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驰4个月9次召回 J.D.Power可靠性ABB垫底 供应商管控之祸?

2020-05-04 2898 0

奔驰4个月9次召回 J.D.Power可靠性ABB垫底 供应商管控之祸?


文:赵建琳 朱耘

ID:BMR2004

4个月内召回9次。

2020年4月30日,因车辆前门线束的布线不合理、发动机涡轮增压器进油管的橡胶材料可能不符合要求、车辆的前轴和后轴差速器锁止模块控制单元不符合规格,梅赛德斯-奔驰(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奔驰”)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宣布召回部分进口G级、S级、AMG GT车辆,共计6866辆。

同月内,4月17日,因车辆滑动天窗的玻璃面板和天窗框架之间的粘合可能不符合规格,以及生产偏差前轴可能安装了尺寸不正确的制动器,奔驰连续发布两条召回信息,两次共召回2298辆奔驰汽车,涉及进口C级、CLK级、CLS级、E级、S级与国产E级汽车。

至此,2020年前4个月,奔驰已宣布了9次召回,占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20年公布的54起召回的16.67%。召回原因所涉及的部件也多种多样,前门线束、橡胶材料、天窗、制动器、减振器、安全带锁扣、通信模块软件、遮阳板……在J.D.Power发布的2020年美国车辆可靠性研究结果里,奔驰可靠性数值不仅低于行业平均值,在BBA中也垫底。

百年奔驰究竟怎么了?《商学院》记者就奔驰的品质控制标准、频繁出现质量问题的原因以及改进方法向奔驰相关负责人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对方也未予以回应。

连续召回

奔驰4个月9次召回 J.D.Power可靠性ABB垫底 供应商管控之祸?


4月30日,奔驰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宣布召回部分进口G级、S级、AMG GT车辆,其中包括1656辆生产于2018年5月25日至2018年11月23日的进口G级汽车;599辆生产于2018年5月18日至2019年8月6日的进口G级、S级、AMG GT汽车;以及4611辆生产于2018年5月25日至2019年9月24日的进口G级汽车。

根据召回计划,1656辆进口G级汽车的问题出在前门线束布线不合理上,使得开关车门时可能造成线束损坏,最终可能影响侧面碰撞约束系统的性能、碰撞时车门的自动解锁、紧急呼叫时的车辆位置、门锁中的车门接触开关相关功能、后视镜功能(转向指示灯、盲点监控、后视镜调节和加热)等,增加车辆发生碰撞和人员受伤的风险。

599辆进口G级、S级、AMG GT汽车则因发动机涡轮增压器进油管的橡胶材料可能不符合要求而发起召回,使得车辆行驶时的发动机热负荷可能造成涡轮增压器进油管出现泄漏,不能排除泄漏的机油与发动机舱中的热部件接触的可能性,增加起火风险。

4611辆进口G级汽车的召回则因车辆的前轴和后轴差速器锁止模块控制单元不符合规格所致。该问题可能会导致内部特定电阻器受损,车辆ESP和ABS系统被停用且无法更改差速锁状态,增加车辆在某些操作条件下发生碰撞的风险以及影响车辆操控性、牵引力。

同月,4月17日,奔驰连续发布两条召回信息,一是因生产偏差前轴可能安装了尺寸不正确的制动器(含制动盘、制动卡钳、制动片),召回生产于2018年4月9日至2018年5月9日间的131辆进口S级汽车;二是因滑动天窗的玻璃面板和天窗框架之间的粘合可能不符合规格,无法确保粘接的特定耐久性要求,召回1622辆生产于2006年1月16日至2006年8月21日间的进口C级、CLK级、CLS级、E级汽车和545辆生产于2006年1月16日至2006年2月22日间的国产E级汽车。

算上2020年前三个月的召回,奔驰已在中国发布9次召回信息,其中有6次召回提到的车辆都生产于2018年至2019年间,召回原因涉及前门线束、橡胶材料、天窗、制动器、减振器、安全带锁扣、通信模块软件、遮阳板等多个部件,且召回尤以进口车为甚。《商学院》记者就奔驰在品质控制上的要求、质量问题频出的原因等问题联系奔驰相关工作人员,截至发稿,对方未予以回应。

对于近日奔驰启动的召回,天津大学教授、内燃机燃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姚春德认为,问题很可能出在供应商那里,加上主机厂把关不严,对供应商产品质量和规格缺少监督所致。

“在质量认证体系未完全建立起来之前,主机厂对零部件供应商都要做质量检测,认证体系建立起来后,有些零部件的质量认证就由供应商来做了,所以主机厂的采购部需要具备专业的技术知识,验收时保证零部件质量符合主机厂的要求。”姚春德表示。

接近奔驰的知情人士李云(化名)告诉《商学院》记者,上述召回通常涉及两种可能,一是设计问题,二是供应商制造问题,无论哪种,都可通过前期开发验证、过程审核等环节筛查出来,没筛查出,就可能与奔驰在供应商管理上不够细心专业、供应商端把控不严有关。

供应商管理把控不严?

“奔驰的品质控制标准没有降低,无论是对零部件供应商的准入标准,还是整车管理标准,国产化车都与进口车使用同一套管理标准。”李云说。通常,一家供应商想要为奔驰供货,需经过潜在供应商审核、开发产品时的VDA6.3过程审核、产能审核,以及一系列材料实验、功能实验、腐蚀实验和PPAP放行认可等“考验”,每年还有年度考核,包括VDA6.3过程审核和一系列产品形式实验。

尽管标准从无降低,但管理能力却不如从前,负责供应商管理的员工不专业、不职业是问题“症结”。李云告诉记者,通常负责供应商管理的员工需得是有丰富汽车行业从业经验的人员,工作经验在3-5年内,专业素质和能力过硬。

近日在招聘网站上,记者看到奔驰中国区供应商质量管理岗位的要求有,具有工程学学士学位,硕士学位优先;具有质量(审核员)认证者优先;至少2年汽车行业(或类似行业)经验,质量和制造经验者优先;具有PPAP要求的经验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要求英文读写能力,德国人优先;具备处理人际关系、团队导向和计算机能力;具备ISO/TS16949、VDA 6.3等具体知识。

李云认为该招聘要求是合适的,“但最近两三年内,有时会出现刚毕业或毕业不久、专业技能还没那么强的人员接受奔驰工厂培训后就独立管理供应商了,这肯定不行,培训的东西多是理论,必须要人带。”他感觉到,企业做大了就容易进入舒适圈,像在例行公事,专业度和敬业精神都需加强。

查看零部件供应商所供产品的实验,到给其放行,考验的是把关者的专业能力和敬业精神。“实验都是实实在在做,能通过的供应商一般产品都可以,但判断稳定性好一点还是坏一点,就靠把关人的个人素质了。”据李云介绍,供应商管理相关岗位没有可量化的绩效考评,工作效果如何也看不出来,甚至因供应商出问题导致召回,也处罚不到负责供应商管理的员工,李云回忆了下,对记者说:“基本上好像没有。”

从逻辑上讲,若是因供应商提供的产品不符合规格或要求而召回,除了反映出主机厂在零部件管理、放行上存在疏漏,也反映出供应商自身的产品质量问题。李云认为,相比拥有广大市场的豪华品牌奔驰,供应商处相对弱势地位,车企为了追逐利润,会对供应商压价,于供应商而言,利润变薄,采购量又少,工作态度就会松懈,或转而重视更大的客户。

知名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也同意该观点,“企业追求销量和利润增长,压价导致供应商懈怠,产品质量受牵连。”

汽车评论员凌然表示,其实供应商所说的利润变薄,更多是觉得自己比以前赚少了,车企不会让供应商不赚钱地生产,往往在保证车企自身不亏损时给零部件厂商更大利润,甚至产生“天价”零部件,造成零整比过高(零整比:商品配件与整体销售价格的比值,比值越高,代表后期维修费用越高)。也正因为奔驰前几年零整比太高,被消费者议论和投诉,奔驰才开始压价,一压价,就动了供应商的“奶酪”。

此外,国内汽车市场连续两年下滑,车企为应对竞争,降价的趋势愈显,一旦整车价格下降,采购成本必然要被压缩,供应商的利润也就随之变薄。“但供应商利润变薄并不能成为其产品质量下降的理由,供应商可以通过与更多车企合作,走薄利多销的路子,同时保证产品质量。”凌然认为,召回所反映出的质量问题,归根结底是要看奔驰的把关是否到位。

相比起李云所介绍的国产奔驰供应商管理端存在的问题,进口车在2020年的召回中显得尤为突出。9次召回信息里共涉及11批召回,包含国产奔驰与进口奔驰,其中,进口奔驰被提到的批次数占比高达80%以上。

“这反映了国际制造多元化的风险。现如今,进口到中国的奔驰车已不完全出厂于德国,尽管质量标准全球统一,但零部件供应商来源广泛,生产基地有各自的国产化供应体系,进口到其他国家后,是否能与当地水土相服,是有一定不确定性的。”凌然告诉记者。

尽管奔驰如今“小毛病不断”,但愿意为其买单的消费者依然不少。2019年,奔驰连续第四年拿下全球豪华汽车品牌年度销量冠军,中国市场仍为其全球最大单一市场。即使2020年经受新冠疫情冲击,奔驰也以13.9万辆成绩拿下BBA三强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冠军。

虽然奔驰现在华的质量问题并未对其销量产生较大影响,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果奔驰不在质量上做提升,继续发生大规模召回或质量事件,最终会对其口碑产生负面影响。”LMC汽车市场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志凌表示。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TCL科技首季净利减超四成、年报审计存问题 "鹰的重生"何日来?

    下一篇:北京银行增速放缓 一季度不良率反弹 资产减值已蚕食利润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