成长起来的很多支柱都已经倾塌了,前景堪忧。而华谊兄弟原来打造的新的增长曲线,受制于防疫常态化,很多项目也很难被看好。再加上内容制作的过审风险、监管对流量经济的整肃,也影响到华谊兄弟IP衍生效应的发挥,更别提股权绑定明星的机制,也不是政策所倡导的,“整体来说,不管从虚的还是到实的,华谊兄弟都出现了很多的问题。”


向凯表示,华谊兄弟这些年来给行业带了很多好头,也为中国影视行业作出了很多贡献,但是也有过一些错误的举措,成为反面教材。


比如在管理方面,华谊兄弟一直是高举高打的作风,一般只愿意和大牌的导演和大牌的演员合作,也不会“降低格调”去和新的团队、艺人、编剧、导演合作,不会去做底层的IP开发。所以看似很重视人才队伍建设,实际上基石松散,底层和中间力量没有培养起来。


比如在多元化方面,向凯认为华谊兄弟思想太活跃,步子迈得太大——他觉得自己是行业的老大哥,觉得自己能一直撑起整个电影的半边天,觉得自己可以发展成整个电影公司的典范,但是后来他又做艺人经纪又做音乐又做游戏又做文旅,概念丛生,难以成事。


“如果华谊兄弟只坚持做电影,只出品电影或者做影视长视频,那华谊可能还不至于走到今天的地步,最起码还能维持生存,扛过眼前的困难。但是华谊的多线产业似将耗尽了他的最后一滴血。”向凯表示。


况玉清认为,如果华谊兄弟还有出路的话,一定不是在实景娱乐上,因为华谊兄弟等不起。最后的希望可能还是在于其核心业务——影视板块上面。如果疫情防控情况乐观,如果华谊兄弟又能抓住这波机会在主营业务上有所建树,或许有可能迎来扭亏。


不过,在向凯看来,像华谊兄弟这样的企业,没有上亿元的保底资金是很难支撑一部新电影的拍摄的。而华谊兄弟目前却是处于要资金没资金、要内容没内容、要团队没团队的“三无”情况,窟窿太大难以填补,几乎很难有巨大的转身。


漫漫28载,华谊兄弟像一个冲锋陷阵的战士,一直在创新前沿奔跑奋斗,不停地进入新战场;最后也像是跑错方向的犀牛,曾经一步踏错,就慢慢失去方向,被时代抛下。


回望过去,曾经那个16岁的尖子侦察兵果决勇敢、英武蓬勃,而现在的王中军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纪依然要为债务奔波,大厦危已、名将白头,令人唏嘘。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第N次转身,趣店“迷失”在风口里?

    下一篇:无高端,何以“活”,雷军的勇气VS小米的心结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