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票房梦想 高群耀入局移动影院

CBC2018年期刊VOL59 2019-08-30 59 0



移动电影院不是和传统电影院抢生意的,而是对线下实体影院的一种补充,可以极大地带动观影人次的提升。


千亿票房梦想 高群耀入局移动影院

2019年4月,高群耀博士带着他的创业项目“移动影院”,来到芒康,一座位于西藏自治区去东南部小县城,包括《格桑梅朵》等一批民族电影,将在那里与观众见面。

在官方的介绍中,移动影院上线于2018年5月,可以通过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终端,向观众放映已取得《电影片公映许可证》且处于公映期内的电影,其分账模式与实体电影院相同。

高群耀之所以选择来到藏区,是由于这里是传统意义上的电影荒漠。电影屏幕的稀缺,让许多人找不到看电影的场所。

据了解,截至2019年4月,西藏只有30家实体电影院、86块银幕,在77个区县级行政单位中,有63个没有实体电影院,西藏的年人均观影次数也只有0.5次。

与之相对应的是,藏区民众逐渐增长的观影需求。公开资料显示。近三年西藏年均票房增幅为22%,在全国31个省级行政区中,名列第一。

高群耀至今忘不掉那时的场景,“就像过年一样,200多人在那扫码看《格桑梅朵》,一部讲述藏族人自己故事的民族电影”,高群耀回忆道。

在藏区之外,成立一年多的移动影院依然备受质疑。观众会花25元钱在手机上看一部电影吗?电影制作方会接受这种新的放映方式吗?

外界质疑接踵而至,高群耀却始终信心满满。在他看来,作为新生物种移动影院,有争议是正常的,而这也恰恰反映出其影响力。

“在观影国内人次大幅度下滑的背景下,移动影院会帮助中国电影票房突破千亿大关。”他对《商学院》记者说到。


做增量市场,而非抢存量


高群耀过往的履历可谓光鲜:从微软中国总裁到新闻集团和21世纪福克斯全球资深副总裁,再到主导万达组建世界最大院线AMC、收购好莱坞传奇影业,高群耀称经历了与比尔盖茨、默多克以及王健林共舞的职业生涯。

在过往的职业经历中,高群耀发现在发达国家走进电影院看电影的人群正在逐年减少,经历了高速增长之后的中国,也难免会面临一个这样的阶段。

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人们娱乐的方式越来越多元化,电影不再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而功能丰富的移动手机,也占据了用户的碎片化时间。

但在高群耀看来,这并不代表大家不喜欢看电影了,相反电影依然是人类娱乐的一种重要方式,而之所以观影人数会出现下降,主要是由于电影院的模式遇到了瓶颈。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全国新增银幕9303块,总数约达到6万块,到2019年上半年这一数字达到了6.49万块。

但在这些电影银幕大多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在全国2876个县级行政区中,151个仍然没有实体电影院、880个仅有1家实体电影院。

换而言之,由于物理覆盖的局限性,导致许多人从来没有走进过电影院。高群耀透露,这一人群占到了全国人口比例的80%左右。

另一方面,受播放档期的限制,每年有大部分电影无缘在电影院与观众见面。即便可以在电影院播放,也可能会面临排片量少的窘境。

以2018年为例,全年有1082部电影拿到了龙标,真正到电影院播出的只有404部。其中,票房超过1亿的共82部,还包含了38部进口片,占比46%。

影院是一门零售的生意,他们考虑更多的是出于商业利益的最大化,一旦出现票房表现不错的电影,他们会迅速将排片向其集中。

“时间不对、内容不对、地点不对,也导致了受众走进电影院的动力减弱。”高群耀进一步向《商学院》记者分析。

简单来说,用户会由于电影排片的时间、电影的内容,以及电影院的地理位置,没有达到自己理想的状态,从而拒绝走进电影院。

在移动手机越来越普及的今天,高群耀想借助移动互联网帮助电影行业突破上述瓶颈。按照高群耀的说法,是运用电影+互联网的方式,推动电影行业的进一步发展。

2018年5月9日,在移动电影院APP发布的当天,同步上线了三部处于公映期间的电影:《脱单告急》《第三度嫌疑人》《香港大营救》。

但在第二天,《第三度嫌疑人》却突然从移动电影APP撤下,这让移动电影院与线下实体电影院的矛盾凸显了出来。

高群耀表示,移动电影院不是和传统电影院抢生意的,而是对线下实体影院的一种补充,可以极大地带动观影人次的提升。

用户愿意来吗?


距离移动电影院成立已经一年多了,用户究竟是否愿意接受这样一种看电影的方式呢?外界始终没有打消这样的疑惑。尤其是每张25元的票价,这样的定价是否过高呢?高群耀向记者解释,电影是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豪华消费,不能卖得太过便宜,这样才能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那移动影院该如何吸引用户呢?这不得不先从传统的发行放映方式说起,他们大多采用的广撒网的方式,而不是聚焦在精准用户上。

在高群耀看来,那些无法进入实体院线和排片量低的影片并非没人看,需要在细分市场找到自己特定的观众。

移动电影院则可以借助于大数据,面向不同地区、不同人群进行“分众发行”“分区发行”,在合适的时间将合适的电影送给合适的观众。

以彭水县感动重庆十佳教师张老师的生活原形改编的电影《守望一生》为例,在移动影院有22万人观看,以每张25元的票价计算,在移动影院取得的票房达550万元,其在线下发行大概率会被埋没。

而纳西族首部青少年励志电影《寻找雪山》,在移动电影院上映后,观影人数超过2万,相当于全国纳西族人口的10%。

此外,移动影院还制定了进军海外的策略,主要是服务海外6000万华人以及对中国电影感兴趣的海外影迷。

据悉,目前移动电影院已经成功落地意大利、西班牙,以及韩国,北美地区也在稳步推进,针对海外观众的需求推出不同类型的电影。

高群耀透露,“分众发行、分区发行”只是移动影院吸引观众的一种方式。在今年的5月9日,移动影院对APP进行了全面的升级,突出视听效果、强调社交属性。

据了解,移动电影院如今已经与大朋、创维、小宅、Pico四大VR一体机厂商全面合作,观众通过VR一体机绑定移动电影院账号,就能实现移动巨幕体验,而通过智能手机配合VR眼镜就能实现移动3D效果。

但有业内人士表示,移动影院瞄准的是增量人群,他们大多生活在所谓的“下沉市场”,他们是否会对成本高昂的VR设备买单还未可知。

换而言之,现阶段体验依然有可能是制约移动电影院发展的一大关键因素。不过,随着VR技术的逐渐成熟,这一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而除了视觉体验的升级外,移动电影院还全新推出“约亲友”“约影迷”“专场”和“首映礼”四大新场景。每位电影观众都可以根据自己的社交喜好,自由选择二人、百人和千人模式,深化社交场景。

高群耀表示,移动电影院提供一个新的社交场所,不同地方的观众可以一起看电影聊天,这将会带动观影人次的大幅度提升。

据了解,截止到2019年5月9日,移动影院已经上线了120多部电影,观影人次达到200万。

移动影院何去何从?


2018年,移动影院上线不久,就引来了没有网络视听服务许可证的质疑。国家电影局相关人员甚至表态,移动影院不具备从事互联网放映视听内容(包括电影)的合法资质。

按照现有的相关规定,通过网络视听渠道放映电影等音视频内容,应按规定取得国家网络视听管理部门的许可。

在外界看来,缺乏服务资质似乎成为了移动影院最大的痛点。在采访中,高群耀也谈到了自己的看法。他表示,移动影院是严格按照国家的要求来做的,发展到今天仍然存在,其一定是合规的。

众所周知,如爱奇艺、腾讯、优酷的视频播放平台,都在围绕产业上下游进行布局,甚至通过自制将优质内容控制在自己手中,那移动影院会不会也如此布局呢。

高群耀给予了否定答案。他表示,在微软多年工作的经验证明,公司要么做平台,要么做应用,移动影院是想打造一个平台。

高群耀为移动电影院的定位是,“首先做技术,是一个科技公司”,技术驱动是移动电影院的基因。目前,在移动影院200多人的团队中,主要是产品和研发。

移动电影院工作专注在打造平台上面,高群耀介绍,后台要做好三件事:和国家票房系统连接、数字版权保护、提高用户体验。

据了解,在与国家票房系统连接同电影院数量相比,移动电影院手机连接端口放大2万倍,工作量成倍增加。

而数字版权保护更是一件非常关键的事,移动电影院用多种技术手段防止盗版,甚至会打上水印,“想做录播完全不可能”。

“随着5G技术成熟,移动电影院会越来越普及,在中国电影票房和观影次数双双下降的情况下,移动影院会助力中国电影产业突破千亿票房。”在采访的最后,高群耀对《商学院》记者说道。


(文章来源:商学院杂志)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关店、巨亏、爆仓 拉夏贝尔颓势难止

    下一篇:被“烧穿”的蔚来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