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网易“出海”求生

CBC2018年期刊VOL37 2019-03-08 238 0
随着国内游戏市场增速下降、竞争加剧,加之游戏总量调控政策,只有走精品化路线的游戏公司才能拥有未来,同时,海外市场也在从战略目标成为必备生存技能。

腾讯、网易“出海”求生


距离游戏版号“开闸”不到两个月,2月20日,路透社消息称,由于大量游戏版号积压等待审批,国家新闻出版署已要求地方新闻出版局停止提交新手机游戏的版号审批申请。该消息传出,无疑又为稍有回温的游戏行业增添了变数。2月21日,《商学院》记者从广东省委宣传部出版处了解到,广东省正常接受新游戏版号申请材料,至于这些材料是否暂停审批要“以中宣部出版局消息为准”。


2018 年 3 月,游戏版号暂停发放,在此后的275天里,游戏行业进入了严寒凛冬,中小公司纷纷降薪、裁员甚至出现倒闭潮,大公司如腾讯、网易游戏业绩增速下滑、股价受挫。尽管2018年12月底游戏版号重新发放,行业迎来了等待已久的好消息,但由于获批的版号数量较少,对不少企业来说,这个“冬天”仍然没有过去。


当下版号审批遇阻,在激烈的竞争和强监管下,一方面推动游戏公司走精品路线,一方面倒逼游戏公司纷纷出海竞争。对于巨头和中小游戏公司来说,生存策略也将发生变化。整体来看,游戏行业的全面回暖之日或仍需时日。


中小公司面临洗牌,大厂靠“存货”支撑

 

广州科韵路聚集了近千家大大小小的游戏公司,最有名的当属网易、三七互娱等企业,见证了广州游戏产业蓬勃发展和繁荣阶段。但孰料政策生变,版号停发的半年时间里,科韵路一带大量游戏公司倒闭或裁员。


原本在科韵路一家中小型游戏做UI设计的钟明浩(化名)有深刻体会。两三年前在游戏行业如火如荼时,他羡慕进入游戏公司的同学拿着比自己高3、4倍的薪水,决心辞去中山市某国企的安稳职位,到培训班学习了几个月UI设计,投身到游戏大潮中。没想到入职才半年多,公司就传出裁员消息,人心惶惶,年前他失去了入行的第一份工作。


“当时也没想到版号问题会直接影响到我们,老板说我们部门是新项目,属于非七大类(不涉及政治、军事、民族、宗教等题材内容,消除类、跑酷类、飞行类、棋牌类等休闲益智的“七大类”游戏),不容易拿到版号,打算把整个项目拿掉。”钟明浩告诉《商学院》记者。


一位科韵路的房产中介告诉《商学院》记者,以前每年毕业季、求职季,都有大量毕业生涌入这里,但2018年以来,租房的年轻人明显少了。“我们的生意也直接受到影响,降了起码三成以上。”


不仅中小游戏公司受到直接冲击,大公司也被波及。网上传出网易游戏杭州部门进行大规模裁员,并有拿到offer的应届毕业生称试用期刚满却以“考评不及格”为由“变相裁员”,但随后官方很快进行了辟谣,称网易裁员的消息为谣言,现网易各事业部正在大规模招聘。


网易游戏一位员工对《商学院》记者表示,头部公司本身有长期的项目积累和版号库存,因此暂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影响,公司各项目和计划都在正常进行当中。在新下发的五百多个版号中,网易仅有《战春秋》一款游戏入围。


对此三七互娱创始人李逸飞认为,各家消耗的依然是过去已经立项并完成审批,再进行测试调整的产品,但储备产品的消耗是有时效的,如果政策调整期过长必会受到影响。


自2018年12月底游戏版号审批重启以来,已下发版号538个。距离游戏版号暂停将近一年,游戏版号审批后一度进入常规化阶段,但相比起过去每个批次的数量明显减少,2016 年 11 月至 2018 年 3 月,在游戏版号审批暂停前,每月版号的批复数量在500~1300款之间。


2019年2月15日,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官网发布了第六批共91个游戏版号名单,获批的出版和运营单位以中小公司为主,腾讯、网易再度缺席。中宣部出版局副局长冯士新在2018年12 月表示,由于游戏版号申请存量较大,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消化完。


如今,总局要求地方新闻出版局停止提交新手机游戏的版号审批申请的消息传出,虽尚未得到官方消息无疑又为稍有回温的游戏行业增添了变数。


事实上,版号政策趋严,也殃及到互联网巨头的业绩和股价。


根据腾讯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网络游戏收入为258.13亿元,同比下降4%,占总营收的比重为2015年以来的最低值。国金证券分析师裴培在研报中指出,目前制约腾讯业绩最大的因素是游戏行业的监管,“吃鸡”游戏《绝地求生》迟迟未拿到版号,商业化变现受困。


从2018年3月至10月,腾讯控股股价暴跌超过38%,市值蒸发超过13000元亿人民币,估值创近五年新低;网易股价下跌近30%,股价从超300美元跌破185美元,逼近腰斩。2月15日第六批获批版号下发,腾讯、网易再度缺席,腾讯当日股价小幅下跌2.34%,美股网易16日股价跌5.61%。


春节前夕,三七互娱发布业绩修正预告,宣布受游戏版号限制、行业增速下滑等因素影响,子公司上海墨鹍的主要游戏在2018年第四季度未能上线并产生收入及利润,经营业绩低于预期,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比上年同期下降38.29%~29.04%。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GPC)、伽马数据(CNG)、国际数据公司(IDC)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增长率却呈现了明显下滑态势,从2008年的72.5%降至2018年的5.3%。


裴培指出,版号恢复只是市场情绪的拐点,不一定是游戏行业基本面的拐点。游戏行业仍将面临总量控制、未成年人保护、内容审核趋严等紧张的监管环境。他认为,主管部门很可能对“换皮”手游加强审核,甚至引入对游戏版本升级的重新审核机制,这样看来,中国游戏市场很难在 2019 年实现爆发性增长,增速只会有温和地回升。


行业集中度提升,未来拼“精品化”


游戏观察家丁鹏认为,随着版号紧缩、行业红利流失,越來越多的中小公司不得不投靠大公司或承接大公司的外包工作,游戏行业的集中度将愈发明显。


这样的情绪首先反映在一级市场上。一位前腾讯产品经理、现在某知名风险投资机构任职的投资人顾海(化名)在关注泛娱乐领域。他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从2018年开始就不怎么看游戏的项目了,“前两年投游戏公司,要么因为版号问题面临生死存亡,要么干脆转型做区块链了。”顾海说,“国内行业的资源被两大巨头所垄断,加上现在政策环境,很少有新生代公司能够通过游戏研发上市,能卖给大公司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张毅对此有不一样的看法。他认为,从目前版号发放的情况来看,主要还是优先给到中小公司,而腾讯、网易几度缺席,这表明有关部门已经看到了行业所面临的问题,对中小公司给予更多地关注和扶持,有助于打破头部资源集中的局面,激发行业的活力。


张毅表示,在以前版号限制较少的时候,腾讯、网易等龙头公司可以做许多游戏,试错成本相对较小,通过大量手游产品用以抢占市场。在版号限制后,这种策略将遭遇瓶颈,每一款游戏都必须是精品。


“精品化”趋势成为行业一大共识。过去游戏行业靠抄袭、投机取巧的时代恐怕一去不复返。一位在游戏行业工作十年的“老兵”对《商学院》记者说:“淘汰掉的是盗版、换皮、棋牌、靠数量取胜的公司,这些肯定会陆续被市场淘汰。相反,一些有自己产品思路的工作室,在垂直细分领域建立了自己的优势,未来会有很大机会。现在总量调控政策实际上与行业大趋势是一致的,未来游戏行业必定是全面精品化的。”


三七互娱也提出,公司始终走“精品化”道路,坚信“精品才是支撑公司长久运营的内生动力”,在每一个业务板块实施“精品研发+长线发行”的体系。


2019,出海正当时


面对国内尚未解冻的大环境,中国游戏公司盯上了海外市场。出海成为大公司的战略“必选项”,而对于一些小公司来说,出海几乎成为生存的唯一出路。


李磊是一位来自北京的游戏创业者,2018年上半年之前公司还在做一些RPG(角色扮演类)游戏的开发,但由于迟迟拿不到版号。2018年11月,他选择把目光移向海外,做起了面向海外市场的小游戏开发,主要收入来自付费广告。


像李磊这样被迫转型的小工作室团队有许多,“身边到处都是因版号受困的团队,你说‘出海’热,其实都是被版号倒逼的。做商业化产品肯定还是国内比较好。”他对《商学院》记者表示。面对海外市场,李磊不担心竞争会过热,至少近两年供需关系还是比较健康,重要的是能否有自己独特的产品思路。


大公司“出海”的步伐也越来越紧迫。腾讯游戏把美国和亚太地区作为出海“大本营”,进行投资和布局;网易选择深耕日本市场,《荒野行动》连续数月成为中国“出海”收入最高的手游;《完美世界》在美国、法国、韩国、日本等20多个国家设有海外分支机构,以帮助游戏研发实现本土化。巨人网络于近期公布了“郑和出海计划”,从巨人网络给到《商学院》记者的回复来看,巨人网络已经完成海外团队的搭建,将在今年正式发力手游“出海”业务。


三七互娱方面则表示,目前公司海外业务收入占公司游戏业务收入15%左右,将把海外业务作为未来重要的增长点。在巩固中国港澳台、东南亚、韩国市场竞争优势的同时,进一步深耕日本、欧美市场。2019年的目标是把海外业务的营收占比提高到20%。


根据《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中国网络游戏收入1050亿元,增幅5.2%。与此同时,网络游戏海外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 95.9 亿美元,同比增长 15.8%。


伽马数据创始人王旭认为,随着国内游戏市场增速下降、竞争趋于白热化,海外市场自然会成为企业下一步发展的重要方向。昆仑万维CEO陈芳在公开场合甚至表示“出海已经不是游戏厂商所谓的战略目标,而是必备的生存技能。”


张毅对中国游戏“出海”展现出了一定信心,他认为从目前来看,出海尚处于红利期,机遇大于挑战。“中国互联网产品的应用在全球占据优势,游戏又是特别讲究创意的产业,中国元素、中国风在海外非常受欢迎。”


但是,中国游戏企业在海外将面对“文化适应性”的问题,由于国情、历史文化的不同,要做出国外用户接受度高的产品并非易事。另外,如何避免政治文化方面风险,比如一些宗教、种族主义敏感词等等,也是企业要考虑的一大问题


(文章来源:商学院杂志)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来伊份净利预暴跌九成、高管离职,“零食第一股”深陷危机?

    下一篇:美团无创新,所以“无边界”?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