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晴雨表”

CBC2018年期刊VOL37 2019-03-08 224 0
郑州富士康被称为“iPhone之城”,用工人数在高峰时期高达45万人,人力中介趋之若鹜。如今,这里却是另一番光景。

富士康“晴雨表”


张硕(化名)所在的人力资源公司常年为郑州富士康派遣劳务,他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郑州富士康用工缺口不大,因为相比其他企业,富士康给的“返费”(用工单位给劳务中介的费用,中介将一部分返给求职者)价格比较低,很难招到人。郑州富士康负责招聘面试的员工表示,今年招聘人数没有去年多。


而1500公里之外的深圳富士康则“热闹”许多。2月20日,本报记者以求职者身份咨询想加入富士康时,多家劳务中介主动向记者抛出橄榄枝,称“给华为代工的生产线可以加班,可以帮你安排进去”。


此前,有消息称华为给了富士康2.5亿部手机订单,为此要招5万名工人。富士康方面未向记者确认该消息的真实性,仅回应称,“依照集团政策,涉及客户及具体产品问题均不予置评。”一位熟悉郑州富士康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郑州富士康没有接到华为手机的订单,至于深圳富士康,一直就为华为生产手机,但尚不清楚最近是否接到华为订单。


苹果产线遇冷


王书分析,郑州工厂最特殊,主要受苹果订单影响,如今苹果市场颓势,并没有看见富士康在大规模招聘。


作为全球最大的代工企业,富士康工厂遍布世界各地,仅中国而言,就设立了40余个科技制造服务园区,主要以深圳、郑州、太原、成都、重庆、烟台等为主。


其中,郑州富士康是为苹果公司生产iPhone的主要基地,被称为“iPhone之城”。据悉,全球每销售4部苹果手机,就有3部产自郑州富士康。这里拥有3家工厂,94条生产线。


上述熟悉郑州富士康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郑州富士康高峰期要达到45万人,往年的订单、招工需求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苹果公司的市场需求。不过,郑州富士康淡旺季招工量能相差十几万人,相比于其他园区最为特殊。


2018年,苹果新款iPhone XS、iPhone XS Max、iPhone XR等遇冷,春节前郑州富士康的工人们反映部分产线被拆,加班锐减,有员工到手工资甚至不到2000元。


“我们部门还是‘上6休1’,每天12个小时,生产苹果手机的部门是5天8小时。”深圳富士康有员工反映,去年部分产线加班时间不足,领导考虑将苹果产线的员工调至其他订单较多的产线岗位。


张硕告诉记者,富士康在郑州落户9年来,以往只有在2012年出现在年初八招工的现象,当时富士康还没和派遣公司合作,主要通过政府帮助招募员工。此后,每年基本都是3月份之后开始招聘,今年是年初七就开始招工了。


但尽管提早启动招聘,却并没有大规模招人。张硕表示,“郑州富士康每年都是3月底才开始陆续补充人力招人,然后再到7月底的时候进入招工旺季,近几年都是这种情况。


目前主要是“春节后,老员工返厂”。郑州劳务茶馆创世人李城伟向记者介绍,郑州富士康招人主要是为了生产苹果之前系列的产品,例如像iPhone XS、iPhone XR等机型。


郑州另一家人力资源公司的王书(化名)刚从郑州召集300多人的劳务送至成都富士康,他分析,此前富士康声称的2019年首季度集团在大陆部分厂区仍有逾5万人力招募需求,主要需求应该来自于深圳富士康和成都富士康两地。


“从各个地方劳务市场了解到的信息,现在价格有吸引力的也就是成都和深圳。”王书分析,郑州工厂最特殊,主要受苹果订单影响,如今苹果市场颓势,并没有看见富士康在大规模招聘,深圳龙华富士康应该是一直有华为的订单,成都富士康生产iPad订单较为稳定,所以招工较多。


未现大规模招聘


眼下正值生产淡季,富士康科技集团龙华招募培训中心前来应聘的人并不多。


相比之下,春节后,深圳富士康龙华厂区的华为产线代工部门招募情况相对火热,来自富士康内部人事员工的入职推荐奖励高达1360元。


有媒体报道称,春节后富士康启动新一轮招工,有5万人招工需求,由于拿到了华为的订单,多地开启火热招工。然而,据记者实地采访了解到,富士康春节后招工主要系春节后返工潮,补春节前离职员工及寒假工辞职后或工厂新订单的用工缺口。


一位接近富士康的知情人士称,深圳富士康因为获得华为大单开启大举招聘的消息并不可靠。


眼下正值生产淡季,富士康科技集团龙华招募培训中心(以下简称“龙华招募中心”)前来应聘的人并不多。龙华招募中心附近的小卖铺老板称,前年春节招工比较热闹,但今年人并不多。


2月20~22日,记者在走访深圳最大的劳务市场龙华景乐市场、龙华招募中心周围的人力资源公司时,不断有劳务中介向记者推荐去富士康面试、入职。在记者走访中,甚至有自称是龙华富士康ACKN事业群的人资员工向记者“推销”富士康普工岗位,邀请记者报名参与面试。


深圳龙华富士康主要给苹果、华为、谷歌、思科等品牌代工,记者从劳务中介方面了解到,龙华富士康IDSBG事业群、ACKN事业群、CNSBG事业群、GIS事业群等正在对外招人。值得注意的是,龙华富士康给华为代工的生产线正加大力度招工。


“再不来,周六(2月23日)就不招人了。”2月20日,本报记者以求职者身份在深圳龙华富士康附近的人力资源公司咨询想加入富士康时,多家人力资源的员工主动向记者表示“给华为代工的生产线可以加班,可以帮你安排进去”。多家劳务中介称ACKN事业群招的人较多,面试很简单,当天面试完成即可安排住宿,然后培训、上岗。


“从正月初七860元的入职奖励招了一个星期,现在入职还有1360元入职奖励,过了2月 22日就没有这个入职奖励了,而且其他部门加班不稳定,咱们这个部门加班稳定。”据上述龙华富士康人资员工介绍,ACKN事业群是因为缺人才开这么高的待遇奖励,其他部门也没有这个奖励。


反观富士康旗下为苹果做最后组装测试的生产部门iDP-BG事业群,最近却没有更多的招聘需求。据深圳龙华景乐人才市场云久鸿人力资源公司的劳务中介介绍,从去年9月份之后到现在,富士康iDPBG事业群都没有再招人。


代工的“脚镣”


“这就是代工企业的命运,缺乏生存独立性!”


在记者的采访中,不乏有观点认为,随着华为手机市场高速增长会为富士康带来更多订单需求。


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飙认为,华为在追逐高端市场、对全球头部市场重视的同时会选择优秀的供应链,选择富士康是必然的。而对于富士康而言,从早年服务于IBM,到后面服务戴尔、惠普再到服务于诺基亚、摩托罗拉、苹果,富士康一直就是服务于全球顶尖的消费电子厂家,头部品牌商座次一旦改变,富士康就会追随头部品牌变化服务。


李城伟感叹道,作为供应链一环,“富士康们”势必会受到大环境影响,他们无法左右自己的命运。


抱上苹果的大腿,无疑将给供应链企业的业绩和知名度带来不小的助力,但同时,依赖苹果也存在不小的风险。


按照富士康的用工制度,正式员工入职薪资每月2300元,周一至周五的加班按照每日变动的工价计算,去年10月前后,工价为26~28元/小时,现在已经跌至20~22元/小时;周末双休时,加班费工时更高。为此,工人们综合收入的取得,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产线工人的加班情况。产线工人的去留也取决于加班时间长短。富士康根据订单的产量大小招工,也根据订单产量被迫减员。


根据台湾证券交易所网站披露的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业绩情况,该公司2018年12月营收为6193亿新台币,2017年12月营收为6751亿元新台币,同比下滑8.27%,影响了全年的财报,这也是自去年2月以来富士康首次出现月度营收同比下滑。


“这就是代工企业的命运,缺乏生存独立性!”产业分析师刘步尘认为,实际上,这也是富士康最近10年积极谋求转型的根本原因,比如,2016年收购夏普,2018年推出工业互联网战略等都是谋求转型的举措,但是转型效果并不理想,并未摆脱“代工企业”的标签。


在富士康龙华招募培训中心,应聘者并不多。


(陈佳岚、马秀岚、吴可仲 中国经营报)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知乎纠结成长史

    下一篇:生活中的三大错觉,越早认清活得越体面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