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啦提现延期背后,餐饮SaaS如何解决盈利难题?

2023-03-14 801 0
哗啦啦提现延期背后,餐饮SaaS如何解决盈利难题?

文 |王倩

ID|BMR2004


年前发生的哗啦啦提现难问题备受餐饮企业和业内人士的关注。如今,该事件有了新进展。2023年刚开年,一波前来咨询提现问题的商户们在哗啦啦北京总部聚集。


作为头部的餐饮SaaS(信息服务)服务商,哗啦啦产品覆盖餐饮全业态、全业务环节,包括点餐、收银、门店库存管理等。哗啦啦自2022年12月出现“提现难”问题,当月26日即发布公告,承诺在2023年1月31日前解决问题。


当商户们翘首以盼,希望1月底能够彻底解决“提现难”问题时,却等来了哗啦啦延期提现的公告。1月31日上午10点,哗啦啦发布公告称:“自2023年1月1日起,新的交易已经全面恢复正常,提现后当天到账(晚10点后操作提现次日到账)。但由于技术故障及流程等原因还需进一步修复,历史交易提现延时到账问题预计将在2023年3月31日前全部解决。”在这份新的公告中,哗啦啦针对截至2023年1月1日凌晨还未出账的提现金额,按每日0.03%给予补偿。


哗啦啦将此次延期的原因再次归结为技术原因。两次延期不断消耗着商户们的信任。


《商学院》记者了解到受影响的商户资金从几千元到几万元甚至上百万元,那么这些资金问题究竟何时才能真正解决?有商户怀疑哗啦啦和爱农驿站挪用商户资金,大规模资金无法提现的情况下,资金究竟去了哪里?带着相关问题,《商学院》记者来到哗啦啦总部,通过实地探访,结合专家等各方声音,试图探究资金问题背后的实质。


01

为难的商户


2022年12月26日,哗啦啦曾发布公告称,自2023年1月1日起,新的交易将切换到新的系统上,新的交易金额提现后当天到账(晚10点后提现次日到账);对于历史积压订单,会安排人尽快核查,按时间先后顺序依次到账,1月31日前解决问题。为弥补因系统导致的提现延期问题,将根据延迟到账金额每日按0.03%给予补偿。


彼时哗啦啦相关负责人向《商学院》记者表示,之所以出现提现问题,是因当时公司支付系统服务器正在升级,又因疫情原因,无法进出服务器机房导致升级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所以部分商户的提现到账时间会出现延迟。


据了解,截至2023年3月3日,哗啦啦待提现商户提现诉求已经处理了89%,目前待处理商户还有400余户。哗啦啦方面解释,尚未处理的部分根源在于原始数据丢失,交易数据和结算数据需要人工对账核算,需要时间梳理。


目前,哗啦啦方面将提现难和延期都归结为技术问题,但事实是否如此呢?博通咨询(Botong Analysts,是一家面向国内国际市场的咨询分析机构,专注金融和电商等多个行业)首席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升级的说法应该不完全,但数据重新恢复肯定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我了解到有一部分商户已经正常完成提现,还有一部分商户被推迟,猜测有可能还是数据没有彻底恢复,或者存在供应链分账等情况需要重新去线下进行人工核实,就需要花费更多时间。”


在王蓬博看来,哗啦啦以后一定要接受这次教训,对机房数据的备份做到万无一失。


出现提现难事件后,也有商户选择更换系统。哗啦啦方面给出的数据显示,这部分更换系统的商户不足1%。究其原因是商户更换系统的成本高昂,餐饮企业的后台数据庞大繁杂,一旦更换系统,会涉及数据安全等问题。哗啦啦表示,其不会干扰商户更换系统。


企查查显示,哗啦啦的运营主体为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多来点”),成立于2011年,产品覆盖餐饮全业态、全业务环节,包括点餐、收银、门店库存管理等。


据商户透露,2023年开年后就有不少人来到哗啦啦总部咨询提现问题。哗啦啦方面也坦言,的确有商户来到总部咨询提现问题,甚至还有人在门口打地铺。


哗啦啦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商户来到总部他们不能不接待,会安排专人带领商户参观公司,当商户们看到目前哗啦啦的员工们还在正常办公,并未像外部所传的‘哗啦啦已经跑路’时,经过积极沟通,商户们理解了哗啦啦的现状,明确了哗啦啦给出的承诺,便及时离开了”。


《商学院》记者2月10日探访其北京总部时,看到哗啦啦整体运行正常,当日并未碰到前来咨询的商户。哗啦啦方面表示,经过他们几日的安抚和商户们的互相传达,这几日前来咨询的商户已经大幅度减少。不过,哗啦啦方面也坦言,减少并不意味着没有。


哗啦啦给商户们的承诺是到2023年3月31日一定会解决。当记者问道,“假如3月31日再次延期,哗啦啦是否有准备第二套方案”时,哗啦啦方面表示,“3月31日的这一期限已经打出了富余量,哗啦啦坚信不会再延期”。


但资金一日不到账,商户们对哗啦啦的信任便一日无法修复。虽然400个商户占哗啦啦系统中的商户数量很小,但是对于受影响的商户而言,都是不可言说的痛。对于不少中小商户而言,这些资金是房租,是周转费用,也是养家糊口的费用。在投诉平台上,对哗啦啦“提现难”问题的投诉数量还在不断攀升。


一位经营东北菜的商户告诉记者,他们自2022年12月5日起便再也没有从哗啦啦收到过提现款,此前说1月31日能解决,但并未解决。也有商户表示提现过三笔,其中两笔成功,一笔失败。


为什么有的商户能提现成功,有的商户至今尚未取出钱?哗啦啦方面表示,按照商户提现的申请顺序逐个处理,但也预备一定弹性,为响应各分公司反馈,对急用资金的商户予以加急优先处理,避免因这次错误让特别着急用钱的商户受到更大伤害。


02

是否挪用商户资金


两次公告延期,关于其是否挪用了商户资金的话题再一次发酵。哗啦啦方面称目前所有商户的资金都存在第三方账户中。


事实上,哗啦啦自身并不持有“支付许可证”,哗啦啦方面所称的第三方支付账户由北京爱农驿站科技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爱农驿站”)旗下的“智惠支付”提供。


公开资料显示,爱农驿站成立于2004年,注册资本为1.02亿元,法定代表人是万颖彦,持有由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互联网支付许可证(全国)和国家外汇管理局颁发的跨境电子商务外汇支付业务资质。其支付牌照期限至2026年12月21日。


这意味着,商户的资金存在爱农驿站的独立账户中。按照监管要求,为适应资金营运的需要,保证存款支付和资金清算时有随时可调用的资金,按规定在中央银行开设存款账户,存入一定数量用于支付的款项。


对于备受关注的挪用资金问题,哗啦啦方面称该消息严重不实。其表示在哗啦啦拓展客户过程中,需要使用支付的商户会在第三方支付公司单独入网(主要是爱农驿站),商户的收单资金都会进入商户账户,所有商户的收单资金也都会在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的备付金账户进行处理,备付金接受中国人民银行监管。哗啦啦和爱农驿站均无权处置。


但有声音表示,备付金也是可以动的,日常结算的合理调用是可以的,只是这个权限在支付机构那里。


在王蓬博看来,从理论上说是有可能,比如之前预付卡或者大商户“二清”可能存在,但目前通过备付金集中存管和断直连,再去重新做资金挪用,基本上难度非常大,几乎不可能。


所谓大商户“二清”模式,是指所有客户资金都统一先划转至某一个人或某一家公司(SaaS服务提供方),再由这家公司或个人结算给该平台二级商户(SaaS服务使用方)。“断直连”是指第三方支付机构切断之前直连银行的模式,接入网联或银联。


“更何况如果存在联合挪用资金的情况,央行早就介入调查相关支付机构,不可能目前仅限于哗啦啦层面。加之目前支付市场从机制上到日常巡查,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对商户的管理等相关规定,都在有效避免这类情况发生。所以不能说理论上不可能,但个人认为难度很大。”王蓬博强调。


在王蓬博看来,哗啦啦作为一家主营SaaS服务、兼营聚合支付的机构,面对的客户以大中型连锁餐饮机构为主,这类机构都应该会有严格的财务制度,对账户的把控也应该都很严格,账户不太可能长期被哗啦啦掌控;另外,央行为了防止备付金被挪用,出台了多项政策,比如备付金集中存管和支付机构与银行断直连,其中2021年出台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存管办法》(简称《办法》)中也详细规定了备付金出入金以及自有资金划转的范围和方式,明确了支付机构间开展合规合作产生的备付金划转应当通过符合规定的清算机构办理,因此挪用商户资金这种情况执行起来会非常困难。


而实际上,目前的支付清算机构包括中国银联商务有限公司和网联清算有限公司。对非支付机构而言,银联承担银行卡清算职能,网联承担第三方支付机构基于银行账户的支付清算职能。网联清算有限公司(NetsUnion Clearing Corporation,简称NUCC)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成立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的运营机构。作为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作为全国统一的清算系统,主要处理非银行支付机构发起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实现非银行支付机构及商业银行一点接入。


哗啦啦与爱农驿站的关系也备受猜测。企查查显示,万颖彦是北京多来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股权穿透信息显示,爱农驿站与哗啦啦股东方有重合。对于爱农驿站和哗啦啦的关系,哗啦啦方面坦言,其实双方属于同一集团。哗啦啦方面强调,爱农驿站只是支付通道,与此次事件并无关系,两家独立运营,互为客户关系。


有声音称,哗啦啦与爱农驿站实际控制人是夫妻关系,对此哗啦啦方面也承认了这一关系。对于爱农驿站和哗啦啦是否存在共同利益输送的问题,王蓬博表示,现行行业法规并未规定支付机构与合作的聚合支付服务商应该进行绝对隔离,支付机构旗下存在聚合支付服务商的机构有很多家,这类支付机构只要严格遵循央行相关管理规定就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商户资金安全。


03

同质化严重,盈利问题待解


当谈到目前的资金困境时,哗啦啦方面并不避讳,直言道:“目前哗啦啦的确面临经营困难的问题,高层已经在想尽办法融资。”但哗啦啦方面同时强调,经营困难与提现困难并不相关,经营困难的问题一直都存在。


员工工资无法正常发放体现了这一点。有哗啦啦的程序员在脉脉上表示,公司从2022年11月份开始拖欠工资,开年后发了一个月工资。


哗啦啦方面也承认,的确存在工资发放困难问题。“目前业务端欠薪一个月,产研端欠薪两个月。”


虽然处于欠薪状态,但员工们整体还处于正常工作的状态。记者在哗啦啦总部看到,其公司整体处于正常运行状态,员工们并未受影响,无论是业务端还是产研端都处于正常工作状态。


员工这种状态,源于此前有过相同的经历。哗啦啦方面表示,“2020年公司受疫情影响,经营也非常困难,那时大约有长达四个月左右未发薪资,挺过那段时期后,给大家完全补发了工资。”


哗啦啦并非唯一一家经营困难的餐饮SaaS服务提供商。所谓SaaS服务,是指餐饮行业的信息化管理服务。据了解,目前提供餐饮SaaS服务的企业均处于未盈利状态。


随着餐饮行业粗放式管理时代过去,精细化管控是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意识到,成本管理的精细化程度对于盈利持续性的价值非常重要,因此,信息化转型成为餐饮行业的必然发展路径。


于是餐饮SaaS服务提供商应运而生。哗啦啦官网显示,哗啦啦目前是餐饮行业内规模最大的独立第三方企业,签约客户超过40万家,其中连锁企业占比为82%。哗啦啦所服务的客户年交易总额超7000亿元,在2021年的行业大盘中占比接近15%。


哗啦啦在前端门店产品包括智能收银系统、会员管理与营销系统、扫码点餐、后厨管理系统等。同时为了满足企业管理需求,哗啦啦还提供人事考勤管理系统、财务系统等产品,并实现各系统间数据互通。


但实际上,在餐饮SaaS服务这一领域的厮杀已经呈现红海趋势。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左右,阿里和美团掀起了餐饮SaaS市场的价格战,单门店一年SaaS订阅费用降到600元左右,这几年价格与价值的正常关系在慢慢恢复,目前单店一年订阅费用2000元左右。


据了解,目前提供餐饮数字化服务的企业大致分为“平台型”“独立第三方”“细分领域”。“平台型”企业以轻量级、软硬件一体化为特点,着重解决企业在收银方面的痛点,主要客户群体为单店和中小型连锁企业,代表企业是美团、客如云;“独立第三方”以一体化产品为主,着重解决全流程管理难题,以连锁餐饮企业为主要受众群体,代表企业有哗啦啦、天财商龙、奥琦玮;“细分领域”,产品形式为小程序,非码、企迈、乐才是主要代表。


餐饮领域市场投资绕不开美团和阿里。美团投资了哗啦啦、奥琦玮、屏芯科技;阿里投资客如云、美味不用等、二维火。虽然美团也投资了哗啦啦,但实际上美团与哗啦啦在公开的市场中亦属于竞争关系。二者在餐饮SaaS领域所提供的服务重合度很高。


目前在餐饮行业信息服务领域,平台型和独立第三方是行业主流。该领域所面临的严重挑战是同质化现象严重。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连锁产业专家、和弘咨询总经理文志宏表示,餐饮企业对于信息化服务的基本功能需求大致是趋同的,这是SaaS服务同质化竞争的根本原因。他表示,过去几年,SaaS服务平台处于“跑马圈地”的过程,规模化程度还不高,很多差异化服务功能来不及开发。


哗啦啦方面也提到,此前公司一直处于扩张阶段,2022年就扩张了3条业务线。文志宏表示,餐饮SaaS平台之所以不盈利,原因在于SaaS平台需要足够的规模支撑,达不到足够的规模时,前期投入比例较大,因此较难实现盈利。


在文志宏看来,目前餐饮企业平均规模较小,相对于其他行业并未有体量极其巨大的企业,餐饮SaaS平台不能向其服务对象收取较高的服务费用,因此只能通过规模化发展达到一定的临界点,才可能实现盈利。


“同质化竞争又导致SaaS平台收费较难收取较高的服务费,提升费率的空间较小。”文志宏提到,SaaS平台仅有规模化是不够的,还需要在自身平台基础上升级它的商业模式,才能在达到一定规模化之后找到盈利点。


我也说一句

已经有条评论

全部评论

    上一篇:旅游业强劲复苏,如何站稳市场风口?

    下一篇:创始人失联、华兴资本意外“去包凡化”, 曾创下半部“互联网史”

    QQ空间 新浪微博 豆瓣网 微信

    请先来登录吧

    没有经营者账号?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请先来注册吧

    已有经营者账号?立即登录

      报名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

      加入班级成功!

      请保持手机正常使用,我们会随时与你联系确认

      知道了