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书本的“开学第一课” 同学们说:“感觉比平常上课还累!”

2020-02-12 26 0

直播、点播、电视视频齐上阵,没有书本的“开学第一课”教学效率引担忧。

文:刘青青 陈茜

ID:BMR2004

2020年春季,湖北省各校学生迎来了不一样的开学课,大规模在线教育拉开序幕。

1月30日,湖北省教育厅根据省委、省政府疫情防控工作部署,号召“推迟开学不停学”,用线上教学代替传统线下课程。网络教学走进了湖北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各大高校。

哪怕在视频传播技术成熟发展的今天,大规模的线上教学依然迎来了诸多挑战,如各地教育信息化应用基础和能力差异化、教学平台承载量问题、课程时长缩短、学习氛围不足、学习效率不高、老师“转型”经验不足、网络信号问题等等。

不过,在特殊时期里,这场大规模网络教学的“实践课”依旧正常开展,社会各行业也为学生们的教育尽其所能,保障教学。

没有课本的开学

秦立(化名)是湖北荆州的一名初三生,正值初升高的关键半年,遇上了影响全国的疫情,和千千万万学子一起开始了网课学习。2月5日,秦立所在学校就已经开课,甚至比原本的正常开学时间还早了11天。

孩子们没有正式到学校报道,也就没有领课本。这是一段没有课本的线上教学时光,孩子们只能通过手机屏幕看到老师镜头下的课本内容,而已经学过的内容只能通过笔记回忆课本内容。

而对秦立来说,做笔记也是最让他痛苦的事情。秦立的“直播课表”显示,语文、数学、英语、化学、物理每天1节课,历史和道德与法律每两天轮流各开设1节课。各科任老师每天难得的40分钟,没有太多时间用来等待学生记笔记,需要停留的地方最多也只能多停留几秒。

没有书本的“开学第一课” 同学们说:“感觉比平常上课还累!”

学生们知道当堂做笔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堂课下来,看直播的手机总是多了不少截图,留着课后做笔记。

“有时候没有及时截图,可以把直播进度向前滑。但是一旦老师点击了新的幻灯片,手机上显示的内容就会切换到最新的那一张,特别烦。”秦立向《商学院》记者抱怨直播上课的缺陷并指出,每节“网课”结束后的休息时间,实际上常常被课堂“遗留问题”填满。

没有书本的“开学第一课” 同学们说:“感觉比平常上课还累!”

(秦立的直播课堂截图)

秦立还向《商学院》记者透露,其学校在疫情前已经提前要求初三学生购买主科课本在家预习,为下半年的中考冲刺做准备。因此,秦立是有相应的语数外课本的,但其它学校、其它年级的学生就不一定了。而没有书本的湖北学生们,现在连买课本也很难做到了。

尽管如此,秦立也表示非常吃力,不仅仅是因为和平时迥异的授课方式,也是因为原本规定早上8点开始、晚上4点40结束的课程,实际上已经“占领”学生的其它时间,远远不止规定时间。

一是课堂笔记往往需要先截图,再在课后补全,二是不在“直播课程表”内的“早自习”、“晚自习”也已经兴盛起来,三是几乎每科老师总会布置作业以巩固教学效果,四是敬业的老师还会在直播讲课之外,将习题讲解录制成视频发到自己科目的微信群里面,让学生观看。

这样,秦立一天下来可能有8、9个小时盯着手机屏幕,在此之外还要为作业奋战,“感觉比平常正常上课还累”。

仓促上线的网课

在疫情下的“停学不停课”面前,原本的学习软件如湖北省中小学线上教学平台、空中课堂、人人通、智囊学堂等平台纷纷大展身手;常用的沟通工具微信、QQ等也基于原本的沟通基础成为了师生视频上课的重要平台;不少学校还选择采用企业提供的线上学习平台,如钉钉、腾讯课堂等。

不过,就直播授课过程而言,其也存在一些小瑕疵,毕竟线上教学全面走进湖北中小学不能说不仓促,对网络信号、师生学习工具也有着不小的挑战。

另外,对老师而言,“变身”直播播主已经是“跨界挑战”,摸索直播电子工具及直播软件、以直播形式讲课、线上收取并批阅作业、线上与学生沟通交流,还要面临许多意料之外的难题。

在秦立“看直播”的日子里,物理老师曾经在一堂课上几次掉线,留下2000名学生“在线寻人”;每当道德与法律老师直播授课时,视频噪音特别大;语文老师直播期间卡顿、延迟、闪退现象也很常见。

据了解,秦立的语文老师春节期间回乡过年,因为疫情村路被封,困守乡村。在“停学不停课”的要求下来之后,语文老师只能用自己的手机,在信号不好的农村与孩子们进行不稳定的直播沟通,期间还要防止手机来电话。

而对于学生来说,线上学习的效率并不高。秦立指出,不仅有的课程没有课本,而且连试卷也是“空中试卷”,学生只能看着手机里的试卷题目,将答案写在本子上,再拍照发群里“交作业”,其它作业也是如此,学习体验实在说不上好。

同为初三毕业班的湖北孝感学生小颖也认为网络教学的效率不高。据了解,小颖学校没有采用直播形式授课,而是通过微信群,将录制完的课程视频发到群里供学生观看学习。为了监督学生,老师还会直接在群里点名进行抽查。“如果被抽查背课文,学生要自己录一段闭着眼睛背诵的视频发到群里。”小颖说道。

共同努力的“实践课”

线上教学的挑战和困难都是摆在眼前的,而推进线上教学的理由只有一个——总比停学好。

秦立妈妈认为,线上教学的效果不可避免地要比线下教学要差一些,接受新教学方式本就需要适应;对于刚刚过完春节的学生来说,好的作息时间和学习氛围也需要时间营造;在“全民在家”的抗疫行动中,其他家人的娱乐活动也难免会影响孩子学习。

“这些情况很容易引发浮躁心理,很让人担心。不过线上学习不仅仅是不得已的选择,也是疫情期间最合适的选择,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秦立妈妈对《商学院》记者表示。

更何况,在这场大规模的线上教学“实践课”当中,不管是教育部门、老师、学生还是学生父母,都投入了很多的时间、精力。

据了解,秦立的每个科目都有一个微信群,每个科目都设有好几个“小课代表”,1个人管10个人,用于快速收发作业。此外,秦立的学校还专门成立了技术群,以解决直播教学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比如账号无法登陆、密码重置等。

“学生交上去的作业都是一张张照片,看着密密麻麻的,想到老师收了作业之后还专门针对大家的错题录讲解视频法到群里,真不知道老师怎么有耐心做到这一步的,老师真的很辛苦。”秦立妈妈表示。

为了配合线上教学,学生家长也不由得神经紧绷,敦促和监督学生听课、梳理每天老师们布置的作业、协助拍作业视频等等。秦立妈妈和其它学生家长私底下会互相吐苦水,叹息疫情对孩子学习的影响。其中一位家长已经在家上演“全武行”了,她的两个孩子都要在家上网课,对于孩子在家的学习状况只能用焦头烂额来形容。

无论如何,面对疫情,各行业都在积极利用技术手段去应对。在这种极端环境下,K12在线教育模式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社会实践”。

湖北省教育厅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整合调集教育资源,通过网络、电视、移动终端等方式开展网上教学、自主学习和在线辅导答疑等工作;各校的在线直播课堂、网络点播教学、电视视频学习、集中辅导答疑等等教学模式纷纷“上线”;老师摸索新的授课方式,将课程送到学生面前;各幼儿园中小学学生在家长的监督下在家学习,适应新学习方式……

尽管视频传播课程是“赶鸭子上架”,其沉浸效果、互动性等方面依旧比不上线下环境的“言传身教”,但这场从技术上实现大规模协同学习的“实践课”,依然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其最大的教学价值,并将为在线教育的未来发展留下弥足珍贵的经验教训。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热议 | 北京K歌之王裁员“身后事” 律师称:或存法律问题

    下一篇:连锁酒店业“我太难了!”“不裁员、不减薪”想说出口不容易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