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2023-01-11 148 0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图源:视觉中国

万万没有想到,2022年11月初,ST熊猫(600599.SH ,也称“熊猫烟花”或“熊猫金控”)实控人赵伟平刚刚被逮捕,到2022年12月就迎来了一番股价暴涨。


年关将至,国内唯一的“烟花股”出现异动,ST熊猫迎来10余个涨停板,这也引来监管问询。要知道,此时的ST熊猫还在实控人被逮捕、旗下P2P平台被立案侦查、P2P兑付问题未解、连续3年财报被出具非标准意见等多重困境中。


曾经大张旗鼓地进军互联网金融,风口之下,ST熊猫的总市值在2015年6月达到巅峰,一度达到74亿元。如今潮水退去,只落得一地鸡毛,即便经历了近期“烟花股”暴涨,ST熊猫当前市值在2023年1月9日收盘时为24.92亿元,较巅峰时期已跌去66%。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新冠病毒感染疫情(下称“疫情”)3年之后,大街小巷重现烟火气,而承载着春节气息的烟花爆竹乃至“烟花概念股”能否借机重新振作?对此,ST熊猫董秘回复《商学院》记者表示,“如果重大事项变动的话公司会发公告披露的,目前不清楚股价波动的具体原因。”



“烟花股”暴涨



疫情结束后的首个春节,一则 “国内将放开烟花燃放政策”的传闻在网络中流传,目前山东省东营市、滨州市两地已明确春节期间可以燃放烟花爆竹。在此情况下,国内唯一的“烟花股”出现异动。


雪球数据显示,2022年12月5日以来,ST熊猫在13个交易日内收获9个涨停板,阶段涨幅达40%,市值在13个交易日内增长7.5亿元。经过几日的股价回落后,ST熊猫在2023年新年伊始再度收获涨停。截至2023年1月9日,ST熊猫股价才再度回落,当日收盘价为15.01元,在这番涨势当中(按2022年12月4日收盘价计算)ST熊猫股价涨幅依旧达到34%。


为此,ST熊猫连发3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表示近期有网络传闻称国内将放开烟花燃放政策,但此消息未经官方证实。公司烟花业务全部为代加工且均出口国外,没有烟花生产产能及国内销售团队和渠道,预计该政策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和财务状况产生影响。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图源:ST熊猫公告


对于“烟花股”受追捧现象,北京看懂研究院研究员武忠言认为,一方面,燃放烟花爆竹是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习俗,一直以来也是人们对节日氛围的需求;另一方面,3年的疫情打乱了人们正常有序的工作、生活,亦给人们的心理、心情、预期带来了不安和不确定性,人们需要在春节里通过燃放烟花爆竹等庆祝活动来释放焦虑。在此情况下,春节将至,关于烟花爆竹“禁燃令”是否解除的话题再次引发热议。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则进一步指出,近期国内不少地方元旦违规燃放烟花的活动,以及可能开放烟花燃放的传言,再加上短期资金炒作的影响,这是今年“烟花股”会有如此惊人表现的主要原因。


“不过,这对ST熊猫的实质运营没有什么具体影响,因为ST熊猫就没有针对国内市场的生产产能与营销团队,开放烟花燃放的传言只不过是一些短期资金借机炒作的说辞而已,当然也不会成为ST熊猫崛起的契机。”柏文喜表示。


也就是说,尽管“烟花股”突然受追捧,但ST熊猫在经营业务上无从“吃”下春节红利。



烟花往事



ST熊猫是“烟花第一股”,也是国内唯一一家烟花上市公司。从诞生到壮大,从转型到走向没落,ST熊猫的各个发展环节都有着创始人赵伟平的影子。


这位被誉为“烟花大王”的商业领导人是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家里有5个兄弟姐妹。他15岁(1976年)就下乡当知青,19岁(1980年)参加高考,毕业后被分配到宜春技校当英语教师,仿佛人生已经一片坦途,但他的“不安分”也在此后慢慢显露出来。


好好的学校老师不肯当,赵伟平自己跑到深圳、广州去找工作;排除阻力进入了江西外贸驻广州办事处,干了3年多业务助理又要辞职;好好的国有外贸企业不待,偏要下海干个体户……于是,1989年,“不安分”的赵伟平成立了全国烟花行业第一家私营企业——广州市攀达贸易有限公司,这就是熊猫烟花的前身。


创业的路程十分艰苦,据赵伟平母校宜春师范专科学校(2000年与其他学校合并组建为宜春学院)的《宜春学院报》报道,赵伟平第一次跟20多辆卡车从广州押送烟花到湖南、江西,还没到湖南就翻了一辆车,回广州又翻了一辆。2001年,熊猫烟花的一家工厂发生了一次烟花爆炸事故,当时同行都等着看笑话,赵伟平妥善安置好受伤家属,总算平息了风波。


熊猫烟花的发展有目共睹。2005年,熊猫烟花收购上市企业“浏阳花炮”,到2010年,熊猫烟花又陆续收购国内烟花生产、销售、纳税均位列前茅的东信烟花集团。在国际市场上,熊猫烟花相继收购了欧洲多个国家当地知名烟花公司,例如瑞典第二大烟花公司HANSSONS FYRVERKERI AB、丹麦第二大烟花公司之一FVRVERCO A\S、瑞典第三大烟花公司BRIGHT STAR FIREWORKS等。


2008年,熊猫烟花成为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鸟巢焰火生产及燃放服务提供商。接下来,熊猫烟花又相继完成了国庆60周年天安门广场网幕焰火燃放、2010上海世博会开幕式主会场焰火燃放、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亚残运会开闭幕式焰火燃放、2012年阿尔及利亚庆祝独立50周年焰火燃放……


熊猫烟花官网显示,其在浏阳、醴陵,万载、上粟等地建有大型烟花生产与科研基地,生产和经营的烟花鞭炮产品涵盖数千个品种。近十年来,公司累计圆满完成了A级燃放600余场,B级燃放1200余场,C级燃放3000余场,精品舞台烟花燃放超过8000场及国外千余场的焰火燃放。


总之,在巅峰时期,熊猫烟花在花炮行业的地位几乎不可撼动,创始人赵伟平更是被冠以“烟花大王”的名头。直至今日,“烟花大王”依旧是赵伟平身上无法忽视的标签。



困于“禁放令”



一直以来,烟花企业最难的不是经营问题,而是行业政策限制。每当烟花燃放管制政策出现变动,花炮行业都如临大敌。


熊猫烟花几乎每年在财报中都会提到烟花业务的政策风险,表示“花炮行业对政策的依赖相对较高,国家在各大城市烟花燃放方面的管制政策将直接影响烟花爆竹销量。”


据了解,早在1988年,中央提出加强烟花爆竹的生产和燃放安全,各大城市提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主要是考虑到消防安全。此后,全国陆续有200多个城市制定了全面禁放烟花爆竹的法规。


后来花炮行业也曾出现过转机。2006年,北京等全国众多城市取消了多年以来全面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实行“禁改限”,给花炮行业“松绑”,带动了产业的发展。然而,到2015年,社会普遍关注到雾霾、PM2.5等大气污染问题,各地纷纷出台“史上最严烟花爆竹禁令”,花炮行业由此一片哀嚎。


这些变化也落到了熊猫烟花身上。可以看到,熊猫烟花在2013年财报中还提及“国家在各大城市已经解除烟花燃放禁令后,公司的国内销售占比逐年增加”。但接下来的日子里,烟花企业是一年比一年难过。


2014年,熊猫烟花在财报中直言:受近年各级政府限放禁放政策的限制、国内民众环保意识的加强、雾霾天气的肆虐、安全事故多发等因素的影响,国内烟花行业面临复杂的形势,烟花市场需求不断萎缩,影响公司未来的持续发展。2015年,熊猫烟花财报在相同的说辞上又增加了一句“烟花行业前景不容乐观”。


困于“禁放令”的烟花企业们长期在夹缝中生存,并且不断向海外市场拓展。据中研产业研究院公布《2020—2025年中国烟花爆竹行业深度调研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花炮生产、出口和消费国,花炮产量占到全球产量的90%,约占世界贸易量的80%。


熊猫烟花的海外业务占比也十分显眼。在烟花业务为公司主要营收板块时,熊猫烟花的国内外业务往往齐头并进。2012年,熊猫烟花的海外营收甚至占据公司营收的大半壁江山,海外收入达到1.45亿元,占总营收的56.8%。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图源:《商学院》根据熊猫烟花财报数据整理


接下来,在2013年财报中,熊猫烟花还表示,“燃放业务将‘创新谋发展’,创新经营模式,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但结果证明,熊猫烟花原本的发展方向并未贯彻下去,后来不仅国内烟花市场被放弃,甚至连主营业务也发生变更。



转型互联网金融



受困于“禁放令”之后,海外烟花业务无法满足赵伟平的野心。他再一次展现了自己的冒险精神,率领熊猫烟花谋求转型。


2013年底,熊猫烟花拟进军影视文化行业,拟通过非公开发行股份方式购买东阳华海时代影业传媒有限公司100%的股权,预估交易总价为5.5亿元。然而,耗时9个月之后,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被终止,赵伟平的影视梦破碎。


在筹划进军影视文化行业的同时,赵伟平还“盯”上了互联网金融。2014年,熊猫烟花通过投资设立银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银湖网”),开始了P2P网贷业务;成立融信通商务顾问有限公司(下称“融信通”),经营小额信用借款咨询服务,为银湖网提供线下资金及流量导入。为表转型决心,赵伟平还将公司的简称由“熊猫烟花”变更为“熊猫金控”。


据新华网报道,2015年3月,熊猫烟花董事长赵伟平曾在微博上放言,“今天,为了企业的未来,为了我心中的梦想,我义无反顾重新开始,将熊猫烟花更名为熊猫金控,不成功便成仁!会以渡不可渡之河,越不可越之山之精神,誓将革命(互联网金融)进行到底!”


正在风口上的互联网金融业务迅速生根发芽。到2015年,银湖网注册人数35万,全年平台撮合成交量14.59亿元;融信通全年共撮合成交8719笔,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2015年11月,熊猫金控旗下广州市熊猫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正式运营,仅两个月就年发放贷款1.48 亿元。


据统计,熊猫金控陆续成立过P2P网贷平台、小额贷款公司、资产管理公司、商务顾问公司、金融大数据中心以及众筹公司等,全面布局互联网金融。


2018年,原本被看好的互联网金融赛道急转直下。据网贷之家统计,截至2018年12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1021家,相比2017年底减少了1219家。截至2019年12月底,正常运营的P2P平台数量仅剩343家,相比2018年底减少了732家。


在金融监管的大浪潮下,熊猫金控失去方向。2018年,流动性风险造成P2P网络借贷行业频频“暴雷”,ST熊猫旗下两家P2P平台均出现了兑付危机。2019年,熊猫金控旗下银湖网被立案侦查。同时,熊猫金控财报指出,拟将公司互联网金融业务从上市公司剥离。


兜兜转转,熊猫金控再次回到烟花赛道上来。



烟花易冷



赵伟平曾带领熊猫烟花一次次创造奇迹,但在烟花赛道之外,一次次的转型则让ST熊猫迅速“枯萎”,连创始人也被逮捕,是真正的“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梳理熊猫金控近年来业务发展变化可以看到,一直以来,熊猫金控在国内国外烟花事业“两开花”,直到2014年熊猫金控进军互联网金融,一度放弃曾经的主营业务——烟花事业。


从2014年起到2017年,熊猫金控每年都在财报中表示,将陆续对烟花业务相关资产以租售、关停和剥离等方式进行处置,同时以互联网金融领域作为公司未来重点发展方向(同时加大对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投入)。


然而等到国内烟花业务停滞,国外烟花业务也受到波动时,熊猫金控的互联网金融事业又因为政策监管而难以为继。


2018年、2019年,熊猫金控连续两年亏损,被实行退市风险预警,公司股票简称变为“*ST熊猫”。到2021年,*ST熊猫申请撤销退市风险警示,被继续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为“ST熊猫”,股票交易价格的日涨跌幅限制仍为5%。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在近期的股价暴涨情形当中,ST熊猫重申其相关风险,一是近期,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批捕。


二是公司旗下孙公司银湖网已被立案,相关兑付工作尚未完成,且之前银湖网通过融信通垫付给投资者的1.67亿元尚有最后一期款项4004万元将于2022年12月31日到期,截至目前该款项尚未收回。公司无法判断最终上市公司是否需要对银湖网的待兑付余额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是公司2021年度因小额贷款业务贷后管理未能按照相关规定履行必要的催收程序,由于逾期催收工作不到位,导致公司2021年审计报告出具日,公司小额贷款业务存在逾期金额 0.88 亿元,其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对此,柏文喜直言,此前ST熊猫转型互联网金融,不仅业绩亏损、旗下P2P出现兑付危机,近日公司实际控制人赵伟平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批捕。这一转型失败的结果,已经证明ST熊猫此前的跨界转型无论是从战略层面,还是策略选择上都是失败的,是一次“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转型。



前路何在?



如果ST熊猫在2020年“披星戴帽”面临退市风险,那么2021年其是如何“摘星”的呢?财报给出的答案是国外烟花业务。


《商学院》梳理近ST熊猫10年来业务营收变化可知,自2018年开始,互联网金融走向下坡路,国内烟花业务长期停摆,仅在2020年贡献了区区1.5万元营收,反而是国外烟花业务不断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ST熊猫的国外烟花业务营收分别为1.01亿元、1.16亿元、1.45 亿元、2.45亿元,分别占当期总营收的36%、85%、83%和85%,以一己之力为公司发展撑起一片天。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图源:《商学院》根据ST熊猫近10年来财报数据整理


从整体业绩上来看,ST熊猫业绩回暖,经历了连续两年的亏损之后,ST熊猫2020年、2021年营收分别为1.75亿元和2.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46亿元和0.72亿元。可以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向好。


ST熊猫:烟花易冷,前路何在?


网友对此的评价是:不知道赵伟平有没有预料到,最终真正拯救公司的会是昔日被抛弃的烟花主业?


然而,残酷的现实在于,ST熊猫看似有起色的经营数据其实饱受质疑。2019—2021年,公司财务报告的审计意见均为保留意见。2020年、2021年,ST熊猫连续两年的财报都收到来自上交所的问询函。


尤其是上交所问询ST熊猫2021年业绩,要求结合同行业可比公司烟花销售情况、定量分析收入和净利润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此,ST熊猫表示,公司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是美国市场 2020 和 2021 连续两个年度销售火爆,需求旺盛。


除此之外,问询函还提到员工数量问题。据了解,在2021年,ST熊猫实现净利润为公司上市以来最高值,但此时其母公司在职人员仅2人,同比下降8人;销售人员现有9人,2014 年后生产人员显示数量为0。


这意味着,ST熊猫仅仅以9名销售人员和3名技术人员撑起了2021年2.89亿元的营收。


对此,ST熊猫回应称:经公司重新统计,公司母公司在职人员为 10 人。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为烟花出口销售和小额贷款,所有烟花销售产品均从外部生产厂家采购,不从事任何生产业务,故公司没有相应的生产人员。


对于近期ST熊猫的发展情况,柏文喜指出,一方面,在网贷业务暴雷后ST熊猫业绩反而有所好转;另一方面公司内部控制被出具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财报数据真实性受质疑。当前ST熊猫的发展处于较为关键的时期,虽然其原有烟花主业具有一定的市场基础,但是其发展空间不够以及实际控制人出问题都是对其未来发展十分不利的。因此其回归主业后表观业绩的有所好转并未得到审计方无保留意见的审计认可,而粉饰太平的质疑也很难被排除掉。


“作为曾经北京奥运会鸟巢烟花供应商,ST熊猫的市场发展空间无法支持其业绩的可持续增长,这也是其在业绩增长压力下转型互联网金融的主因。但向互联网金融转型的失败给公司带来了较大的负面影响,连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而失去了人身自由。因此公司未来走向何方,在相当程度上确实是一个任重路远的事情。”柏文喜表示。


无论如何,作为曾经的北京奥运会鸟巢烟花供应商,烟花界的老大,“熊猫烟花”品牌已经湮没了光环。


当初下乡时喜欢每天守着时间听江西广播电台播放学习英语节目的少年已经锒铛入狱,当初惊艳奥运会等诸多重大活动的烟花也难见踪影。在新的一年里,人们依旧渴望烟花绚烂,只是已经30多岁的ST熊猫或许已经步履蹒跚,前路难寻。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年终奖108薪,米哈游回应!从"抄袭"到被认可,凭《原神》圈40亿美元

    下一篇:康佳入选"2022智能制造示范工厂"揭榜单位,助力国家智能制造发展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