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城投前三季亏损超10亿 原董事长奢侈消费被“双开”

2019-11-16 45 0

文:胡嘉琦 朱耘

ID:BMR2004

近日,云南城投(600239.SH)不平静。

“云南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许雷于2015年至2019年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 11月12日,一则由云南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通报云南城投董事长违规的消息再一次将这家企业推至风口浪尖。

云南城投前三季亏损超10亿 原董事长奢侈消费被“双开”

据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云南城投营业收入为48.52亿元,同比下降30.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3亿元,同比下降567.15%。

一方面是云南城投原领导的奢侈消费,另一方面是公司业绩的持续亏损,这其中是否有所联系,近日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保利集团”)入局云南城投有怎样的影响?

对此,《商学院》记者向云南城投方面发出采访提纲,云南城投方面回复称,公司现阶段一方面通过合理调整产品结构,加快存货去化速度,增加现金回流,扭转公司不利局面;另一方面通过资产处置,减轻公司资金压力的同时改善公司盈利能力;有关云南省纪委监管网站公布的相关内容,请以该网站的信息为准;保利集团拟参与公司控股股东省城投集团层面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目前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已经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正在就合作方式、持股比例等事项进行协商,该事项尚存在一定不确定性。公司将根据进展情况及时履行决策流程及信息披露义务。敬请及时关注公司公告。

财经评论员严跃进认为,国企领导奢侈之风会导致企业亏损甚至将企业“掏空”。一方面是将管理层进行 “换血”;另一方面,将原有的扩张项目进行压缩。

违规乘坐头等舱222次

自2009年7月起,许雷开始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9年6月,被免去云南省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十年来,许雷一直是云南城投集团“掌舵人”。

2019年11月11日、12日,云南省纪委监委连续两天通报云南城投集团违规违纪问题。2015年至2019年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其中,2015年乘坐飞机头等舱54次,超标金额68785元,2016年乘坐飞机头等舱37次,超标金额43226元,2017年乘坐飞机头等舱49次,超标金额64136元,2018年乘坐飞机头等舱82次,超标金额110147元,其中,仅许雷一人2015年至2019年就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222次,超标金额286294元。

通报中还详细列出了2015年至2019年间,云南城投集团领导班子成员违规乘坐飞机头等舱的次数、经办、报账、审批报销等人员。

例如,2018年,许雷乘坐飞机头等舱82次,超标金额110147元,由办公室原员工梁诗敏经办,许雷签字报账,经办公室主任肖伦、会计人员钟静和财务管理中心原总经理莫晓丹审核,董事会秘书李波、总裁杨涛审批报销。

此外,根据通报显示,“云南城投集团部分领导干部违规还存在违规”乘坐动车一等座”、“集团本部及下属企业违规购买酒、茶等”“下属企业违规发放奖金、超标准使用办公用房问题” 。

对此,58安居客房产研究院首席地产分析师张波,云南城投原领导班子奢侈浪费并相关监管机构通报事件对于云南城投本身的美誉度会产生一定影响,尤其是云南城投今年整体业绩水平大幅下滑的背景下,这一事件更容易引发关注。

持续亏损

根据2019年半年报披露的数据,云南城投集团持有上市公司云南城投置业股份有限公司64015万股,占公司股权的39.87%,为第一大股东。据三季报显示,今年1~9月,云南城投营业收入为48.52亿元,同比下降30.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63亿元,同比下降567.15%。

据公开资料显示,云南城投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在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2.786亿元、2.441亿元、2.640亿元、4.910亿元和-7.85亿元。

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807亿元、-3.648亿元、1.12亿元、-8.21亿元和-8.050亿元。资深房地产评论员薛建雄认为,云南城投是依靠非经常性损益美化了收益。

知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曾提醒投资者,“投资者需警惕依靠非经常性损益扭亏的公司”。据悉,非经常性损益是指公司发生的与经营业务无直接关系,以及虽与经营业务相关,但由于其性质、金额或发生频率,影响了真实、公允地反映公司正常盈利能力的各项收入、支出。

张波认为,从云南城投的上年报来看,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已为负数,同时亏损幅度继续扩大。同时,其地产开发销售收入下降,导致营业收入同比下降达51.86%。因此其资金面的压力依然较大。

此外,仅今年以来,云南城投已挂牌转让云南尚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9%股权、大理华茂地产33%股权、天堂岛置业90%股权等诸多项目权益,其中多为低价处置。云南城投缘何底价处置资产?

薛建雄认为,云南城投的投资模式与海航、九鼎、启明等一批国内资产管理公司类似,没有完善的市场评估和风控体系,越投越激进,但其所投的资产已经从供不应求变成供过于求,投后几年不但没有预期的涨幅,反而供过于求资产大幅贬值。在现金流撑不住的情况下,只能低价出售资产。

张波则认为云南城投出售资产与其债务压力以及舆论有关,目前来看,一方面云南城投不得不通过项目转让来缓解压力,从而有效降低工负债水平,今年以来其已在南昌等城市也存在项目转让的情况;另一方面,也是体现出其弱化在其他城市布局地产的战略规划。

2019年10月14日,云南城投公告显示,为加快推进云南省人民政府与保利集团就省城投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合作事宜,经保利集团推荐,云南省省委决定,任命保利集团卫飚同志担任省城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

公开资料显示,卫飚为保利集团副总工程师、协同发展部部长。1998年进入保利集团,历任北京新保利大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保利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上海)副总经理、总工程师,保利集团总经理助理、副总工程师等职务。

尽管混改方案尚未正式披露,但卫飚的空降,意味着云南城投的混改进度正在提速。

接盘侠”保利的入局能否改善云南城投收入下降、债台高筑、转型艰难的困境? 对此,《商学院》记者将持续关注。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多级分销引关注 未来集市陷传销疑云

    下一篇:唯品会发布Q3财报:净营收突破196亿元 归属股东净利润增长282.7%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