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盘和林: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应如何打破壁垒?

2022-05-12 373 0

文:刘青青 石丹

ID:CBJTHINKTANK

浙大国际联合商学院盘和林: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应如何打破壁垒?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 盘和林


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近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下称《意见》)正式出台,该文件的发布正推动着我国市场进行由大到强的转变。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指出,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国内经济大循环政策的延伸,主要要求在国内打破各种壁垒,包括企业和企业之间的规模壁垒、地区与地区之间的区域壁垒、各个层面的规则制度壁垒等。


值得一提的是,《意见》坚持问题导向、立破并举,内容覆盖产权保护、市场准入、社会信用制度、现代流通网络、反垄断、商品和消费服务质量、资本市场、能源市场、生态环境等市场各层面,《意见》正发挥着畅通循环、完善制度的深远作用。


如何建设全国统一的资本市场?


一方面要统一,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之间架设桥梁;另一方面还是要有一定的风险阻断。


据了解,《意见》颇具创新性地指出,建设全国统一的资本市场。


盘和林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全国统一的资本市场一方面是制度上统一,通过统一的标准化的监管来对全国金融市场进行监管;另一方面是区域性市场统一,主要是加强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板块间的合作衔接。“因为我国过去分为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区域性股权市场多为场外交易,投资人和融资的企业数量都十分有限,通过对接全国性证券市场的方式,为区域性股权市场引入流动性,助力区域性股权市场中的中小企业获得更多融资。”


虽然全国性证券市场的确会给区域性股权市场带来更多流动性,但需要关注的是,流动性导入到区域性股权市场的同时,也会稀释全国性证券市场的流动性。除此之外,也要看到区域性股权市场的融资企业往往达不到全国性证券市场上市公司的门槛,所以一方面要统一,在区域性股权市场和全国性证券市场之间架设桥梁;另一方面还是要有一定的风险阻断,比如投资人适当性的问题,区域性股权市场不应该面向所有投资人。


与此同时,《意见》在资本市场层面提到了统一监管标准,能够更好地对金融产品和金融市场实施监管,能够以标准化的方式为金融市场设置良好的监管预期,也可以让监管口径更加统一。


“但是也需要看到,金融行业创新过程中,多个细分领域存在不同的行业状况,所以,我们强调统一监管标准的同时,也要考虑细分领域的差异性。”盘和林指出,金融监管既要有统筹,也要有细分领域精准化、个性化的监管规则方式,比如通过技术的方式对接数据,通过算法对实时数据进行监测,对异常交易数据及时反馈,推动监管的及时性。


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怎么打造?


为了防止新行业集中形成新的垄断,需要在建立统一大市场的同时制定新的反垄断规则,为市场主体划定红线,引导民营企业放弃追求模式垄断,转而向技术领域谋求竞争优势。


技术和数据越来越成为互联网时代下企业的核心资源,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相应的挑战与风险。尤其是,在数据收集、沉淀、授权等过程中,已经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数据垄断案例。


一方面,《意见》提到,要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建立健全数据安全、权利保护、跨境传输管理、交易流通、开放共享、安全认证等基础制度和标准规范,深入开展数据资源调查,推动数据资源开发利用。


另一方面,《意见》也要求着力强化反垄断,破除平台企业数据垄断等问题,防止利用数据、算法、技术手段等方式排除、限制竞争;加强对平台经济、共享经济等新业态领域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规制等。


盘和林指出,在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方面,一是要完善规则,通过标准建设的方式,将数据采集、储存、处理等环节的安全问题进行归集,建立标准化体系,来实现数据汇集、确权、交易全流程的安全体系建设;二是要建立数据交易市场,既要有全国性的数据交易所,也要有大量参与交易的数据贸易商。


“当前,区域性的数据交易所已经开始形成,数据安全方面的立法体系已经形成,但是数据交易市场尚未形成,缺乏数据交易商和数据交易参与者。可以说基础环境已经初步具备,但市场主体参与到数据交易体系中尚需时间。”盘和林补充说。


可以想象,各个地方的数据交易所由点及面最终汇聚形成全国数据统一大市场,这些数据交易所是未来形成统一数据交易大市场的基础,也是建设全国数据市场的不同方向上的探索,最后全国数据大市场的形成必然是这些市场交易规则体系的总结,以融合的方式形成数据大市场。


值得一提的是,全国统一大市场或许也容易形成新的行业集中。盘和林指出,为了防止新行业集中形成新的垄断,需要在建立统一大市场的同时制定新的反垄断规则,为市场主体划定红线,引导民营企业放弃追求模式垄断,转而向技术领域谋求竞争优势。


还有哪些壁垒需要打破?


法治边界是处理资本无序扩张的最佳良药,应畅通消费者和公众监督评议的渠道,如果有渠道去申诉和监管,则能有效改善当前中心化监管部门监管半径不足的问题,从而进一步理顺企业、市场、监管之间的关系。


除了统一的资本市场、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在土地和劳动力市场、能源市场与生态环境市场等,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也是意义重大。


过去数十年,中国采用放权和激励的方式激活经济,例如通过县域经济的竞争激励官员招商引资,让一部分地区先富裕起来,而先富裕起来的地区也因想守住经济发展成果,逐渐构筑区域壁垒。


这些区域壁垒不仅体现在某一经济层面上或某一类企业上,而是影响着资本、技术、数据、劳动力、能源、生态环境等方方面面,最终在无形的壁垒上叠加鸿沟效应,进一步影响国内贸易和内循环水平。


《意见》明确,要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从着力强化反垄断、依法查处不正当竞争行为、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清理废除妨碍依法平等准入和退出的规定做法、持续清理招标采购领域违反统一市场建设的规定和做法等五方面作出明确部署,旨在打破各种制约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显性、隐性壁垒。


盘和林认为,打破壁垒,让市场整体容量增加,打破局域市场限制,让生产要素在全国范围内畅通无阻流动起来,这并非计划经济,而是打破壁垒、破除障碍的经济发展新模式。


他指出,接下来,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应当围绕法治化,立法在前,给予调整时间,整顿在后。在市场化、法治化大背景下,法治边界才是处理资本无序扩张的最佳良药,还应畅通消费者和公众监督评议的渠道,如果有渠道去申诉和监管,则能有效改善当前中心化监管部门监管半径不足的问题,从而进一步理顺企业、市场、监管之间的关系。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旧改王”时代中国“求救”,欲退出多个旧改项目纾解资金压力?

    下一篇:北大国发院余淼杰:打造全国统一大市场是实现中国内循环的关键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