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通资产“停摆”

CBC2018年期刊VOL72 2019-12-06 446 0

虽然判决姗姗来迟,但毕竟是个好消息。

大通资产“停摆”

天津大业亨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前身为大通资产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通资产”)起诉亿阳集团一案日前胜诉。北京四中院确认大通资产对亿阳集团享有债权1.14亿元(包括本金9365.23万元、利息42.28万元、罚息2002.99万元等),确认大通资产对邓伟持有的亿阳集团7000万股股权,在债权范围内按照质押登记顺序享有优先受偿权,邓伟于亿阳集团破产程序终结后,对1.14亿元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不过,《中国经营报》记者近期从大通资产原理财师处获悉,公司或将面临解散。今年6月,大通资产经营出现问题。

内控缺陷

大通资产是在中基协备案的期货公司集合资管产品管理人。从2018年上半年开始,大通资产成立的多只资管产品无法正常兑付,包括“阳明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以下简称“阳明6号”)“18号”“210号”等资管产品。今年6月,大通资产超过10只资管产品逾期,包括梦舟股份(600255.SH)控股股东霍尔果斯船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约2亿元贷款。随后,官方对大通资产采取监管措施。

7月16日,黑龙江证监局发布公告称,对大通期货公司采取暂停期货资产管理业务12个月的行政监管措施。当地证监局称,大通资产整改验收未通过,且在资管业务运作过程中,存在尽职调查、投后管理、推介宣传等方面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等问题,误导投资者,内控管理存在较大缺陷。

从具体的产品来看,大通资产的确存在一些问题。

投资者提供的材料显示,大通资产2017年成立“阳明6号”,为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亿阳集团”)融资2亿元,产品期限2年。该资管计划于今年到期,现已违约,无法向投资者偿还本金利息。

阳明6号融资主体是亿阳集团,资金用于补充集团流动资金及投资旗下子公司海纳医信医疗健康产业项目。还款来源包括亿阳集团经营收入、子公司经营收入。风控措施包括亿阳集团7000万股股权质押(质押率30%),实际控制人邓伟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

风险叠加

大通资产的一些做法,令投资者的风险增大。

“阳明6号”和“阳明61号资管计划”(以下简称“阳明61号”)投资者的代理律师告诉记者,大通资产明知亿阳集团实控人邓伟已被羁押,亿阳集团深陷债务危机,资产被冻结的情况下,仍不顾投资者资金安全,不进行任何风险管控,将资金通过某信托公司给到亿阳集团。

记者从投资者处了解到,“阳明6号”募集资金发放给融资方以后,大通资产明知道对方已经无法还本付现(2018年上半年),仍用“阳明61号”产品募集的资金(1000多万元),向“阳明6号”投资者发放了利息,且没有向投资者披露该信息。数位投资者已起诉大通资产、亿阳集团等相关方,并获法院受理,今年12月将开庭仲裁。

邓伟2017年5月因涉嫌职务行贿罪被带走配合调查,随后被羁押。2017年9月起,亿阳集团便陷入了债务危机,不仅其持有的亿阳信通股票被提请司法冻结,多个与其相关的融资项目也被曝出现违约。2017年12月,亿阳信通发布公告称,公司被法院申请冻结的资金总额约30.61亿元。

上述律师称,大通资产隐瞒了融资方已无力还款的真实状况,让投资者误以为资管计划还在正常运行。“这当中(可能存在)有利益输送、坑害消费者利益的情形。”

值得注意的是,黑龙江证监局今年7月对大通资产处罚的原因,正是其“存在尽职调查、投后管理、推介宣传等方面未履行谨慎勤勉义务,误导投资者”。

“直到去年下半年该投资计划两年期满,投资者才知道真相。此举令风险叠加。”上述律师说,“大通资产为什么在危机发生最初之时不及时予以制止,或及时采取法律手段追究信托公司、融资方的责任,值得怀疑。”

直到今年,大通资产才启动法律程序,向亿阳集团、*ST信通追索债权。“这时黄花菜都凉了,这两家公司已濒临破产境地,留下一地鸡毛给投资者。”

由于大通资产面临解散,记者无法联系采访。不过,大通资产原理财师向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据该理财师称,他受投资者委托与大通资产相关负责人协商,但后者基本不接电话,电话偶尔能接通,称兑付没有进展。

这名理财师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大通资产已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申请查封、冻结亿阳集团、邓伟名下房产、现金、股权1.03亿元。

记者在这些资料中看到,去年10月,亿阳集团通知大通资产召开临时债权委员会会议,表示亿阳集团预计负债共计200亿元(本金加利息),其中45亿元由抵质押物化解,50亿元由上市公司*ST信通化解,20亿元由原亿阳集团的资产残值化解,剩余85亿元高风险类融资由债转股进行化解。

今年1月,大通资产出具的《6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管理报告》显示:“去年6月,我司收到亿阳集团请求的债权人沟通会的通知,会议中,我司听取了亿阳集团提出的亿阳集团重组方案的意向报告,但尚无实质方案。我司将密切关注上述事项进展、积极履行管理人职责。”

可是,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亿阳集团对大通资产的1亿余元债务并没有化解。11月18日,北京四中院确认大通资产对亿阳集团享有债权1.14亿元为投资者带来一丝希望。不过,这笔钱什么时候到位尚没有时间表。

目前,亿阳集团负债近200亿元。

尚在维持

大通资产是大通期货的全资子公司。大通期货方面称:“虽然我们是大通资产全资股东,但他们所有事情都不经过我们拍板,我们公司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没有,一点权限都没有。”

“公司也接到过投资者对大通资产的投诉。”大通期货相关人士建议,投资者可以通过司法途径维权。

工商信息显示,大通资产董事长及法人代表为徐艳华。徐艳华同时也是大通期货的董事长及法人代表。不过,大通期货人士称,徐艳华实际上一两年前就已经退休了,公司尚未变更资料。

大通期货的实控方是哈尔滨工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工大集团”)。哈工大集团目前资不抵债,已有数十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天眼查数据显示,哈工大集团被执行金额大部分为数千万元、数亿元。

上述理财师还告诉记者:“大通资产现在只剩下两三个人了,发工资困难。他们(公司)办公地址都没了,员工在家办公,盖个章都要到哈尔滨。”

投资者告诉记者:“大通资产发出来的公告没有公章,也不召开投资人大会,诉前查封和冻结没有任何反应。大通资产方面说公章被哈工大集团收走了。后来我们才了解到,这个项目的所有材料,包括尽调报告,都是哈工大集团一手运作的。”

涉嫌自融

去年9月“大通资产210号”投资者向记者举报称,哈工大集团涉嫌自融。投资者表示,由于大通资产与融资方存在类似于“孙子和爷爷”的特殊关系,在产品违约后,大通资产方面迟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

记者近期从投资者处得到的资料显示,大通资产的210号、18号等产品,存在层层嵌套躲避监管的情况。

18号产品拟募资规模4亿元,所募资金也是通过信托公司,投资于哈尔滨工业大学高新技术开发总公司(以下简称“工大高总”)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工大高新(*ST工新,600701.SH)的股权收益权,集合信托计划到期后工大高总回购上述收益权,资管计划实现收益。

产品的风控措施包括:融资主体针对其持有的6600万股限售股的股权收益权与信托计划签订股权收益权转让及回购协议。同时在该协议中明确签署股票的止损线、平仓线等相关内容。

由于大通资产并未设置担保措施,在*ST工新股价跌至警戒线、平仓线时及时按照约定止损。而且因大通资产与哈工大集团类似于“孙子和爷爷”的特殊关系,相关利益关系有待监管部门调查。记者联系哈工大集团采访未获回应。

另据记者了解,哈工大集团自身也如履薄冰。天眼查显示,工大高总共涉及29起法律诉讼,多为借贷纠纷。公司另有5条失信信息,有8条开庭公告。今年,工大高总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9次。

另据一位哈工大派驻哈工大集团工作组的成员估算:“哈工大集团的资产在300亿元人民币左右,有息负债大概在170亿至180亿元之间。”

(中国经营报 郝嘉奇 夏欣)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互动视频试验场:等待爆款

    下一篇:互联网巨头的“互助”生意:花小钱 能否防大病?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