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集团告别“徐和谊时代” 继任者姜德义的“隅意”和挑战

2020-08-02 33 0

文:赵建琳 朱耘

ID:BMR2004


北汽集团告别“徐和谊时代” 继任者姜德义的“隅意”和挑战

徐和谊


2020年7月31日晚间,北汽集团官方微信宣布,徐和谊因年龄原因不再担任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按照安排,姜德义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接过徐和谊的接力棒,姜德义能带领北汽集团跑出什么样的速度?值得期待。更需要观察的是,姜德义的上任将给2020年北汽集团提出的“大北京”品牌战略的后续实施带来哪些新气象?《商学院》记者就相关问题向北汽集团相关负责人的邮箱发送采访函,截至发稿未获回复,但从北汽集团某内部人士那里,记者得到了一些答案。


北汽集团告别“徐和谊时代” 继任者姜德义的“隅意”和挑战

姜德义



徐和谊的“北汽时代”


公开资料显示,徐和谊于2002年加入北汽集团,2006年10月开始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至今已掌管北汽集团14年。在他任期内,徐和谊促成了与韩国现代汽车、德国戴姆勒汽车的合资,成立主营乘用车的北京现代、北京奔驰和主营商务车、改装车的福建奔驰共三家合资公司。


其中,北京奔驰是北汽集团的利润“奶牛”,2019年,北京奔驰营收1551.54亿元,占北汽集团总营收的88.85%;该年贡献毛利422.15亿元,同比增长4.2%,根据股权比例归属北汽集团的毛利为215.3亿元,占北汽集团总毛利的57.43%。北京现代则是销量“担当”,2013年突破百万辆年销,一直持续到2016年。


自主品牌版块里,徐和谊带领完成北汽集团对瑞典萨博汽车的收购,于2019年发布全新的“BEIJING”品牌,走品牌向上之路,同时为专注优势产品,自主版块停止生产和销售威旺品牌乘用车和北京系列越野车;在“新四化”的未来发展趋势上,徐和谊带领打造了北汽新能源,拓展换电模式。


此外,徐和谊还推动北京汽车和北汽新能源登陆资本市场,前者于2014年首次IPO,在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又于2017年登陆A股,成为A+H两地上市的汽车公司;北汽新能源则通过与上市公司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资产重组,最终于2018年登陆A股。


北汽集团继任者姜德义,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钢铁冶金专业,拥有博士研究生学历,2002年进入北京金隅集团,2015年起至今担任北京金隅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据企查查,北京金隅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市国资委,由于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持股44.93%,属第一大股东。


北京金隅集团官网介绍,公司原为生产砖瓦灰砂石等基础建材的地方工业局,后发展为以“新型绿色环保建材制造、贸易及服务,房地产开发经营和物业管理”为主业的市属大型国有控股产业集团和A+H整体上市公司,在2019年中国企业500强里位列第183位。


人事变动披露后,有汽车行业业内人士认为,北京市国资委选姜德义做北汽集团下一任掌舵者,是看重其具有企业重组的经验。2016年,北京金隅股份有限公司对河北的国企冀东发展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战略重组,重组后,北京金隅集团成为新晋控股方。


该业内人士认为,当时这两家企业都是区域内最大的水泥企业,为提高区域行业集中度实施重组,而如今的汽车行业与彼时的水泥行业类似,都面临产能过剩状况,车企还要面对当下自主品牌乘用车市场占有率跌破40%红线、降至36.3%的市场局面,因而选择具有企业重组经验的姜德义接任,该人士认为“寓意深刻”。


不过,也有其他汽车行业分析人士持不同观点,其认为从政府任命的方式看,主要还是政治方面的考虑多一点。北汽集团内部人士也相信政府选择继任者的机制是科学的、体系化的,“应该是从北汽集团长远发展角度来考虑的。”


2020年年初,北汽集团提出新一年战略规划,即继续坚持高质量发展,打造“高、新、特”产业结构,强化全面新能源化和智能网联化“双轮驱动”,向着“整车销量226万辆、总营业收入5200亿元”的经营目标前进;与此同时,北汽集团发布“大北京”战略,依托越野车品牌“北京”和自主乘用车品牌“BEIJING”,让“大北京”品牌成为“世界级绿色智慧出行品牌”,并力争到2025年实现销量规模50万辆,2030年达到100万辆。


如今徐和谊卸任,会影响既定战略规划的实施吗?北汽集团内部人士认为不会有什么影响,“只是不同的人在具体实施时会有些细微差别。目前做强自主品牌是大方向,做自主品牌中的民族品牌又是重中之重。BEIJING用首都名称做品牌名称,代表它和红旗一样都具有民族品牌的特征,而且从历史积累和实力看,BEIJING有可能成为比较突出的民族汽车品牌,因此相信‘大北京’会成为一个长期战略。”



扛起全新北汽集团,姜德义面临什么挑战?


要接替上一任,扛起一个新北汽集团,并不容易,尤其是在近两年车市整体不“积极”的宏观环境下。据北京汽车2019年年报,北京品牌、北京奔驰、北京现代和福建奔驰共销售整车142.5万辆,同比下滑2.4%,其中,北京奔驰销售56.73万辆,北京现代销售66.26万辆,自主品牌北京品牌销量仅占四大品牌总销量的11.72%。


北汽集团告别“徐和谊时代” 继任者姜德义的“隅意”和挑战

(图源自北京汽车2019年年报)


据过往十年的销量数据,北京品牌和北京现代的销量高峰都发生在2016年,该年两品牌分别销售45.71万辆和114.2万辆,但从2017年开始,两品牌销量急转直下,分别售出23.58万辆和78.5万辆。2018年,北京品牌继续下滑至15.62万辆,直到2019年才小幅回升至16.7万辆。而北京现代2018年虽有微微增长,但2019年再度下滑,售出66.26万辆。粗略计算,北京现代在四大品牌销量总和的占比已由2016年的近60%降至46.5%。


加之疫情背景给北汽集团各品牌发展带来更大不确定性。据乘联会统计,2020年上半年北京奔驰销售27.99万辆,同比微增1.3%;北京现代销售23.52万辆,同比下滑32.8%,并位列厂商TOP15榜单中第15名。虽然北汽集团未公布自主版块“北京”越野和BEIJING品牌的销量,但从未进乘联会厂商TOP15榜单来看,自主版块销量应不及23.52万辆。


北汽集团告别“徐和谊时代” 继任者姜德义的“隅意”和挑战

(图源自乘联会)


北汽新能源也压力不小。2019年,北汽新能源年销同比下滑4.69%,降幅高于行业跌幅;2020年上半年,因疫情导致对公销售需求无法释放,出租车、网约车相关企业购车需求下降84%,直接冲击了以B端销售为主的北汽新能源,使得上半年仅售1.47万辆,同比下滑77.44%。


北汽集团内部人士认为,前几年受“萨德”事件和“韩流”降温影响,北京现代的销量受到些波及,但随着中韩关系逐渐正常化,销量还会继续增长;随着汽车由1.0时代迈向2.0时代,新能源和智能网联是趋势,买燃油车的人会要求更好的品质,所以从2009年到今天,北汽集团自主品牌一直在做积累,积累造车工艺体系和三电技术,未来将硬件定义汽车与软件定义汽车相结合。


如何将北汽集团这个已突破5000亿元营收的“大航母”进一步做大做强,是姜德义必然面临的挑战。上述内部人士认为,姜德义的接任或能带来更不一样的思路和更有效的突破。某种程度上说,身居低谷时,除了周身布满的困难和危险,也有否极泰来、反弹翻转的机会。人们都在期待看姜德义如何扭转局面,逆风翻盘。


“做强自主品牌,做出民族品牌,做好引领性的汽车产业,是国企的担当和责任。在自主品牌版块,北汽集团已整合BEIJING与北汽新能源的品牌、产品、人事和渠道,将北汽集团营销业务委员会实体化为北京汽车蓝谷营销服务有限公司。用同一个品牌、同一套人马、同样的渠道,可以有效降低成本,提高坪效,并逐渐突出BEIJING的品牌,向民族汽车品牌方向前进。接下来就看营销公司怎么发力了。”上述北汽集团内部人士说。


不过,从北汽集团角度出发,他们认为自己更需要的是将产品做扎实,将体系打扎实,同时加强包括换电建设在内的模式创新,尤其在汽车2.0时代,既是国有自主品牌的机会,也是中国电动汽车引领世界的机会。但同时要充分考虑国有企业的本质,即不仅贡献物质文明,还要承担精神引领,发挥国企的社会责任感,当然,机制上也有待向其他企业学习。


围绕自主的“北京”越野车品牌、“BEIJING”乘用车品牌和“ARCFOX”高端纯电品牌,北汽集团的“高、新、特”产品架构和新能源化、智能网联化的驱动战略在逐渐渗透。2020年3月,北汽集团启动了一场提供多达百余个社招、校招岗位的全球智能网联汽车技术前沿人才招聘活动,岗位涉及自动驾驶、智能座舱、软件平台架构等多个方向,北汽研究总院、北京汽车、北汽新能源、北汽越野车、海纳川、北汽蓝谷信息等多个单位寻求相关人才。


徐和谊,再见了,但北汽集团的路还很长,且看姜德义如何做好这一任“船长”,《商学院》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华润换帅: “王祥明时代”降负债、稳结构,“孵化”战略怎么打?

    下一篇:丸美上市一年,LVMH旗下基金为何减持?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