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ōME闭店疑云

2020-01-14 59 0

NōME闭店疑云

文:赵正  王倩

ID:BMR2004

国内家居零售品牌NōME正陷入闭店传闻。

2019年12月,NōME从繁华的广州北京路悄然撤离;2019年8月,上海第一家NōME店五角场万达商场店歇业;此外,深圳、北京、成都等地也有多家NōME的直营店相继闭店,于是,关于NōME开始陷入闭店潮的消息不胫而走。

成立不到两年的广州诺米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广州诺米家居)在2018年4月正式对外发布“NōME”这个家居零售品牌,创始人为陈浩,同时诺米家居还公布了接受今日资本融资的消息,今日资本徐新亲自为诺米家居“站台”,一时间风光无两。然而,“NōME”这个品牌的推出却伴随着另外一个“NOME”纠缠,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也在各种场合强调“NOME”是名创优品旗下的品牌。两家企业围绕“NOME”商标权的争夺就一直没有停止。

闭店始末

对于NōME陷入闭店潮的说法,《商学院》记者致电广州诺米家居,公关部负责人邓启明告诉《商学院》记者,所谓诺米家居陷入闭店潮的说法属于虚假信息。有一组数据可以证明这个说法的不成立。

“截止2019年一季度,诺米家居在全国开店400多家,2019年全年净增100多家,到2019年底全国有600家左右的店,因此,基本面是在增长,2019年营业收入是2018年的三倍,处于快速增长的趋势。但是年底确实关闭了十几家效益不好的直营店,因为有的租金价格没有谈拢,最终在权衡得了效益之后决定闭店。”邓启明表示。

对于这十几家直营店关闭的原因,邓启明强调这些店都是诺米家居在刚成立的时候,以直营店为主的早期店面,那时为了让NōME增加在渠道里的可见度,看到开店的效果,为了快速的店先开起来,在租金谈判环节谈判的力度不强,导致租金价格比较高,昂贵的租金价格让这些早期的直营店一直效益不佳。随着诺米家居店面数量的增加,品牌力的提升,目前的渠道租赁的议价空间就比较好了。

对于2020年的开店计划,邓启明表示新店还会进一步增加,计划净增长100家左右,今年会重点加大在东南亚和南美市场的拓展。但是依然会根据业绩保持对门店的动态调整,业绩不达标的门店,还是会采取关店和调整成本结构等办法进行渠道的优化。

和竞争对手名创优品主要选择街店、小店的开店策略不同,NōME的店90%都是开在购物中心的一层、二层这样的黄金位置,店面的面积也相对比较大,500-600平米的大店也不在少数。由于店面比较大,品类和SKU也比较多。据了解,NōME有女装、男装、服饰配件、数码零件、休闲食品、彩妆护理、家居用品、功能箱包、男鞋女鞋共10大产品类别,3000个SKU。

对于为什么要做一个不同于名创优品这样一个“居家品牌+服装”的品牌,诺米家居方面表示在研究了名创优品商业模式后发现,名创优品主要是生活用品,都是小商品和耐用品,产品复购率比较低,而且商圈覆盖的人口相对固定,这就导致很多加盟店开业三个月后业绩下滑,开业两年出现亏损。相对来说,将产品线扩展到家居、服装、数码等众多产品领域,能够保持对目标受众的粘性。

对此,名创优品相关负责人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在国内,名创优品的店铺主要分布在一二线城市的购物中心和商业步行街。除了服装,NōME跟名创优品的产品品类几乎百分之百雷同,如果‘小商品和耐用品复购率低’是他们对这个行业的洞察的话,为什么会选择大量开发这些‘不好卖’的品类? 所谓的‘发现’只能说明,还没有真正读懂名创优品。哪种模式哪个品牌是有生命力的,时间会给出答案。任何时刻,坚持初心,做好产品,服务好消费者,才是一个企业的本分。”

商标纠纷

NōME家居在创办之初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NOME”这个商标由于和几个现成的商标太过接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没办法注册成功的。但由于诺米家居法律意识淡薄,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巨大隐患,仅仅是是提交了一份商标申请就开始加盟连锁经营了。

而这一做法直接导致与名创优品之间的商标争夺战。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购买了数个和“NOME”相近的保护商标,再来以此为基础申请注册“NOME”商标,并着手开展品牌构建及开店计划,2018年6月,第一家名创优品的NOME店在上海开张营业。

虽然,陈浩先创办了“NOME”这个家居品牌,但从法律意义上看,双方在都没有注册成功“NOME”这个商标的情况下,都可以在市场上使用各自的“NOME”商标,但是一旦一方最终成功注册这个商标,另外一方就必须终止使用“NOME”,这样的风险还是很大的。

对于NōME的处境,北京实地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范伯松认为,根据优先使用原则,陈浩还是可以继续使用NōME的商标,但没有商标权,而且不能扩大经营规模。“如果不是驰名商标的话,只可以对对方恶意注册进行诉讼,但是机会几乎没有。”

然而,现实中,名创优品不仅在积极注册“NOME”商标,而且也在积极的开店,其NOME店无论店面设计、商品陈列还是店头的LOGO都与广州诺米家居的NōME店高度相似,都同样标榜自己是“瑞典独立设计师品牌”,区别就在于名创优品NOME的LOGO少了一横。

尽管两家企业同时向商标局申请注册NOME商标。到今年为止都没有最终注册成功NOME商标,但是邓启明透露名创优品的商标申请已经被国家商标局驳回,而广州诺米家居的NOME商标还在正常申请状态。这就意味着如果广州诺米家居的NOME商标注册成功,名创优品的NOME店就不能再使用这个LOGO。对此,名创优品相关负责人表示,“关于商品注册和商标纠纷,由商标局和法院来做决断,我们相信他们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对于广州诺米家居和名创优品的商标权之争,《商学院》杂志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嘉楠耘智 可否撕掉“矿机”标签?

    下一篇:陷持续亏损、被做空旋涡 “流血”上路的趣头条能否讲出新故事?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