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韦博英语“雪崩” 谁解“教育贷”之毒

2019-11-30 32 0

【深度】韦博英语“雪崩” 谁解“教育贷”之毒

是内部盲目扩张、经营不善、转型太慢、依赖教育分期的“咎由自取”?还是外部因素主导下政策监管收紧,线下成人英语市场萎缩,线上英语冲击下的“大势已去”?回顾韦博的发展历史,这些因素都能在最后的“雪崩”中找到身影。

文:陈茜、吕笑颜

ID:BMR2004

2019年下半年以来,创立20多岁年的韦博英语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欠薪严重。纸包不住火,9月底,一封落款为“有良心的韦博英语员工”的公告,将韦博英语北京欠薪、停止运营状态、濒临破产的危机公之于众。从7月开始被欠薪,每月只发2000元的员工扛不下去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厦将倾,韦博在全国各地出现关店潮。韦博英语创始人高卫宇在10月12日凌晨发出公开信称,公司因去年以来的业绩持续下滑、成本攀升,以及融资不利,导致资金链断裂,拖欠工资。最后,引发公司运营瘫痪。

如梦初醒的学员无课可上,此前办理学费分期的却依然要还贷,否则影响征信。

近年来,教育机构“违约”“跑路”的现象时有发生,预付款学费模式导致学员钱课两空,追诉无门。韦博倒下,被欠薪的员工做鸟兽散,学员愤恨不平,金融机构一脸无辜,同行唏嘘不已。

在英语培训领域依然能涌现独角兽的今天,一家成立20余年的品牌的轰然倒塌并非一日之寒,而是在错误的扩张道路上走得太远。是内部盲目扩张,经营不善,转型太慢,依赖教育分期的“咎由自取”?还是外部因素主导下政策监管收紧,线下成人英语市场萎缩,线上英语冲击下的“大势已去”?

回顾韦博的发展历史,这些因素都能在最后的“雪崩”中找到身影。

值得反思的是在市场优胜劣汰劣汰的法则下,最后为风险买单的似乎只有消费者。

“雪崩”前夜:教育贷成“慢性毒药”

复盘消费者的购买过程可以发现,“辅助入坑”的参与者很多。金融机构是否应承担更多责任值得探讨。

入坑:“教育贷”助力,监管缺失

家住武汉的巩女士是韦博英语暴雷事件的受害家长之一。今年3月份,巩女士为11岁的儿子报了韦博武汉徐东校区的青少课。学期两年,学费近三万元,不过销售推荐可以办理分期。

在销售人员指导下,巩女士下载了百度金融(度小满)旗下的有钱花APP,完成学费分期,首付2900元,分24期,每月只需要交一千多元,审核极其简单,只需要上传身份证,绑定银行卡。办理分期比全款多交3千多元。她认为,这只是平台收取的利息,学费每月通过有钱花交给韦博。

巩女士没有被告知的是,其实办理完分期,有钱花APP已经把钱都预支给了韦博。她背上了与金融机构的债务,无论韦博的课程终止与否,百度金融并不承担担保义务。

就这样,在培训机构和互联网金融平台的默契合作下,巩女士一步步在为今天的困境埋雷。“老品牌,连锁机构,值得信赖”,销售话术今天看来显得颇为讽刺。

10月14日晚上,巩女士突然收到一条停课短信,韦博要关门了。老师通知称,退款比较难,建议转机构。而在十一前,孩子还在正常上课。

这家机构到底发生了什么?其实,早在十一假期前北京、上海就出现关店潮,只是危机慢慢波及到武汉。

10月17日,武汉韦博英语全面停课。根据11月20日《长江日报》报道,当时仅武昌区涉及学员约一千多人,1826万元未消费培训费。

韦博倒闭已经成为社会关注事件。巩女士后来从武汉韦博中南校区“善后”的教育局工作人员得知,韦博上海总部已经把资金都转走,账上没钱了。

在武汉教育局牵头下,新东方、新航道、瑞思英语、英孚、美联英语等机构站出来,称免费承接韦博学员。而对坚持要求退费的学员,教育局引导其依法维权。

利用法律维权,巩女士也想过。只是韦博以合同存档为由,一直没有给到她合同,只有一张后期教育局给的学费发票。同时,起诉耗费时间和精力,即使成功,韦博作为轻资产公司宣告破产,也没有钱可拿回来。这让她进退两难。

目前巩女士最希望的是能暂停贷款,暂缓上征信。不过跟百度有钱花联系后,对方称必须有韦博通知,他们才能停贷。自身难保的韦博已再难联系。

7月初,韦博老师还极力向她推荐高达2.5万元的优惠暑期特训课。这是机构垂死的最后“一搏”。

巩女士现在才了解到,实际上,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便印发了《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要求校外培训机构“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出发点即是出于规避培训机构一次性收取高额学费后“跑路”等风险事件。

当时,巩女士一次要缴纳2年学费的时候并不知道政府有这样的规定。她曾问过当地的教育局工作人员,为什么韦博收费超过3个月没有禁止?对方回复,“每次去查,看到的账都是三个月。”

资深教育培训行业从业者洪涛(化名)在接受《商学院》采访时直言,“机构不是硬顶着政策不改,而是改了马上死,窟窿太大。”

如巩女士一样的家长,虽然已做了登记,但是并没有接到转学通知。即使少部分接到通知的学员,又会因为机构给出的条件不满意没有转学。根据其官网显示,韦博英语在全国62个城市有154家培训中心,累计学员近百万名。关于此次受影响在校学员总数,没有官方数据,据相关报道称,涉及全国万名韦博学员,学费过亿元。

地方政府已经介入,但数量有限的培训机构无法接收大部分学员。大批韦博学员在QQ群里组织了维权群。

无奈:只进行资质审查,经营风险无法预估?

据了解,目前和韦博合作的教育分期贷的企业有招商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招联消费金融、度小满金融和京东数科等。但是,根据公开消息,除浦发银行称“冻结学员分期贷款,个人征信将不受影响”外,其他金融机构的回应也都在暗示,需要继续还款,否则有征信风险。

京东数科相关负责人对《商学院》记者表示:“京东金融与韦博英语相关业务均已下线,已成立专项团队关注韦博英语后续解决方案。”

广发银行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如客户正在向韦博申诉或通过其他途径维权,需要银行提供配合提供相关证明文件,我行会积极配合。”

巩女士更想知道,金融机构把风险和责任扔给学员来承担是否合规?

《商学院》记者联系了曾在百度金融(度小满)工作的张丹丹(化名)。她表示,分期贷款申请完后,度小满会把钱打给机构,相当于帮学员付了学费。培训机构关门属于机构违约,但学员和度小满的合同依旧有效。

据了解,2018年11月,韦博英语和度小满场景分期达成战略合作。关于合作方式、涉及学员数量、逾期是否关联征信、过程中对机构资质和经营情况的审核流程,以及是否对机构超过3个月的违规收费方式进行审查等问题,《商学院》记者联系了百度消费金融旗下负责教育领域的相关负责人,对方表示需要与PR部门沟通,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许浩律师向《商学院》记者表示,对金融机构来说,场景方只是协助客户办理分期或贷款的合作者,并非客户。金融机构没有法律责任对场景方进行风控。只要场景方提供的分期项目是合法合规的,金融机构就可以借款给客户来支付费用。至于,场景方的经营风险,金融机构其实没有义务也无法去预测。

资深互联网金融风控人士向《商学院》记者分析,在培训分期中,不仅仅学员的风险需要控制,培训机构的风险更需要控制,而消费金融机构对于培训机构则疏于尽调,但事实上这可能引发所有学员的整体还款风险。“这部分风险到底是由学员来承担还是消费金融机构来承担,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需要明确金融机构是否对韦博有失察之责,以及是否违反教育管理部门相关规定。”

许浩同时强调,金融机构在为学员办理学费分期时,需要尽到风险警示说明义务。因为金融合同中的专业术语会相对晦涩,学员也应该谨慎签署,一旦签订将无法修改。

有学员称,自己在办理学费分期是被诱导,并没有认识到贷款风险。不过,在许浩看来举证有难度。

目前,有钱花APP里“教育贷”一项的合作机构里,韦博英语已经停止服务。在选择其他机构发起退款时,会自动出现“贷款申请风险提示”。有一条强调,“本贷款作为培训费用支付给培训机构,若因机构原因而终止培训,有钱花及出借方不承担连带责任,您需要按时还款。”

巩女士称该提示此前并没有出现过。可见,事发后,试图改进,规避责任。

除了事后停止服务、配合起诉,比消费者自我判断风险能力更强的金融机构风控系统,为什么没有发挥作用?

广发银行方面回应《商学院》记者称,韦博是20年的老牌教培机构,在该领域中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与多家金融机构也有长期合作。银行定期对其经营资质进行核查,其经营范围及有效期均符合相应监管机构(教育局)的要求。“金融机构得知韦博部分门店关停的消息的时间与大家基本一致,我行已第一时间停止了韦博的业务合作。”对方表示。

只是对机构进行资质审核,对经营风险显得颇为无力的金融机构,此时显得“麻木”。韦博的经营风险早已经暴露。根据天眼查显示,目前,高卫宇周边风险高达148条,预警提醒145条。在暴雷前,高卫宇名下的多个分校,曾因不提交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

疑惑:消费者成“教育贷”风险买单者?

据相关报道,某地韦博员工透露,八成学员都是分期贷款。据统计,人均分期贷款金额超过2万元。

对于金融机构来说,做分期贷款可以带来直接收益。分期期数越多,贷款利率越高。其次,做分期贷款可以为金融机构带来“业务增强”。

事实上,韦博英语并非孤例。近年来,教育机构“违约”“跑路”的现象时有发生。根据公开报道,2017年12月,新思路等培训机构相继被曝出“人去楼空”,学员学费难以追回。除此之外,一些没有办学资质的教育机构超范围经营,他们普遍还采用“培训贷”方式,让消费者“背负”可能产生的信用违约风险。事实上,这是涉及预付款经营模式的所有经营性机构的共同问题。

上述金融风控人士向《商学院》记者分析,教育分期其消费场景堪称完美。培训分期的借款人大多应该是白领,有相对稳定的收入信用资产不差,收入和还款能力相对比较容易掌握,但由于资历较浅,财务实力不足,需要金融服务。而且贷款流向容易掌控,不会出现挪作他用,并且可以批量贷款,操作起来成本低,看起来风险很小。

对于场景金融而言,韦博事件向全行业敲响了警钟——如何加强资产方的准入审核机制。

面对预收制度带来的风险,许浩指出,可以通过完善监管制度来降低因公司经营不善带来的贷后风险。比如借鉴购房贷款的第三方监管机构进行资金托管。

关于“教育贷”在韦博倒闭过程中扮演的角色,洪涛认为,分期贷只是机构拿到更多现金流的手段而已。“是否给培训机构推介费不是关键点,双方是互相需要。”不过,金融机构的分期服务制造了美好的“假象”,让培训机构获得了现金流,其实,背上了长期债务。

目前,巩女士已经逾期还款一个月,不时收到催款短信。她想知道,成立20多年的韦博,学生遍布全国,学费去哪了,为何说关就关?

复盘:扩张和衰落

资金链断裂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更关键的原因在于公司长期被预收制度下的现金流所“蒙蔽”。

冲突:激愤讨薪,安抚已晚,不敢承认没钱了

一则员工讨薪录音将韦博关门前夜前的危机和冲突展露无遗。

韦博大规模关门后,一位受害学员家长在自媒体公号文章里,公开了一段北京校区员工讨薪的谈话录音。时间是9月23日,这时韦博英语还没有大规模关店。

从这场火药味甚浓的谈话中可以得知,今年1-8月,从上海总部、重庆、乌鲁木齐等兄弟学校,累计支持北京1600万元,但是,依然没有改变现在的困局。9月份,北京六个教学中心营收不到200万元。以当时的资金条件,只能支持全员社保,不够发工资,更不用提补发之前的欠薪。这一方案引发了员工集体不满,无法接受。

不过,北京亦庄中心在9月运营依然招了近30名学生。韦博英语到最后仍希望能通过招生和融资逆转,但是,更容易被认为这是在撤退前“圈钱”。

带着安抚使命的韦博董事,7月底紧急接手华北大区的韦博董事之一高四海,呼吁员工能和公司一起攻克难关。他称,北京遇到今天的经营困难,每个人都应该反思,究竟应该谁来承担责任?“经营好的时候就拿奖金,业绩不好的时候,一个子都不能少?”

这时跟“饿着肚子”的员工谈责任、谈理性已经为时以晚。有些员工情绪激动。这种愤怒还包括降薪以来,管理层的沉默。

据了解,在今年6月,坊间就有韦博英语的倒闭传言。8月,高卫宇曾在内部发布公开声明,承认成人通用英语产品业务有不小的下滑,但开心豆、韦博青少年英语和出国考试等业务营业额在稳定增长。此后,直到9月份开始停发工资,没有任何官方通知。

当员工质问“韦博现在是没钱了吗?”,高四海躲闪不敢直面问题。

“任何企业还有一丝希望,谁会说没钱了,说了就是悲剧。”洪涛说。无法向员工开诚布公,却一时找不到钱来填补窟窿的韦博,最终被员工抛弃。

这通长达近一个小时的讨薪通话不欢而散。从最后的结果可知,员工没有等来工资。

国庆后第一天,韦博上海总部的员工被通知必须当天离职。随后,深圳、武汉、成都等全国各地的韦博分校区开始关店。以北京为代表的经营困境,洪涛认为这是一二线城市培训机构遇到的普遍问题。

他指出,近来一二线的城市线下培训机构的成本突然增加。“消防、楼层、面积问题、场地属性问题,教师资格、收费超过三个月、税费等问题急剧,加之市场上获客成本增加、房租增加,当资本和其他行业盲目介入不计成本进入造成人才的流失、人力成本增加。”

洪涛认为,目前行业的危机只是刚刚开始。

假象:预收制度下的“蒙蔽”,亏损窟窿巨大

政策监管调控和基础设施成本问题都只是外部因素,据洪涛观察,韦博的轰然倒下并不是一夕之间,资金链断裂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更关键的原因在于公司长期被预收制度下的现金流所“蒙蔽”。

“机构算不清楚账,甚至是不愿意去算账。”他直言,在教育培训行业一直弥漫着一个“伪真理”——现金流为王。“大家都在追求现金流收入,甚至把现金流预收制度当作教育培训行业最大的优势。在这个基调影响下,很多机构开始理所当然收未来的学费,花明天的钱,甚至有的机构已经开始报两年送两年,报三年送三年。”

如果有足够的学员能源源不断“接盘”,风险可能就不会暴露。但是,如洪涛所说,如果市场发生变化,企业发展遇到瓶颈,现金流就断了。“教育培训机构其实不能用跑路来定义,它只是把钱花完了。”

最近,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在公开演讲中分析,一次预收学费周期过长,其实在损失利润。因为折扣更高、销售佣金更高、限制未来提价,以及销售离职后家长退费风险等。更重要的是,一次“圈钱”过多后,没有人愿意用心服务,很难对每一个学生家长具有敬畏心。

这就意味着,新开学习中心收取的预付学费,是用来填补昨天的亏空。如果新店的利润没有快速增长,后续的窟窿将越挖越大。

关于韦博具体的亏损情况,第三方机构的监测直观展现了韦博“钱花完了”的情况。

10月10日,企业征信平台“RiskRaider风险雷达”官方微信“快人一步的风控官”发文称,北京世纪韦博教育咨询有限公司被标注为“特别预警”,被告知“资不抵债,急需新的资金流入。”

该消息称,韦博英语大部分机构从2015年开始就处于亏损状态,2016年至今,韦博英语保守估计亏损5100万元。其中,北京6家店两年来亏损1800多万元,平均1家店亏损300万元。即使上海总部3年来,总营收1.641亿元,总净盈利511万元。但是,算上全国的机构,结果还是亏损状态。不过,该官方账号在10月12日推文称,“因不可抗因素,韦博英语的文章删帖。”该平台某负责人向记者证实了此事。

《商学院》记者试图通过前北京韦博的员工吴某,联系韦博财务人员,但是对方表示,直接和高总(高四海)联系。但是,她给到记者的高四海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韦博是如何一步步“寅吃卯粮”,走到破产边缘的呢?

复盘:激进扩张,寅吃卯粮,深陷旋涡

在讨薪过程中,员工将愤怒矛头直指韦博英语的核心高管,称其为“黑恶势力高家三兄弟”。

这三人分别是韦博英语创始人、母公司(上海韦博英语文化交流有限公司)法人高卫宇,第三大股东高征宇,以及股东之一的高四海。据天眼查显示,三人实际拥有的公司总数达到187家。其中,高卫宇曾在61家企业担任法人,实际控制74家企业。

根据韦博成立分公司时间,记者梳理出在全国扩张的时序路线,可以看到其激进扩张和转型无力。

生于1972年的高卫宇,曾放弃在母校上海交通大学任教机会,在1996年创立韦博英语。

随着2001年中国加入WTO,与世界接轨的需求越来越强烈,出国潮,以及外企进驻,从上海起家,以成人英语为主的韦博,抢占了华东市场红利,此时距离新东方在美上市还有5年,大势一片向好。

积累多年后,从2004年,韦博英语开始逐步发力从上海走出去。两年时间,先后进入了南京、常州、江阴、宁波等华东地区。2006年~2007年,又走出江浙向更远的省会城市发展,广州、成都、西安、昆明,以及深圳、重庆、厦门、天津等城市。

随着线下校区增多,营收增速加快,韦博加快了挺进全国的步伐。2008年到2010年,进驻武汉、济南、沈阳、合肥等,同时,通过加盟形式向三四线城市下沉,落地金华、宜兴、淄博、泰州等地。

此时,随着中国与全球经济接轨越来越紧密,英语成为职场人士提升自我,扩展发展机会的重要工具。特别是在北京奥运会、上海世博会的推动下,“英语充电”大军形成了巨大的英语培训市场。

这时的韦博雄心勃勃。全国二线城市逐步占位之后,2011年,韦博主攻一线城市。作为教育品牌,似乎只有在北京立住脚,才能真正成为全国一线品牌。当时北京有英孚、华尔街等外资培训品牌,韦博优势并不明显。

2011年,似乎已经准备好的韦博高调进入北京,选择了国贸、崇文门、三元桥等核心商圈。2013年到2015年,又先后扩展了巴沟、东直门,以及郊区的亦庄和通州。对于线下培训机构来说,只有通过增加学习网点,才可能获客更多,这也意味着基础设施的硬成本增加。

除了在北京,此时激进的韦博在南方市场也加速扩张。2011年~2014年,四年时间,韦博在广州开设了近十个分公司,仅2012年,在深圳又增开了两家分公司。从工商信息看,这些分公司有些先后注销。

从百度地图看,目前韦博在广州约有七个学习中心,深圳约八个、武汉也有四个左右。这些大都由韦博直营的分公司,也成为此次维权学员的重灾区。

2015年以后,韦博开始放慢扩张的步伐,几乎不再开新的校区。盲目扩张之后,留下一地鸡毛。如风险雷达数据,也正是在2015年开始,韦博已经有亏损迹象。

这也与当时成人英语培训市场的萎缩有关,以在线成人英语起家的品牌51Talk,也在2015年上线青少儿课程。青少英语的需求更为稳定,且家长的支付意愿较高。此时,一些在线英语平台兴起,也分流了一批成人需求。

韦博在2016年开始发力少儿英语。2012年,韦博成立无锡开心豆,2016年,成立上海韦博开心豆教育培训有限公司,将“开心豆”少儿英语品牌推向更多市场。客群面向3~12岁儿童。随后四年,深圳、苏州、嘉定、天津等地先后落地“开心豆”,发展速度较慢。

虽然,韦博旗下也有青少课程,但是固有的成人英语品牌形象,以及“开心豆”基础较弱,都影响了韦博在挑战面前逆势上涨。

经营出现困难的韦博,这时依然没有发起对外融资。不过,此时的融资环境已经并不乐观。

据蓝象资本发布的报告《教育行业2016投资数据年度盘点》显示,2014年至2016年,少儿英语投资额急速上涨,而成人外语投资额则下降至3亿元。

据了解,为了保住“开心豆”品牌,在韦博危机暴露后,9月17日,“韦博开心豆”改名为“世纪开心豆”,换了与韦博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新股东和法人。

由于韦博不是上市公司,更多的财务数据无法得知,就连总部的HR离职后,公司都无法掌握员工的薪资情况,无法开具欠薪证明。可见,公司在管理上的混乱,以及数字化程度极低。

根据洪涛了解,几年前韦博英语每年花费在中层管理培训的费用就达好几万,学各种各样东西。

回顾韦博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其在成人英语市场红利期的激进扩张,而在危机到来时,虽然试图转型但决心不足,没有未雨绸缪提前融资,充沛资本,最终深陷多门店高成本的漩涡,无法自拔。

反思:谁对韦博负责?

在正反馈机制无限扩大危机时,管理层应把握好公司发展的节奏通过管理和商业模式创新来扭转局面。

在这场危机中,韦博依然有一些加盟店“幸存”。

《商学院》记者联系了韦博英语在浙江金华的品牌负责人高先生。他表示,除杭州以外浙江其他城市,如金华、永康都还在正常运营,不过事件也影响到招生,还没有引发大规模退费。不过11月底,这些加盟店都陆续更名。

据他介绍,一二线城市的韦博学习中心基本是直营,三四线城市属于加盟性质居多,总部只是参股、指导,自主经营权较大,分期付款情况也较少。

《商学院》记者从北京前韦博员工了解到,9月底离职后,依然没有拿到工资,已经申请仲裁。被韦博拖欠资金的供应商和学员有些也已经起诉。

许浩表示,如果企业是正常的生产经营导致亏损,直至倒闭,需要走破产程序。经法院裁定财产处置、拍卖,再分给债权人。如果企业经营出现恶意行为,导致违法违规,比如缺乏合规资质,却依然虚假营销,或者收取学费后并没有用于教学,而是转移资产,这就存在诈骗嫌疑,学员可以进行刑事起诉。

根据10月8日《成都商报》报道,成都某韦博校长称,“华北大区负责人高四海被控制了,防止他跑路。”

而10月8日晚,愤怒的学员、家长将高征宇扭送到派出所。根据网友曝出视频,高征宇穿着休闲,耳中戴着无线耳机,不时喝着饮料说道,“我应该承担什么责任,我承担责任;承担不了的,我不用承担。”

说出这番话时,有无奈,却也应该自省。在正反馈机制无限扩大危机时,是否应该把握好公司发展的节奏,在管理和商业模式中通过创新来扭转局面,即使无力回天,也应该保障学员和员工的基本利益。

在韦博大规模关门后一个月,11月13日,《商学院》记者走访了位于国贸建外SOHO的学习中心,门头虽然还保留着“韦博英语”,但是屋内一片狼藉,散落着出租的招贴画。从学习中心二楼的新广告看,这里已经换了东家。

旁边是新东方旗下品牌前途出国的门店,问及曾经的邻居,前台漫不经心地说,“倒闭了吧。”

“这个行业还是很粗放,许多机构对未来危机没有预判,很多都是死在发展的路上……”洪涛如是说。

这一刻,优胜劣汰的出局者是韦博,但洪涛认为,当下的市场环境下成人英语、少儿英语培训还是以营销、现金流为导向,“迟早都会出问题,只有服务导向、客户导向、结果导向、创新导向才有出路。”

目前,一些培训机构已陆续更改了收费模式。据了解,针对“教育贷”带来的三角债问题,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也在直接和培训机构探索“先上课,后收费”模式。

(本文来自《商学院》杂志12月刊)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蜜芽“超级工厂”联合全国优质产业带 引领品质生活

    下一篇:关爱长者·你我同行 中国奥园为长者开展健康主题公益活动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