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ZIBS)院长贲圣林

2024-03-28 179 0

专访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ZIBS)院长贲圣林


中国企业家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全球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为全球贡献中国智慧。如今中国迈向了商业文明的新阶段,对企业家而言,必须要有全球化的思维与眼界,与时俱进,做新时代的“弄潮儿”。


文|朱耘

ID | BMR2004


剧变二十年!


从2004年到2024年,中国商业社会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革,中国从世界工厂转变为“中国创造”“中国智造”;从互联网的兴起到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中国创新引领全球;从简单模仿到自主创新,中国企业崛起为全球经济舞台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中国商业社会的韧性与创新能力展现无遗。


《商学院》杂志见证并参与报道了这一切,并与业内专家、学者、企业家们一同思考中国商业的变迁与发展,以新闻视角记录了这段商业史。在《商学院》杂志成立二十周年之际,记者专访了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以下简称“ZIBS”)院长贲圣林,回顾二十年来中国商学院校的发展以及中国经济未来的走向。


01

迈向商业文明新阶段


“中国商业变迁的起点可以再往前提一点,以2001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为历史节点。”贲圣林说,彼时中国开始融入世界经济,有了世界工厂的雏形,为此中国引进了很多外商投资企业,带来了资本、技术和先进的管理方式,也培养了不少人才。


二十年来,中国商业发展最重要的方向大体有三个,首先是“从引进来到走出去”。当时,技术是“引进来”的一个重要方向,而对“走出去”来说,能力则至为关键。贲圣林认为,“走出去”是一种全球化的思维,是中国企业向国际社会学习,也是中国企业为国际社会作出贡献的表现。它要求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无论是从供应链、科研、创新,还是从市场、品牌、文化等方面,都要主动地做全球布局。


其次是数字化。中国的数字经济和数字金融,肇始于2003年阿里巴巴的创立,此后,从电子商务到移动支付再到数字人民币,中国数字经济在便利消费者服务方面的成绩举世瞩目。20年后的今天,贲圣林认为,数字经济与数字金融在商业端、2B端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再次,中国商业发展一直以高质量发展做为支撑。当下,越来越多的企业不再是以单一的利润最大化为主要目标,而是考虑了ESG(环境、社会和治理)的因素,努力实现价值链上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最大化,“这既是一种负责任的商业理念,也是一种全球共识。”贲圣林说。


但是,面对全球经济大变局,不确定性因素的增加,进入“乌卡时代”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特别强调“稳预期”,对此,贲圣林解读认为,“稳预期”最重要的任务是提振信心。“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中等发达国家的初期,GDP的增长速度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我们不能完全只看国内生产总值,而是要看GNP(国民生产总量),这既是一个新视角,也是个新挑战。”


2023年,贲圣林走访了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既有发达国家,也有正在崛起的发展中国家。他感慨说,真正比中国情况乐观的地方并不多。2023年,人口老龄化和中国是否失去“人口红利”的话题被热议,而贲圣林则认为,当前全球人口还是呈现增长的趋势,而中国企业家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在全球市场发挥更大的作用,为全球贡献中国智慧。如今中国迈向了商业文明的新阶段,对企业家而言,必须要有全球化的思维与眼界,与时俱进,做新时代的“弄潮儿”。


02

商学院校的责任与使命 


迈向商业文明的新阶段,对企业家与职业经理人提出了诸多新挑战。自2004年以来,中国的商学院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贲圣林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市场需求”,未来培养新型企业家与职业经理人的重担落到了商学院校肩上。而二十多年来,商学院校的学术研究、案例升级,也与中国企业一起不断“与时俱进”。


起初,国内商学院校的使用的教学案例都来自国外商学院,如哈佛大学商学院、里昂商学院等,但案例工具或方法论无法真正落地。2023年,TikTok在美国遭到禁令、华为海外被制裁,这些企业所面临的挑战,是此前中国企业乃至全球企业也没遇到过的。如何管理好各类风险(包括地缘政治风险),需要学者与企业家们一起“共创”,做好系统的构建、工具的完善和理念的创新。


贲圣林表示,现场教学是ZIBS的一大特色。比如,在一次关于中国企业出海的讲座现场,ZIBS特意邀请了一家中国全球化企业的墨西哥园区董事长进行分享,在课堂上,针对具体问题这位董事长与学员们一起设计方案、讨论交流。此外,该商学院iMBA项目的很多学生都是企业高管,他们周一到周四在办公室工作,五六日则回到校园,各自带着工作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听讲。贲圣林习惯把学生称作“学员”,因为在教学这一双向互动的过程中,他也从学员们的身上学到了很多。正所谓“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教学相长就是如此。


2023年岁末,东方甄选与其大主播董宇辉创建工作室的事件频上热搜,商学院校也从理论与实践的角度密切关注着。在贲圣林看来,东方甄选选择了直播赛道,就将自己转型成为了一家“新型公司”。于“新型公司”而言,管理者与员工之间不能再用过去层级式的架构进行管理。这样的企业更像是大学,不存在“金字塔”式的层级,校长管理全校更多的其实是“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管理,彼此间是平等的。在大学里,或许一位知名教授比行政领导更有影响力,更受到社会的尊重。其实包括董宇辉和众多直播公司,以及娱乐行业的企业,消费者往往只知道当红名星、带货大腕,对其背后的公司知之甚少。对于这类企业的管理者而言,需要改变自己的心态,将自身定位为舞台经理或大学老师,爱护“学生”、成就他们,以天使投资者的心态赋能他们,这样才能让企业发展得更好、走得更远。


“将优秀的中国商业事件从实践提升到理论,更好地指导商业领袖,是商学院校最大的责任与使命。”贲圣林说。与中国商业发展相似,早期商学院校的案例主要是“引进来”,现在也在做“走出去”的工作。诸如直播、数字支付,可以说是中国的首创。互联网时代,中国经济发展得比全球更快,把这些中国案例向全球传播,让世界“向东看”,引领全球,几乎成为所有中国优秀商学院院长、教授们的一项重要工作,这也需要全国的商学院校共同努力。


在中国诸多的商学院校中,ZIBS还是一所相对“年轻”的商学院,2023年底,这所商学院迎来了5周年院庆。自创立之初,该院就以“改变世界,引领未来”(Connecting the World, Shaping the Future)为座右铭。贲圣林解释称:“世界本身就在改变,目前来看整个中国的商学院教学,比起中国企业全球化的布局要慢得多,ZIBS期待能在商学院教育教学方面连接世界、改变世界。浙江是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浙江大学也是理工类学科更为优秀的大学,因此ZIBS给自身的定位就是来自中国的科创型全球化商学院,致力于引领企业家、科技工作者更好地为企业、为社会做贡献。”


“全球化”是ZIBS的一大特色,目前该商学院的学生来自72个国家及地区,为全球输送了相当多的优秀人才。例如一位来自泰国的学生,在iMBA项目就读期间,曾在浙江一家优秀的电商企业实习,凭借着数字经济、数字技能方面的强有力背景,毕业回到泰国之后就获得了汇丰集团泰国分行的录用。


商学院校培养人才,不仅包括教授商业知识和技能,更重要的是培养“企业家精神”。贲圣林认为,优秀的企业家能够协调好各方利益相关者的关系,在坚持“长期主义”之下,实现商业的可持续发展。而成为一家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则需要多年的工作积累,那时可能已经四五十岁了,因此,其价值观、理念、社会责任感等问题,必须从年轻一代开始教育。


近年来,ESG已被广泛接受为评估可持续发展能力的标准,在ZIBS的整体教学设计中,也在不断向学员们强化这一理念,将其贯穿于商业肌体中。毕竟企业家本身也是社会人,他们不仅要面对股东和自己家族的利益,还需要考虑到同事、上下游关系等类似于命运共同体的问题。贲圣林强调,从这个角度来看,当今企业与企业间的竞争,实际上是产业共同体之间的竞争。


03

中国企业“向世界出发”


浙江是中国商业最繁荣的省份之一,浙商在海外的人数也颇多。一列列货运列车从浙江中部奔向亚欧大陆腹地和波罗的海沿岸,一艘艘货轮从浙江东部沿海驶向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浙商纷纷在沿线国家或境外工业园区落户创业……


在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的引领下,浙江的民营企业正在加速出海,他们看到了全球经济发展的新机遇,很多企业也在国际舞台上崛起。然而,出海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企业面临的挑战也不小。作为国际商学院,ZIBS也在不断帮助企业家分析梳理海外运营的风险和策略,助力中国企业家更好地进行全球化布局与经营。


贲圣林说,他一直记得母亲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中国企业出海,道理亦是如此。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很多时候增长速度非常块,赶上了赚钱比较容易的好时代。但海外的情况并非如此,很多企业家运用在中国适用的商业管理模式、运营理念等,到了经济减速期就不知该如何运营了。另外,一些企业家习惯了在国内通过“找关系”搞定市长,就搞定了市场,但在海外,这一方式不仅没用,可能还会给企业带来负面影响。同时,很多世界500强企业都拥有超百年的发展史,跟它们相比,很多中国企业还显得很年轻,企业文化、自身积淀还不够厚重,真正把自己的企业作成百年老店在全球经营并不容易,“企业家需要有敬畏心”,贲圣林强调。


10年前,贲圣林在伦敦商学院用英文做了一次主题为《我的梦想——中国企业在全球崛起》的演讲,而贲圣林和ZIBS也一直在为实现这一梦想而努力。提起全球化与出海,浙江最著名的企业当属吉利汽车集团。2010年,吉利汽车收购沃尔沃被称作是“蛇吞象”,之后又收购了英国猛铜控股,在白俄罗斯建厂、收购宝腾与路特斯汽车、入股戴姆勒……


这些案例也成为各大商学院校的经典案例。2010年正值美国金融危机刚刚结束,福特汽车为自救,想甩掉沃尔沃这个“包袱”,而独具魄力与远见的李书福决定并购沃尔沃。贲圣林评价认为,吉利并购沃尔沃后,李书福给了沃尔沃很大的自由度,使其能够独立运营,同时这也倒逼了吉利向沃尔沃学技术、学管理,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吉利汽车的飞跃。但是每家企业的情况不同,并不能完全照搬别人的成功经验,要根据自身所在的行业、出海国家的监管政策进行商业决策。比如蚂蚁集团出海,就是通过入股当地企业,做小股东,赋能当地企业这一方式进行。贲圣林也提醒中国企业家,无论企业当前业务是否与“出海”相关,必须有全球化的视野,提早规划,做好人才与资金的储备。


诞生于浙江的全球化商学院,ZIBS还肩负着作为企业出海的“智库”角色,为企业家解决实际问题。此前一位浙江台州的企业家曾进入非洲某国市场时遇到的一些技术问题向学院咨询,ZIBS中非中心的同事在详细了解情况后,运用当地资源网络,帮助该企业顺利通关。能够切实帮到中国企业家解决“出海”路上的实际问题,这让贲圣林和同事们倍感骄傲。目前,ZIBS已经在新加坡、英国建立了自己的海外中心,并且针对拉丁美洲、非洲等多个国家和地区还建立了研究中心,均由当地同事直接运营。“未来我们将深入聚焦如何助力中国企业在全球化运营的过程中,提升商业管理与风险把控能力,并协助跨国企业到中国来,更好地和中国经济共同成长。”贲圣林如是说。


来源 | 《商学院》杂志2024年2&3月合刊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立身行道,家业方可长青

    下一篇:百年招商局集团:危中求变,敏捷转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