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亚鹏欠债难局1037天

CBC2018年期刊VOL28 2018-12-01 192 0

“李亚鹏先生的香港身份会对案件有影响吗?”

“应该没有影响吧。”

李亚鹏欠债难局1037天


2018年11月16日,这样的对话发生在《中国经营报》记者与李亚鹏的代理律师之间。这一天,是李亚鹏和他的公司陷入一场债务纠纷的第1037天。因为这场债务纠纷,这位曾经的知名影视演员、现在的商人,被卷入“失信风波”之中。2018年11月1日,李亚鹏发出了一条微信朋友圈,在这条朋友圈中,他写道:“尚在高院申诉司法程序之中,何谈‘失信’,一切安好。”


在李亚鹏所提及的申诉中,一份351字的函件被其矢口否认。这是一份签署于2015年8月19日的“复函”,收件方是北京泰和友联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和友联”),也是李亚鹏在位于丽江的雪山艺术小镇项目中的合作伙伴。


这份复函的主要内容,是明确了会在2015年12月25日之前,李亚鹏一方将分期分批向泰和友联方面支付4000多万元的债权。“我们本着真诚的态度解决相关的问题,希望能得到泰和友联公司的理解。”从复函的语法与用词上可以看出,当时的李亚鹏积极地争取着泰和友联方面对其解决方案的认同。


但在泰和友联“催债”的1000多天后,在没有新证据提交的前提下,李亚鹏一方的申诉既孤注一掷又略显无力。诚然,复函中提及的“4000万元债权”才是整部商业大戏的核心诉求。


一切的起点


2018年3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2018)京03民终3815号判决书终审判决,判定李亚鹏一方须支付这笔款项。


这一切的起点在于位于丽江的雪山艺术小镇项目。


曾几何时,雪山艺术小镇项目被誉为李亚鹏高调转型地产商人的“代表作”。基于此,2012年7月,泰和友联出于对李亚鹏个人的认可,入股了丽江雪山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雪山公司”),最终泰和友联出资6000万元,占股10%。合同中“最低收益保障”条款规定,雪山公司确保泰和友联实际获得的全部权益不低于1亿元,项目开发周期为3年。开发周期届满后,考虑到泰和友联出资额的资金财务成本,泰和友联可先行收回约定的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


然而,在开发周期届满临近时,李亚鹏决定出让其持有的雪山公司股份,这无疑与泰和友联入股的初衷相悖,后经李亚鹏等原股东作出承诺,泰和友联在股东大会上放弃对李亚鹏股份的优先购买权,同意阳光100中国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100”)低价收购,条件是李亚鹏以到期债权的形式,于2015年7月向泰和友联支付固定权益收益4000万元。


《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情况表明,李亚鹏等原股东在2015年4月17日向泰和友联签署“承诺函”,将在2015年7月向泰和友联支付固定权益收益约4000万元,后又在复函当中承诺最后支付期限为2015年12月25日。遗憾的是,泰和友联并未等来李亚鹏一方的主动“还款”。


2018年3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已作出(2018)京03民终3815号判决书终审判决,判定李亚鹏一方须支付这笔款项。2018年4月9日,该案件执行立案。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获知,司法部门在执行过程中发现,李亚鹏名下已无可供执行的资产。同时,法院在执行过程中对李亚鹏身份信息查询时则已显示,身份证号与姓名“不匹配”。而其在身份证上使用的乌鲁木齐的地址,早已迁出注销。


时至今日,泰和友联方面仍未收到全部款项。甚至被法院冻结作为部分执行标的的两套房产(归属李亚鹏哥哥李亚炜所有),因房主的不予配合亦再生风波,至今无法对房屋进行正常的评估流程。


据记者了解,泰和友联正在向司法部门申请对李亚鹏消费能力的限制,这一申请诉求一旦得到司法部门认可,将意味着李亚鹏正式登上“老赖”的名单,被限制各种相关消费。


申诉不影响“执行”


2018年11月1日,李亚鹏在朋友圈中写道:“尚在高院申诉司法程序之中,何谈‘失信’,一切安好。”


2018年3月28日,李亚鹏委托律师提交了再审申请书,措辞激烈。“本案将成为一个新型的敲诈勒索犯罪案例”,似乎如此描述法院受理得能快一些。


对此,《中国经营报》记者联系到北京华泰律师事务所律师聂敏,作为泰和友联代理律师,她表示如此措辞是李亚鹏方的一贯风格。


聂敏表示:“我们认为诚实信用原则是一个根本性原则,拒绝还款是一个事实,签了还款承诺后又不承认也是一个事实。”


申请方,即李亚鹏、李亚炜方认为,二审法院根据现有合同条款和证据推导出申请人应该承担向泰和友联支付4000万元的义务,犯下了“基本的逻辑错误”。李亚炜是李亚鹏的哥哥,因为这起案件,李亚炜名下在北京的两套住宅已经被司法冻结。但记者实地探访时发现,目前这两处房产的实际居住人对于法院的房产评估不愿配合,其中一家更是对评估机构表示:“本处房产已交易,只不过还没有过户。”


2018年11月1日,李亚鹏在朋友圈中写道:“尚在高院申诉司法程序之中,何谈‘失信’,一切安好。”


巧合的是,泰和友联同日已向法院提交了“被执行人李亚鹏、李亚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申请书”。


一位法律界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坦言,申诉并不影响判决的执行。一审后,如果上诉,就进入二审,但二审就是终审,会立即进入执行流程。


至于申诉能否受理,前述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我国申诉受理的比例非常低。“执行难,申诉难。”


迄今为止,李亚鹏陷入这场因债务风波引发的舆论漩涡,已经超过1000天。但问题仍然不能得到解决,李亚鹏昔日的合作伙伴和今日的对手,将他送上了限制高消费能力的名单,这个名单,有一个更熟悉的名字,叫老赖名单。


李亚鹏的名下,在北京已经没有房产,他的哥哥名下的两套房产已被司法冻结。而此时,李亚鹏的一整套生意系统仍在运行当中,这些生意,会受到这场信任危机的影响吗?


(特约撰稿顾湘、孟庆伟 中国经营报)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美图求生记

    下一篇:一个人最难的修行,是守口如瓶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