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废除精英高中 能消除教育不公吗?

CBC2018年期刊VOL71 2019-11-25 48 0

去年底,韩国电视台上映的电视剧《天空之城》,讲述了上流社会不惜代价将孩子送进名校的故事,它让外界看到了这个国家教育竞争的残酷一面。

这国废除精英高中 能消除教育不公吗?

电视剧折射出的精英教育的是是非非,也一直是困扰韩国多年的议题。而为了教育公平,韩国日前又推出了改革措施。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19日报道,韩国教育部宣布,废除精英高等学校;到2025年,当地所有私营高校都须转为普通学校,以纠正造成社会不平等的教育差异。

报道称,韩国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很多批评者认为这与精英学校的存在有一定的关系。

对于那些很难享受顶级教育资源的中下层群体来说,废除精英高中的改革措施,让他们的子女能站在更加公平的起跑线上。但反对的声音也不小,精英学校和家长们首先站出来批评政府的决策,认为这是“以公平为幌子的倒退现象”。

如果从总体改革方向来看,废除精英高中的做法的确可以理解为“开倒车”。事实上在韩国的教育发展史上,曾经有过很长一段的“平准化”阶段——自1974年起,针对小升初免试带来的升学压力和教育资源的不均衡,韩国政府取消高中学校重点、非重点的划分。

在“平准化”的教育模式下,有教无类,不论家庭状况如何,不论成绩的好坏,初中生在升高中的过程中,只需要采用学区就近入学加抽签的制度,没有所谓的“掐尖”,高中学校按照统一的标准办学,提供质量平均的教育资源。

均衡、均质的高中教育,减轻了初升高的升学择校压力,但随着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它的弊端逐渐显现。

因为高中毕竟不是义务教育阶段的基础教育,它到了需要发掘学生特长和个性的阶段,无差别的教学模式,忽视了个性和禀赋的差异,对成绩好、想要接受更优质教育的学生来说,同样是一种不公平。

另一方面,作为深受儒家文化和科举制影响的地区,韩国同样存在学历崇拜,高等教育竞争异常激烈,且等级化严重。首尔大学、高丽大学和延世大学,三所大学在韩国的地位类似于美国的常春藤联盟或英国的剑桥大学,甚至更强。名校出身的背景,意味着更有前景的就业和发展未来。否则《天空之城》中的家长,也不必大费周章地让孩子进入名校。

于是,高中阶段“平准化”教育和大学精英教育之间的脱节,导致高中阶段的激烈竞争都转移到了校外。那些渴望让孩子冲刺名校的韩国家长,就像今天的中国家长一样,为孩子报各种补习班,开小灶教学。一方面,增加了学生负担;另一方面,增加了家长的经济压力。

可见,受高等教育资源等级化影响,韩国高中的“平准化”教育,未必真的足够公平,只不过教育分化从校内转向了校外,变得更加隐蔽了。

正因如此,在本世纪初,为了纠正“平准化”教育带来的种种问题,也为了给经历金融海啸的社会培养更具竞争力的精英人才,韩国开始在高中阶段推行精英教育,具体措施包括在普通高中之外,增加了特殊目的高中和自律型高中等私校,同时增加学生的择校自主权。

这些特殊目的高中,并不是职业学校,而是旨在培养特殊人才的学校,比如外语高中、科学高中等。它的总体数量并不多,不过由于更优质的教学资源、更好的硬件环境、更灵活的教学方法,以及更高的名校升学率,引得学生和家长们挤破头。

对于韩国的中下层民众来说,由于收费不菲,他们要么得付出巨大的补习成本,才能让孩子争取可怜的入学机会,要么彻底无缘这类精英高中。英才模式引发的分化和等差,让公平议题不再局限于教育层面,而是上升到阶层晋升的层面。

的确,精英教育的最大收益者,无疑是那些上流社会的家庭。相关数据显示,高收入家庭子女的课后学习时间,明显超过低收入家庭;月收入100万韩元以下的底层子女中,只有1.6%能进入排前10名的大学。精英教育加剧阶层固化,扩大贫富差距,正在成为一种事实。

鉴于此,近几年韩国政府不断推出各种改革措施,实行多样化的教育政策,大力兴建各类特殊目的高中,扩大优质资源的供给,但似乎都收效甚微。这次大刀阔斧地改革,废除精英私立高中,可以说是不得已而为之。

但废除精英高中,却未必能够彻底回归“平准化”。一方面,只要有韩国的发展对精英人才有足够的需求,精英教育就不会消失;另一方面,只要学历崇拜、高校等级差异存在,衔接高等教育的高中教育就不可能完全“平准化”,教育落差无非是转移到校外而已。

其实跳出来看,精英教育的残酷竞争,并不只有韩国存在。比如此前一阵流传甚广的《记者卧底美国高中,揭露精英教育"骗局":4小时睡眠,4杯咖啡,4.0GPA》,就对美国高中强大的升学压力进行了还原。

在教育方面,中国更不用说,为了让孩子上名校,中国家长在学区房、补习班上的投入,不亚于韩国家长。而四处“掐尖”的衡水中学,则是高中阶段精英教育的集大成者。

至于说精英教育如何影响了贫富差距和阶层固化,也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精英教育到底公不公平,取决于如何定义公平。

如果站在受教育机会的层面看,那么优质教育资源集中在重点高中,无疑是不公平的。但如果将它理解为一种针对不同禀赋学生的区别教学,精英教育未必毫无道理——高中毕竟不是义务教育,它并不是只有普及基础知识的职能。

从这个角度看,韩国废除精英高中的改革,面临的争议注定不会停止。而且本质上,这种改革举措,不仅仅是一种教育行为,还是一种为了俘获底层人心的政客举动。正如历史上韩国的几次高中教育变革,都和政客上台紧密相关一样。更“平准化”的教育还是更差异化的精英教育好,就好比更多的福利还是更多的自由更好一样,注定是个没有定论的话题。


(中国经营网 熊志)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魔幻商人夏建统的多面人生

    下一篇:拼多多交出三季度答卷:已撬动5亿活跃买家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